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追星弓,邪云殿魔星长老的灵器,外出从不离身,射杀过不少劲敌。

    邪云殿的灵器,竟然会出现在英雄殿弟子的手中。

    也不怪韩司明等人会这样吃惊。

    但无论如何,拥有法器的江辰,战力大幅度提升,都快比得上韩司明。

    “我们竟然还笑他是队伍中最弱的。”

    有人嘀咕一句,让身边的人脸色变化不定。

    不少人看向程青,想要知道她在想什么。

    程青贝齿紧咬着红唇,尽管心中充满着羞愧和难堪,可她却是被江辰吸引。

    黑发飘逸,俊逸的面庞也不像刚才那样讨厌。

    神情专注,认真,深邃的眼眸沉着镇静,有种叫人心安的魅力。

    一如他的剑那般。

    年纪轻轻的江辰展现出过人实力,对他的偏见自然烟消云散。

    此时,江辰搭上追星箭,瞄准着尉迟天拉动功效。

    “该死的!”

    尉迟天可不会老老实实的当一个活靶子,朝着江辰冲过去。

    可没出几十米,他感受到弓弦与箭矢中凝聚的力量,吓了一大跳。

    “算你狠!”

    尉迟天落在地上,朝着山林中跑去,风驰电掣,快到没影,又有障碍物掩护,追星箭很有可能落空。

    江辰屏气凝神,没有放弃,箭矢所指的方向在移动着。

    嗖!

    弓弦跳动,追星箭破空而去,几乎是光芒闪烁一下,命中瞄准的目标。

    追星箭落入的那片山林被毁的彻彻底底,仿佛一只恐怖大手将那一块捏碎。

    江辰和韩司明等人赶过去,就看见尉迟天躺在黄色的泥土中,鬼神甲已经解体,追星箭射中他的腹部。

    “遗言想好了吗?”

    江辰一步步上前,赤霄剑剑芒涌动。

    “要不是有法器,你早就死了!”尉迟天极度不甘心,觉得自己败的可惜。

    “你境界高我两重天,又唤出鬼神甲,现在你来和我说不公平?”

    江辰摇了摇头,语气中充满着鄙夷。

    “你”

    尉迟天还要说什么,但江辰不给机会,赤霄剑刺出,断去他的生机。

    跟来的韩司明和队伍其他人看到这一幕,神情一变。

    这样果断直接,显然也是经常杀戮之人。

    再想到他的实力,这些嘲讽过江辰的人感到后怕。

    “江辰,你的成长速度太可怕了!”韩司明是众人中最惊讶的,因为他清楚江辰之前的实力。

    “他的武学被我克制,鬼神甲又被我追星弓克。”江辰把剑身上的鲜血擦掉,再收入鞘中。

    “话不能这样说,他能杀死风绝尘,实力最低是甲级升龙榜第七十九,你的名次又提升二十个,说不定下一次,你就会直接冲刺前五十。”

    韩司明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之前两人说过的话,他很有可能就是被江辰作为前五十名次的挑战目标。

    如果真的那样,甚至落败,他不会生气,反而觉得是一种荣幸。

    “你今年多大?”

    程青神色复杂的走过来,向江辰问道。

    “十九。”

    “那岂不是二十岁都不到?”程青惊呼道。

    她不知道江辰十九岁还没满,严格说起来,还才十八岁。

    其他人得知江辰的年龄,心里又是一惊。

    以江辰的年龄,冲刺到升龙榜榜首都不是没可能的。

    他们对江辰的兴趣,甚至超过尉迟天身上的宝物。

    直到江辰开始在尸体上收刮,才提醒他们这点。

    江辰找到一个玉镯子,是储物的灵器,里面的空间是他纳戒的数倍。

    此时被秘藏的宝物占据着一半,大量的炎龙晶石和神龙珠。

    江辰看向韩司明,对方也向他看过来,都想到同一点。

    那就是宝物该如何分配。

    “尉迟天的实力,就算我和他打起来也很吃力,因为他的水域很限制我的武学,鬼神甲我更是没办法。”

    韩司明说道:“所以我们拿十分之一,剩下的归你。”

    听到这话,程青等人都很激动,对江辰敬佩一回事,分这么少又是另外一回事。

    不过想到刚才自己战斗时候的表现,都承受不住波及,什么忙都没帮上。

    如果不是江辰,他们要杀死尉迟天还是有可能的,但要付出的代价将会是惨重的。

    根据宝物的数量,十分之一已经不少。

    江辰没有意见,他也是依靠着程青才能找到这人。

    甚至韩司明如果要平分的话,他都会答应。

    只是那样之后,他就会和队伍分道扬镳,现在自然是继续组队。

    他把尉迟天的玉镯子戴在手上,将一直扛着的大袋子给塞进去。

    与此同时,在秘藏的另外一边,正有一支队伍占据着一座山峰。

    他们分的很散,形成一个警戒范围,不让外人靠近。

    在山峰的里面,不时传来惨叫声。

    “说不说!你和江辰到底什么关系!”

    默剑飞挥动着手中铁棒,击打在被问话之人的后背。

    发出惨叫的,是和江辰分开的冷吹血。

    “他是英雄殿,我是邪云殿,能有什么关系。”冷吹血已经伤痕累累,被严刑拷问的他,说话也是有气无力。

    “那为什么他会放你离开?”默剑飞根本不信,铁棒落下。

    冷吹血惨叫一声,骂道:“因为他讲信用!”

    “你找死!”

    默剑飞最听不得这话,怒气冲冲,铁棒高高举起。

    “够了。”

    一个声音传来,默剑飞立马放下手臂,朝着来人恭敬叫道:“林师兄。”

    林惊羽轻轻点了下头,蹲在冷吹血身前,道:“你被他伤害,挟持,这个时候,你不应该拖他下水吗?为何竭力为他证明清白?”

    原来,默剑飞在被江辰喝退后,终于和林惊羽的剑盟队伍汇合。

    之后又遇上冷吹血,林惊羽亲自出手,将其拿下。

    冷吹血放声大笑,哪怕是咳出血来,还在笑。

    “我明白了,你们是想找到攻击江辰的理由,来夺他的宝物!”冷吹血嘲讽道。

    林惊羽微微一笑,传音道:“你既然和江辰无亲无故,还应该恨他才对,所以和我合作吧。”

    “我呸!你们英雄殿的人比我们邪云殿还无耻!”冷吹血一口口水吐在林惊羽脸上。

    “找死!”

    默剑飞比林惊羽本人还要生气,一脚狠狠踹在冷吹血肚子上。

    “你真不合作?”林惊羽用丝巾擦掉脸上的口水,脸色阴沉的可怕。

    冷吹血闭上眼睛,满脸倔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