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队长,里面已经被洗劫一空。”

    队伍中的其他人从皇宫中出来,满脸疑惑。

    江辰也从山脚飞上来,三具尸体已经下葬,同门一场,没有交集,也没有仇恨。

    “江辰,程青感受到宝物在一个方向,应该就是这皇宫中的,意味着是那凶手。”韩司明说道。

    听到这话,队伍中的其他人恨不得现在赶去。

    不过他们很快反应过来,别人捷足先登是没办法的事情,再去索要,那就是抢。

    他们拉不下面子做这事。

    不过,那个人杀死三名英雄殿的弟子,江辰可以以此为由找过去。

    到时候,江辰身为队伍一员,他们当然要帮忙,那人死后,宝物就成为无主之物。

    一切都可以名正言顺啊。

    “你感应到宝物的方法到底是怎么运作的?”江辰没有急于表态,也不见有任何恨意。

    “在一定范围之内,能感应到静止不动,但蕴含强大能量的东西。”

    程青不耐说道:“现在那人是停下了,可只要一动,我立马失去感应,超出范围,就什么都没了。”

    听她这样说,其他人都很焦急。

    “我和他们无亲无故,不会因为宝物装作要报血海深仇。”江辰说道。

    “你不会是怕了吧,有我们在啊。”程青不信这说法,语气带着深深抱怨。

    江辰只是看了她一眼,目光如炬,令她身体的肌肉都僵硬起来,嘴巴牢牢闭上。

    “但作为英雄殿的一员,我必须要为他们报仇。”

    “那就走啊。”有人不明白他为什么还要说这么多。

    “事先说好,只能由我自己动手。”江辰说出为什么还在这里耽误时间的原因。

    韩司明听懂了他的意思,道:“我明白了,可风绝尘都惨死于那家伙,会不会有点勉强?”

    其他队员慢了一拍,没想到江辰还在纠结这个,都不知该说什么。

    “队长,我们就先带他去,到时候他不行我们再上。”程青传音道。

    “好。”

    韩司明接受这个提议,一句话分别答应两个人。

    紧接着,队伍在程青带领下继续前进。

    “你们说,他是不是想着独吞宝物啊?要一个人出手。”

    “有道理,世上哪有这样纯粹的人。”

    “可他连风绝尘都比不上,如何对付能轻易杀死风绝尘的人?”

    “哈哈哈,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队伍的人通过神识传音交流着,那充满调侃的目光有意无意落在江辰身上。

    只有韩司明知道,江辰之所以这样做,就如他说的一样。

    “他更强了。”

    进入秘藏前,江辰的境界还才是三重天,现在变成五重天。

    三天时间,这么大的变化,自然是秘藏的功劳。

    “或者,他真的有可能做到。”

    没多久,一行人来到一处大瀑布,在急流中的一块大石上,有个青年正悠哉躺在那,嘴里叼着一根青草。

    他仿佛没发现队伍的到来,没正眼去看。

    “你们打扰我的午休,想好要付出什么代价了吗?”但在队伍采取下一步行动的时候,青年突然开口。

    依然没有看向众人,眼睛微闭着。

    “你不是邪云殿的,为什么要杀刚才英雄殿的人?”韩司明问道。

    “因为他们没回答我问题。”

    青年坐起身来,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些人,道:“这样说来,你们是英雄殿的人咯?”

    “不算全是。”

    江辰来到众人前面,开口道。

    “那我就问一个他们没有回答上来的问题。”青年笑道。

    韩司明等人心里一紧,毫无疑问,如果回答不上来,这个人就要开杀!

    尽管青年还是懒洋洋的样子,可无形中的压迫感已经叫人受不了。

    “什么问题。”江辰说道。

    很难相信江辰还能坦然面对,平静道。

    “你们的江辰,在哪?”

    青年问出一个对韩司明等人来说非常震惊的问题。

    当着江辰的面问江辰在哪,明显并不相识,可这份执着的杀念,又是怎么回事?

    “你因为这个问题,杀死刚才的三个人?”江辰冷冷道。

    “看来,你是知道问题的答案。”

    青年兴趣更浓,已经站起身来。

    “确实,我知道他在哪。”江辰说道。

    “告诉我,我就大发慈悲的放你们一命。”青年说话时,双眼涌现出精芒。

    程青等人就连呼吸都感到困难。

    “我就是。”江辰说道。

    青年眼睛一眯,道:“你说你就是江辰?”

    “是的。”

    “是你杀死尉迟宏的?”

    青年又问道,原来,他就是尉迟三杰之一,将江辰当成猎杀目标,和其他人竞争的尉迟天。

    听到这里的韩司明,也明白了怎么回事。

    “你是尉迟家的?”江辰问道。

    “哈哈哈哈哈!”

    青年没有回答,反而纵声大笑,气势逼人,千丈瀑布因此倒流静止。

    直到笑声落下,银龙才狠狠冲撞而下。

    “我找你三天三夜,没想到你自己跑到我面前来,我该说什么好呢?”尉迟天说道。

    “那你可要好好想清楚。”

    江辰说道:“因为那会是你的遗言。”

    “哟!”

    尉迟天怪叫一声,表情做作夸张,可带给人那份压迫感却是越来越强烈。

    在江辰身后的等人除了韩司明,都不由自主后退。

    “江辰,他的实力远超预料,一起出手吧。”韩司明不敢有丝毫大意。

    “不用,我一个人。”江辰依然执意来时的决定。

    韩司明不太放心,但被程青拦住,她说道:“队长,既然他一定要这样,就让他去,也好让我们摸清这家伙有什么本事。”

    这次她不是用传音,而是大大方方说出来。

    因为她觉得江辰合不合作,都无所谓。

    “看来你的队友对你不放心啊。”尉迟天讽刺道。

    “这就是你想好的遗言吗?”

    尉迟天笑容微微收敛,怒意悄然流露,他道:“尉迟宏,应该是被你这张嘴说死的吧。”

    “你很快就会亲身体会到他是怎么死的。”

    “你这样嘴硬的人,我见过太多,在我把你打倒的时候,都会痛哭流涕求我饶恕。”

    尉迟天说道:“但你刚才的话,不可饶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