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一回头,就看到梦飞烟紧紧跟随着自己。

    在后面,太岳门的弟子几乎把吃奶的力气都给用了出来。

    不过江辰在意的还是那李雅琴,还好她没有追上来。

    准确来说,是跟在后面,没有使出全力。

    原因很简单,是在节约战斗力。

    随着武者的修为越来越高,决定胜负生死也变得开始复杂,不再是单纯的一刀一剑。

    有太多的因素决定着最终结果。

    比如说两位旗鼓相当的尊者,只要一方愿意,可以永远躲在自己的地盘,借助着阵法,运转天地之势,立于不败之地。

    哪怕是在外面遭遇,身边跟随的人也很重要。

    李雅琴不想把力量用于追杀上,这给了江辰和梦飞烟的时间。

    尤其是对后者而言,都快被太岳门弟子追上来的她,更不要说是能逃过李雅琴。

    “还要继续飞半个小时才能逃出太岳门的势力范围。”

    梦飞烟大叫道:“在边缘地带,有太岳门的前哨,你误打误撞很容易出事的。”

    “你的话,我一句不信。”江辰说道。

    “那你刚才为什么又要救我?”梦飞烟大叫道。

    “举手之劳。”江辰如实道。

    “可恶。”

    这个回答让梦飞烟很气恼,却又无可奈何。

    偏偏江辰还不在意她嘴中的重宝,让她无计可施。

    “这是你说的,狗才跟着我。”

    梦飞烟一咬牙,下定了决心,也不知从储物灵器中拿出什么来,精光四射,看不清原貌。

    但这东西出现在梦飞烟手上后,她的飞行速度提升数倍。

    如一道流星,轻而易举从江辰头顶划过。

    这样一来,江辰落在后面,成为太岳门的主要目标。

    想到对方所说的前哨,江辰将所有力量凝聚在一点,从后背喷出。

    好似一只神之手按在他的后背,将他推了出去,体表和空气都摩擦起火焰。

    “你还好意思跟上来?”

    梦飞烟吃惊于这都甩不掉江辰,接着气恼的讽刺一句。

    “彼此彼此。”

    江辰不以为耻,反而很乐意看到她此时的神情。

    两个人追星赶月般飞了十来分钟后,身后不见太岳门弟子的身影。

    “将别人的东西丢下吧。”江辰提议道。

    “不可能,那本来就不是他们的。”

    梦飞烟回答得很坚决,同时看了眼江辰,道:“往东南方向跑不会被太岳门发现,你自己一个人去吧。”

    “哦?”

    她这样变得这样善良,江辰非常意外。

    “其实一开始面对胡非的时候,也不是完全要你送死,只是拖住他一时半会,我可以施展底牌罢了。”

    梦飞烟冷冷道:“至于重宝,你也不可能随便告诉一个陌生人身上有什么吧?当然,我欺骗你是不对,我向你道歉。”

    “不用,相识就是有缘,人也是我杀你,我们就此两清。”

    江辰想了想,留下这句话后,便朝着她所说的方向飞去。

    见他如此果断直接,梦飞烟有些没反应过来,傻傻的看着江辰背影,直到离开自己视线范围中。

    “难道不应该是表态和我共进退吗?”梦飞烟心说这和她想的不一样啊。

    “这家伙,到底是从冒出来的。”

    再回想江辰的各种奇怪举动,梦飞烟产生很大的兴趣。

    但眼下迫在眉睫,她选了不同的方向,疾驰而去。

    单独行动的江辰想到太岳门不可能再通过梦水烟追上来,也就不焦急,不快不慢飞着。

    过去一刻钟后,江辰突然愣住了。

    只见前面不远处的群山山脊上,有着一座铁桶般的建筑物。

    无论怎么看都像是梦飞烟嘴中说的前哨站。

    “那女人!”

    江辰意识到自己被算计,但又不理解,怎么那梦飞烟突然又不怕太岳门,不需要人保护了?

    突然间,他想到什么,双手在身上摸来摸去,很快就找到一件不属于他的东西。

    一块巴掌大的碎片,看缺口像是有人从什么东西上撕扯下来的。

    江辰指腹贴上碎片的边缘,立马就感受到碎片的锋锐。

    “嗯?”

    尽管江辰还看不出这是什么东西,倒是发现在碎片上有人留下用于追踪的灵印。

    这也就是太岳门能追来的原因。

    碎片上的灵印在江辰眼中并不高明,被他轻易地就给抹去。

    只是如果早点发现就好。

    江辰已经察觉到身后有人追来,从前哨站中,也有无数的身影飞腾而出。

    江辰看了看手中碎片,就知道解释没有什么用,闷头往前面冲去。

    他刚一动,前哨站所在的大山就有某种力量涌出,天空中的云层快速凝聚,形成一个大罩子,将他扣在里面。

    从高空中俯瞰,真是像极了瓮中捉鳖。

    身处白云中的江辰不仅去路、退路被阻,还感觉到自身的力量受到限制。

    “受死吧!”

    追来的太岳门弟子冷喝道。

    江辰冷笑一声,眼眸一扫厚重的白云,冲了过去。

    “白痴!”

    太岳门弟子看了只觉得好笑,白云可不像是看上去那样简单,在云中,可是有着可怕的杀机。

    “这家伙,真是对太我们岳门一无所知啊。”

    云层形成的包围是太岳门著名的云岳阵,布置在前哨站中。

    无论是抵御入侵还是封锁敌人逃脱,都有着奇效。

    哪怕是尊者都要被困住,可这家伙倒好,还一头扎进去,不是找死是什么?

    他们甚至都不去追,等待着江辰丧命于阵法中。

    很快,几分钟过去了,太岳门弟子脸上还是得意的笑容。

    但在十分钟的时候,他们表情变得很古怪。

    按理来说,云岳阵早应该撤掉,出现江辰的尸体才对。

    现在,他们反而有种感觉,自己被困在里面。

    “不好!他逃出了云岳阵,还反转了阵式!”

    前哨站中,传来一个震惊和恼怒的声音。

    太岳门的代表阵法,竟然被人不费吹灰之力破解,还被反转过来,困住自己门派的弟子。

    这要是传出去,将会成为中川的一大笑话。

    不过在震怒后,太岳门的人又是惊恐。

    江辰能如此轻易破掉云岳阵,让他们感到没有安全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