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真是故作姿态,叫人作呕,刚才我英雄殿的三个弟子,刀剑不出鞘,跪在地上向你求饶,你依然无缘无故杀他们。”

    江辰不仅没有震住,反而身上的锋芒越来越凌厉。

    被直接揭穿的尉迟天有些尴尬,用冷笑来掩饰。

    “小心!”后面的韩司明急忙提醒道。

    只见尉迟天双手张开往上抬,瀑布的水在变化,声势浩大,逆流翻滚。

    下一秒,尉迟天双手合一,手掌发出清脆的掌声,汹涌的怒涛化为两头水龙席卷向江辰。

    “不好!”

    韩司明看出水龙的冲击力和杀伤力,脸色大变。

    这一招展现出来的功力深厚,和他不相上下。

    “做好准备,情况不对立马上去!”韩司明传音吩咐道。

    然而程青等人意志消沉,满脸畏惧,都被尉迟天表现出来的实力吓到。

    水龙横空而过,上下翻滚,水面散发出一层银色光辉。

    “一剑破万法!”

    在水龙将自己吞没前,江辰挥出一剑,赤霄剑从两头龙中间斩下。

    长虹般的剑芒仿佛是要犁天。

    锋芒落下时,水花飞舞,怒龙咆哮,四溅的能量肆虐在空中。

    离得就近的程青等人胸口发闷,脸色苍白。

    在韩司明的命令下,一退再退。

    “好强。”

    在退到压力之外的范围后,程青不由脱口而出。

    她不只是说尉迟天,还有江辰。

    江辰是主要目标,承受的压力不是他们这些受到波及的人能相比。

    可他屹立不动,人和剑手中的剑形成一个三角,形成护盾。

    “有两下子嘛。”

    尉迟天也很意外,在水龙要散开前,双脚发力,脚下的岩石破碎成渣,人如利箭般冲到水龙中。

    水龙被一剑被破坏,伴随着他的到来,彻底失去形状,但反而在空中形成一片水域。

    把他和江辰包在里面。

    “不好!”

    韩司明意识不妙,这尉迟天明显是水之意境大成。

    在水域中,江辰完全被克制。

    江辰功力挡住要淹没自己的水,而尉迟天在水中宛如鱼儿游动。

    一双拳头蓄势待发,出拳的时候,拳劲和水浪喷涌而出。

    江辰知道继续下去对自己不利,体内天凤真血沸腾起来。

    无穷无尽的烈焰涌出,快速蒸发着水域。

    “他竟然还掌握这么高的火之意境?”

    韩司明非常意外,在他的观察下,他知道江辰擅长的是风、金两样意境武学。

    可是,现在表现出来的火之意境要比金之意境还高。

    “不过,这不明智啊。”

    水克火,江辰通过烈火蒸发水域,消耗非常大。

    “战斗经验不足吧。”

    韩司明想到,毕竟江辰还年轻,如果是他的话,会用烈火突围出去。

    “你境界比我低,功力比我弱,然而你还比我蠢。”尉迟天也发现这点,嘴角浮现出一丝弧度。

    传音一句,他冲到江辰十米范围之内,双拳不断轰出。

    随着他那恐怖的拳劲,水域中形成一股绞杀漩涡,以江辰为中心不断壮大。

    江辰的烈焰被浇灭,隔绝水流的气罩宛如鸡蛋壳,开始一丝丝破裂。

    “看到没有,水克火,我只需要轻轻发力,你就不行了。”尉迟宏仿佛已经看到江辰凄惨的下场。

    “水克火,那么,什么克水呢?”

    江辰反问一句,神情根本不像是大祸临头的样子。

    在尉迟天奇怪的时候,江辰突然撤掉气罩,顿时,水流将他吞噬,绞杀之力要撕裂他的身体。

    “雷霆神甲!雷核全开!”

    江辰怒喝一声,体内绽放出耀眼的光芒,蟒蛇般粗大的电芒在水域中闪耀而出。

    “不好”

    尉迟天脸色大变,想要后退,结果身子不受控制,接着开始剧烈抽搐。

    “刹那剑法:第一式!”

    江辰眼神一凝,使出杀招。

    尽管是在水中,速度依然不减,疾驰而去。

    只是这一次,在水中留下剑痕,不像是先前别人眼睛都跟不上就结束。

    但是,也只有韩司明的境界才能看清楚剑痕。

    其他人只能看到水浪剧烈翻滚着。

    “鬼神甲!”

    挨了几剑后,尉迟天勉强反应过来,施展出尉迟家的看家本事。

    同时心念一动,所有的水哗啦啦落下。

    “怎么?怕了吗?”

    面对鬼神甲,江辰中止自己的剑招,嘲弄道。

    两人的头发都被打湿,但尉迟天要显得更加狼狈,脸色苍白,鲜血从鬼神甲中流出。

    “你的实力怎么会提升这样快?”

    尉迟天开始拖延时间,问话的时候,给自己服下恢复的灵丹。

    他的问题,也是韩司明等人想要问的。

    就刚才那会功夫,江辰表现出来的实力,几乎可以冲刺甲级升龙榜前五十名!

    这让一路上冷嘲热讽的程青和其他几个人脸颊火辣辣疼,就好像被狠狠扇了一巴掌。

    “是你太弱了。”

    江辰也服下大量的恢复灵丹,在秘藏中战斗非常费力。

    不过他也明白了为什么说境界力量是衡量一个人最大的参考标准。

    因为境界力量是一切的本源,无论是神力、龙力、凤血之力,都离不开自身。

    境界的提升,使得他和尉迟天的战斗时候得心应手。

    “鬼神甲的坚硬程度是和人的实力挂钩的,不要以为你能破开尉迟宏的就认为自己稳赢。”

    “更不要以为我会像尉迟宏那样,连你衣角都摸不到。”

    尉迟天没有认输,杀意依然强烈,刚才不过是吃了雷电的亏。

    他的鬼神甲,能让他有十足的把握斩杀江辰。

    “江辰,他施展出鬼神甲,已经输了,我们联手吧。”韩司明提议道。

    “输?我会输?少在这开玩笑!”尉迟天不认同这说法。

    “多谢好意,不过我能破掉他的鬼神甲。”

    江辰婉拒韩司明,将赤霄剑收入鞘中。

    “你要破掉我鬼神甲?你要怎么破啊?”尉迟天仿佛听到天大笑话,充满着讽刺。

    “很简单。”

    江辰神秘一笑,拿出一把弓来。

    “法器?!”

    见到此物,尉迟天瞳孔猛地一缩,身子颤抖了一下。

    “追星弓?怎么会出现在他手上?”

    韩司明等人也是没想到这把弓会在江辰手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