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斩杀曹林,江辰没有在空中多留一秒钟。

    别人回过神来,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感叹万千,越发敬佩。

    实际上,江辰只是回到亭阁中。

    门外站着的唐娟处于震惊之中,见他走来,突然想到什么,伸手拦住门口。

    “江辰师兄,你现在不能进去。”

    江辰一怔,随即听到里面传来令人血脉喷张的嘤咛声,明白了怎么回事。

    “顾不了那么多了,不是简单的药物,必须要治疗。”江辰说道。

    “啊?”

    唐娟将信将疑,她以为只要等到药性过去就好了。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那样拼命冒险?”

    江辰解释自己刚才战斗时候的行为,也说服了唐娟。

    他走进房间中,就看到生平最香艳的画面。

    “江辰。”

    音霜看见了他,眼神迷离,撑在地上向他爬过来。

    “别乱动。”

    江辰拿出一件自己的外套,披在音霜身上,将她抱到床垫,一只手按在玉背,一只手夹着银针。

    “原来是真的治疗啊。”

    唐娟在门外拍了拍胸脯,她还以为江辰是要做曹林没完成的事情。

    她走进房间,想要帮上忙。

    不过音霜的情况对江辰来说只是小问题,这种药物只需要将病人体内的热量散发出来即可。

    曹林所说的变成白痴,就是高温烧坏脑子。

    很快,包裹着音霜的衣服被汗水打湿,江辰不得已只好脱下,开扎针。

    “这是一个君子。”

    旁边的唐娟注意到江辰脸上没有半点异色,而且不是故意假装不尴尬,是进入到一种状态中。

    医者仁术!

    此时江辰若是有半点非分之想,无颜面对当年教导自己的老师。

    “可以了,你留下来照顾她,外面的事情交给我。”

    许久后,江辰收回银针。

    音霜已经平静,体温也降了下来,被他平放在床垫上。

    “嗯。”唐娟让他放心,蹲坐在床垫边上。

    走出房间的江辰,突然感觉到后背刺疼无比。

    雷霆神甲挡住一击,但不可能完全没有伤害,反而曹林那一枪很重。

    江辰察觉到什么,伸手往嘴中牙齿一抹,五指沾染着猩红的鲜血。

    他吐出一口口水,也都是血。

    “伤到内脏了。”

    两招杀死曹林,必然要付出代价,不然的话,升龙榜前五十名的水分未免太大。

    江辰服下一枚灵丹应付了事,来到后花园。

    这里只看见几具尸体,江辰皱了皱眉,飞到后门的小巷子中,就看见三个漏网之鱼。

    他们看到曹林身亡,也知道再不离开就要大祸临头,可伤势过重,无法飞行。

    被江辰给追来,他们也不是很意外,满脸的不甘和怨毒。

    “你要赶尽杀绝吗?”之前那个叫孟林的人说道。

    “杀你们,是对我剑的侮辱,但不杀你们,天理难容。”

    说着,江辰出手如电,同一时间剑指三人。

    就连惨叫声都没有,三人倒地不起。

    做完这些,江辰才找了个地方疗伤。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亭阁中,音霜幽幽醒来。

    在看清楚唐娟那张脸,又发现自己衣服满地都是后,哇的一声痛哭出来。

    唐娟第一次看到她这个样子,不知所措,更是不明白。

    “那个人呢?!”

    十几秒后,音霜止住哭泣,冷声问道。

    “音霜姐姐,你是指曹林吗?”

    音霜的反应像是在说除了他,还能有谁?

    “音霜姐姐,你不记得最后发生的事情吗?”

    听到这话,音霜柳眉紧皱,努力回想,不确定道:“我好像看到江辰但又不是”

    她不太相信,因为江辰的实力完全不足以对付曹林,如果真的来救自己,那绝对会丧命的。

    “是的,就是江辰师兄。”唐娟说道。

    “啊?”音霜一惊,这才注意到房间的墙壁被撞破。

    “江辰将曹林一伙人全部给击败。”唐娟激动道。

    “曹林,可是第四十三名啊!”音霜脱口而出,满是不可置信。

    进入秘藏的时候,江辰还是第九十多名,虽然因为柳煞阳隐藏境界,排名应该会更靠前。

    可是和四十三名比起来,还是有很长很长一段距离。

    但唐娟是不会骗自己的,音霜也发现自己没有**,想到衣服是她自己脱掉的。

    “你从头到尾和我说说怎么回事。”音霜催促道。

    于是,唐娟将自己是如何找到江辰的过程一说。

    听到江辰因为自己立马去掉伪装,恢复真面目,音霜浅浅一笑,贝齿咬唇。

    然后就是战斗,多亏江辰及时赶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音霜吃惊于于江辰能在两招内杀死曹林,又听到他被曹林结实打了一下,不免有些担心。

    她还得知江辰能够无视烈焰,在曹林的火龙中出招。

    “他是高家子弟,天凤之血,自然无惧烈焰,不过能达到这种程度,他体内的凤血品级肯定很高。”音霜心说道。

    接下来,唐娟有些吞吞吐吐,不敢说下去。

    音霜意识到什么,脸颊绯红,但还是让她说下去。

    果然,后面的内容是江辰要替她治疗,而当时的她完全没穿衣服。

    音霜这下就连脖子都变得通红,浑身不自在,呼吸粗重。

    她拨弄了下秀发,问道:“他在治疗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声音细不可闻,娇羞无限,让人完全无法和那个成熟典雅的音霜联系到一起。

    唐娟心领神会,没有说破,说起江辰在治疗的表现。

    她的语气充满着敬佩,说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像江辰这样心无杂念的医师。

    “哦。”

    音霜不知为何感到有些失落,尽管江辰的表现让她很有安全感。

    “他现在在哪?”

    音霜想去看看江辰,穿好衣服后,来到门外。

    “嗯?”

    她看到地上的血水,想起江辰承受了曹林一击,万分焦急,在后花园寻找起来。

    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过。

    她想起小时候,奶奶重病那段时间,那种随时都要担心亲人逝去的心慌。

    “江辰,你在哪?!”音霜完全不在意形象,嘶声叫道。

    她身体还没恢复,叫完后,弯着腰大口大口喘气。

    “音霜姑娘,注意身体啊,你这样我会心疼的。”

    江辰温柔的声音出现在她身前。

    音霜抬头一看,就见到江辰背阴而站,灿烂微笑着,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

    “江辰!”

    音霜二话不说,扑到他的怀里,紧紧将他抱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