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气芒接近时,江辰发现那是一个人影,使出全力飞行,才会形成那样明显的尾流。

    江辰往废墟落下去,一般人这样拼命飞行,不是有急事,就是被人追杀。

    初来乍到,他不想惹什么麻烦。

    落地时,江辰果然就看到在那人身后,也有一道不同颜色的气芒。

    一前一后,一慢一快,彼此间的距离在不断缩短。

    这时,江辰已经能看到前面那人的面貌,是位女子,面如桃花,肌肤雪白,身穿飘逸灵动的白裙。

    那对桃花眼中,充满着焦虑,细眉紧皱着不放。

    忽然间,她发现了什么,目光落在江辰身上,俯冲而来。

    江辰观察女子的修为,并不是很担心,倒是追她的人实力如何,距离还不够近,看不出来。

    “师兄,救我!”

    女子大叫一声,落在江辰的身后十米距离,手指着空中,小声道:“这人想要对我图谋不轨,还望出手相助。”

    “梦水烟,没想到你在这还有接应!”

    追她的人来到废墟上空,是一个魁梧的男子,三十岁左右,浓眉大眼。

    梦水烟没有理他,而是楚楚可怜地看着江辰,哀求道:“师兄,请帮帮我。”

    “收起这虚伪的模样吧。”江辰心情不好,也不和她兜圈子,直接道。

    梦水烟愣住了,不明白他所指的是什么。

    “你应该看得出我的境界,同时清楚这个男人的强大,但还是不惜拉我下水,向我求助,又离我十米远,无非是想在我和他动手时,你见机不妙逃跑。”

    江辰说道:“当然,你也不清楚我实力到底如何,若是我能击退他,你也能得到一个保镖。”

    这话实在是出人意料,梦水烟无法相信。

    哪怕江辰没有说错。

    梦水烟露出一抹微笑,娇声道:“师兄,见你谈吐不凡,肯定实力了得,还望出手相助。”

    “帮忙是一回事,但你的行为太过可恶,故意误导那人我们的关系,使我没有退路,如果我实力卑微,岂不是成为你拖住追兵的牺牲品?”

    江辰撇了撇嘴,不屑的眼神看了对方一眼。

    留下脸色大变的梦水烟,江辰飞到空中,向那男人说道:“这事和我无关,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他也没等对方表态,就是打算离开这里。

    “慢着!”

    然而男子满脸狐疑,将他叫住后,上下打量着,道:“你刚才的话我也听到了,但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也懒得知道,你就和她一块死吧。”

    江辰转过身来,直视着对方的脸庞。

    “宁杀错不错过?”江辰问道。

    “是的。”男子冷笑一声,强烈的杀气毫不掩饰。

    “你还有最后一次活命的机会。”江辰淡然道。

    “哦?”

    男子略显意外,不明白江辰的底气从何而来,道:“你是八重天,我是九重天,或许你以为差距不大,但是!”

    说着,他高举起手,在衣摆那里有着丝线绣着的圆圈,环环相扣,共有七环。

    “什么?”

    江辰不明白这在天河界代表着什么,也很不耐烦。

    在他眼里,这家伙的实力也就唐华的程度,也敢扬言杀死自己,真是可笑至极。

    “战环你都不知道?”

    男子对他的反应很不满,沉声道:“那么太岳门亲传弟子,胡非,听到没有?”

    “没有。”江辰回答得很干脆。

    废墟中的梦水烟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个家伙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明说不会帮她,却又不怕得罪胡非。

    “那就没办法了。”

    胡非怒极反笑,突然出手,双手分别拿着一对青铜爪,锋锐致命,在他武学的施展下,更是有凶兽飞禽的威能。

    一出手就是杀招,毫无保留,甚至就连江辰叫什么,来自哪里都不问。

    江辰生怕最讨厌这样的人,又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脸色越来越阴沉,不过身子还是稳稳当当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难道只是嘴上厉害的家伙?”

    看他连反抗都没有,一副等死的模样,梦水烟不是很明白。

    眼看着利爪就是要落在江辰身上,赤霄剑突然出鞘。

    剑锋轻轻一晃,剑芒如波浪般扩散而出,瞬间就将利爪给冲散。

    “法器?!”

    胡非大吃一惊,死死盯着赤霄剑,同时双手上的青铜爪破裂。

    这还不算,江辰手腕一抖,剑锋如致命的毒蛇出击。

    “等一下”胡非没料到他会这样强,后悔不已,求饶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断去生机,身体软绵绵的往下坠落。

    “我若是比你弱,恐怕连等一下的话都说不出口。”

    江辰甩掉赤霄剑的鲜血,不再急着离开,重新落在废墟中,也就是梦飞烟身前,道:“他为什么要追杀你?”

    “这?”

    梦飞烟还在震惊于江辰一剑杀死胡非的实力,突然听到这话,脸色不是很自然,黑漆漆的眼珠快速转动。

    “说实话,不然我用搜魂的方法也能得到想要的,只是你会变成白痴。”江辰喝道。

    梦飞烟一惊,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也知道他杀戮果断,说道:“我潜入到太岳门中,意图偷取他们的镇派至宝,但是被他们发现。”

    “原来是小偷啊。”江辰说道。

    “才不是,那东西也是太岳山从其他势力中抢夺而来的。”梦飞烟激动的辩解道。

    “行了,这和我无关,作为我间接帮到你的报酬,我需要你回答我一些问题。”

    “什么?”

    梦飞烟见他不再追问下去,心里面松下一口气,同时又很好奇。

    江辰问的这些问题都很奇怪和简单,比如说这里是哪,位于天河界何处,太岳门又是什么地方。

    “你不可能凭空冒出来的吧?你没一点印象吗?”梦飞烟说道。

    “我是让你回答我问题,不是让你发问。”江辰说道。

    “你可真凶啊,你对女人一直都是这样吗?”梦飞烟却又问了一个问题,但不等江辰发怒,用最快的语速回答他。

    现在两人脚下是天河界的圣院,在几十年前,被这片地域上的所有势力歼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