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神剑会众人无所畏惧,目光坚定,以江辰为首,迎上凶兽洪流。

    “他们是想找死吗?”

    张宇的队伍目瞪口呆,十几个人对抗数百凶兽,无论怎么看都没什么希望。

    可他们的神情仿佛没有意识到这点。

    “嗯?”

    倒是张宇发现了什么,那些人彼此间产生微妙的联系。

    仿佛有一根线将他们串在一起,力量汇聚,如海浪来袭,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在到凶兽群前的那一刻,一柄神剑幻化而出。

    撞上来的凶兽成群倒下,尸体在神威下连渣都不剩。

    浩浩荡荡的凶兽群受到神剑冲击,四分五裂。

    “杀敌!”

    张宇反应过来,大吼一声,带队斩杀逃离神剑的凶兽。

    其他人受到鼓励,惧意消退,一个个发出浓烈的杀意。

    这是一场的血战。

    在第三道防线中,慕容鸢听到那边发出来的动静,嘴角掀起残忍的笑纹。

    “小姐”

    临时队长为难道:“要不要通知队长?”

    第一道防线被破的话,凶兽将不会受到任何阻碍,冲杀到中间地带。

    “不用,那么点数量,龙哥不会有事的。”慕容鸢不以为然,没当一回事。

    “那这次筹备将近十天的计划就失败了啊。”临时队长低着头,很不甘心的嘀咕道。

    不料被慕容鸢听到,一双丹凤眼向他看来。

    “小姐!”临时队长这才意识严重性,脸色苍白。

    “你很缺钱吗?”慕容鸢问道。

    “没有。”

    “那不就是了?我们没得到,其他人也没得到,我们慕容家依然是财力最雄厚的家族。”慕容鸢说道。

    “如果抱着这样的心思,慕容家早晚没落啊。”

    临时队长在心里抱怨一句,自然,他是不敢说出来。

    “小姐,凶兽不会飞,江辰也不一定会死啊。”他赶紧转移话题。

    “只要会死人,他就是最有可能死的。”

    慕容鸢嘴角的笑纹弧度越来越大,冷声道:“这个江辰最喜欢逞能,一定会让别人先走的。”

    “这”

    临时队长不知该说什么,这可是值得赞扬的精神。

    怎么到慕容鸢嘴中,就变得愚昧可笑?

    “动静停止了!”

    慕容鸢赶紧抬起头,没看到有身影飞起来后,绽放出灿烂的微笑。

    “看来全部死光了!”她开始得意起自己的阴谋。

    第一道防线的小山包,血战已经结束,尸横遍野。

    “都没事吧。”

    江辰深深吐出一口浊气,大声道。

    回答的声音很零散,有气无力,神剑会的成员都已经是力竭,浑身浴血。

    “江辰。”

    应无双来到他身边,手中的丝巾伸向他脸颊。

    江辰这才感觉到皮肤黏糊糊的,都是兽血。

    “看那边。”应无双小声道。

    江辰还没来得及回头,就听见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是张宇发出来的,他的队伍只剩下三个人,其他全部惨死。

    没有阵法的他们纵然是在后面助阵,也付出不小的代价。

    他们本可以飞走的,但谁都不愿意抛弃同伴。

    江辰和张宇更是知道第一道防线如果溃败,引发的连锁反应将会连累其他防线的人,到那时,死的就不仅仅是这些人。

    忽然,江辰的目光投向第三道防线方向。

    身边的应无双吓得连退数步,她还从没见过江辰露出如此可怕的神情。

    “我去看看。”

    留下一句话,江辰健步如飞,朝那边赶去。

    “我们准备一下吧。”

    慕容鸢心情格外明媚,交代一句,就拿出一个蟠桃送入嘴中。

    慕容家的队伍趁着她没注意,无声叹息,就打算赶往中心地带去和慕容龙会和。

    “小心!”

    就在这时,临时队长眼角捕捉到一个黑影。

    黑影快如鬼魅,他的声音刚起,就已经冲破防线,来到慕容鸢身前。

    “小姐!”

    他们吓了一跳,生怕慕容鸢出事。

    然而等到他们看清楚后,迈出的脚步硬生生停下。

    一个浑身浴血的身影杀气冲天,令人不敢靠近。

    “江辰?”

    慕容鸢认出他来,得意消失不见,瞪大着双眼。

    “贱人!”

    江辰出手如电,掐住她的脖子,手臂发力,令她双脚落地。

    “江辰,不要乱来!”临时队长心里一颤,上前阻止。

    “滚!”

    江辰侧目看去,就让他脚步停住。

    “好可怕!”

    临时队长如遭雷击,那冰冷的眼神比他看到过的王级凶兽还要吓人。

    “你,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去死!”慕容鸢从喉咙憋出一句话来。

    “你们,做了什么?”江辰五指发力,将她讨人厌的声音掐灭。

    闻言,临时队长和其他人满脸羞愧。

    防线的作用就像是闸口,控制凶兽的数量和走向。

    每个防线都要将凶兽分开,并斩杀过半。

    可他们不仅没有这样做,反而在慕容鸢命令下,堵着大量的凶兽,最后逼向第一道防线的方向。

    “好,很好!”

    江辰冷笑连连,再怎么完美的计划,人依然是最难控制的因素。

    “你很想我死吗?”

    江辰看着慕容鸢已经胀成猪肝色的脸庞,心里有了决定。

    “我本该把你们全部杀死!现在,你们防线继续,否则的话,她必死无疑。”

    江辰如入无人之境,带着慕容鸢离开。

    慕容家的队伍想追,但忌惮江辰的实力和顾忌慕容鸢的安危,只好乖乖听话。

    回到小山,江辰把慕容鸢放下,让他看着满地的死尸,包括张宇队伍死去的成员。

    “哼。”

    慕容鸢摸着脖子,毫不在意,道:“不就是死了几个人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是啊,所以你死了的话,也没什么。”江辰冷冷道。

    “呵呵,你敢杀我吗?龙哥就在中心地带,我们家的队伍又在你们上流,你们还想再来一次?”

    慕容鸢还没搞清楚局势,有恃无恐的叫嚣着。

    “那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把你带回来?”江辰问道。

    慕容鸢一怔,身子立马僵住,俏脸布满着惊恐。

    她就算被杀,那边的人也不知道!

    “救命”

    慕容鸢想要呼救,但被江辰捂住嘴,并以雷霆般手段废掉气海。

    最后,江辰将慕容鸢放在死尸中。

    “你个贱民!你废了我,你竟然敢废我!”沦为废人的慕容鸢发了疯大叫。

    可是,她马上叫不出来了。

    第三防线的方向,传来凶兽奔袭而来的动静。

    “不要不要这样”

    明白江辰要做什么的慕容鸢吓得浑身颤抖,双腿突然湿热,黄色的液体徐徐流淌。

    她,竟然是被吓尿了!

    作者的话:才发现12点和1点之间只有一个小时!更改第四章更新时间:下午3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