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尉迟宏仗着自己有鬼神甲,横行无忌,拳印简单粗暴,人如战车般碾压而去。

    江辰趁着说话的功夫接好脱臼的肩膀,黑刀不改,带动着雷电杀去。

    武学上,两人有着天壤之别,故而江辰顺利躲过拳头,同时一刀落在鬼神甲上面。

    在尉迟宏反应过来前,他的人又到了数百米之外。

    “没用的。”

    这次,鬼神甲留下一道印子,但依然不痛不痒。

    尉迟宏转过身来,黑眸锁定着江辰,寒意逼人。

    “无常一刀!”

    江辰再次出刀,人和刀化成一条耀眼的白线,以尉迟宏为中点划过去。

    尉迟宏在他到来那刻出拳,可连江辰衣角都没抓到。

    不过,他也不在意,上一刀留下来的印子已经不见。

    “这样下去,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啊。”有人说道。

    一个摸不着别人影子,一个打不穿别人防御,如果没有其他变数,一直打下去都不是没可能的。

    “不,江辰要更加吃亏,因为他每一刀的消耗都很大,反之,鬼神甲仅是凭借着自身就抵挡住攻势。”

    甲级升龙榜前五十的韩司明帮别人分析着。

    “这所谓的鬼神甲,也太变态了吧。”天旭抱怨道。

    “尉迟宏实力平庸,但那样狂妄,不怕得罪人,就是仗着鬼神甲才有恃无恐啊。”

    “这根本不算是自己的战力,相当于他拥有一件法器。”

    “话也不能这样说,生死决战,没有公不公平,能用得上的,都是自己战力。”

    下面的人争议着,现在还不到最紧张的时候,他们还有空发表自己看法。

    “无量一刀!”

    “无定一刀!”

    “无用一刀!”

    江辰还在努力,刀势滚滚,连绵不绝,人不断的纵驰着,快到没影。

    一次次拔刀,入鞘,再拔刀,再入鞘。

    尉迟宏根本防不住,可他就是没事,嘴角上的讥诮笑容越来越浓。

    “无用功,你这是无用功啊。”

    尉迟宏问道:“怎么,你登峰造极的天武意境,怎么没为你带来可怕的战力啊?”

    “你知道讽刺的是什么吗?”

    江辰耸了耸肩,嘲弄道:“明明只能站着挨打的你,好像赢了整个世界。”

    顿时,尉迟宏笑容收敛住,撇了撇嘴,道:“一旦你落在我手上,我将会以摧枯拉朽的攻势摧毁你!”

    “你没可能了。”

    江辰说完,再次出刀,宛如流星赶月,疾驰而去。

    “到此为止吧!”

    尉迟宏可不想站着挨打,盔甲的胸膛,突然左右打开,仿佛一张血盆大嘴张开。

    黑色气芒涌出,形成一个旋流,正对着江辰,强大的吸力要将他定住。

    不过江辰好像早有预料,拔刀一挥,中止刀势,躲过了旋流。

    尉迟宏脸色一僵,他的攻势就此落空。

    “你是故意的?”尉迟宏不傻,死死盯着江辰不放。

    “鬼神甲的鬼神杀天神,要隔一刻钟才能再次使用,我没说错吧?”江辰冷笑道。

    尉迟宏一怔,也没多想,道:“是又如何?你又不能拿我怎么样。”

    “真的吗?下地狱为自己的无知和自大忏悔去吧!”

    江辰把黑刀收鞘,左手拿出赤霄剑。

    “哦?”

    这个小动作,也提醒了众人。

    只不过,鬼神甲太强了,江辰的刀不是差了一星半点。

    除非江辰的剑强上百倍,不然根本没有任何突破。

    “长虹剑法:一剑三式!”

    江辰手腕一晃,赤霄剑化为长虹而去。

    连刀法都无法招架的尉迟宏,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赤霄剑落在鬼神甲上。

    “有用吗?”

    尉迟宏没觉得什么,好笑问道。

    “刹那剑法:第一式!”

    江辰一鼓作气,再次出剑,以闪电般的速度不断出剑。

    下面的天旭终于明白了江辰是如何在同时斩了柳煞阳三十六剑。

    因为这一式,太快了!

    剑落下时,江辰退了回去。

    再看尉迟宏,好像依然不受影响。

    “唉,鬼神甲,尊者以下根本破不掉的。”老者在下面嘀咕道。

    在他看来,不管江辰在过去十五天得到什么样的进步,都无法在鬼神甲面前展现。

    “碎!”

    突然间,空中传来江辰的喝叱声。

    只见鬼神甲上面,刚才被留下剑痕的地方,竟是冒出亮光。

    伴随着亮光,一种近似于断裂的声音不断响起。

    “不可能,怎么会?!”

    比起其他人,尉迟宏更加难以想象。

    但这一切确实在发生着,剑痕遍布着鬼神甲各处,在裂痕扩大到一定程度时,当即解体,从他身上脱落。

    因为是能量体,还没完全落地就消失。

    失去鬼神甲的尉迟宏,看上去是那样弱小和无助。

    “剑起!”

    江辰根本没和他啰嗦,又是起剑,周围的用剑者立马瞪大着眼睛,想要看透其中奥妙。

    “这是?!”

    韩死明最先发现什么,脸色布满着震惊。

    “他的剑,和别人不同!”其他人也看出来了。

    不管走什么路子的剑,都是锋锐难挡,快若闪电等特点。

    江辰的剑也有,而且比大部分还要出色,但不同的是,多出了一样东西。

    但具体的又说不上来,只是觉得非常的厉害,难以想象江辰是如何做到的。

    真正的无坚不摧,势不可挡。

    “等一下我是尉迟家的”

    尉迟宏慌了,再也看不到他那嚣张跋扈的样子,想要搬出自己的背景震慑住江辰。

    然而,这根本没用,话还没说完,就被利剑穿心而过。

    “你会是我第一个后悔杀的人,因为你的鲜血玷污了我的剑。”

    迎上尉迟宏那绝望和不甘的眼神,江辰拔出赤霄剑,任由他死去掉落,没有再看一眼。

    紧接着,江辰朝下面的音霜和天旭点点头,打算离开。

    “等一下!”

    韩司明突然飞到他面前,道:“我本以为,你的剑和刀融合,会不纯粹,但我现在才知道,是你通过刀让剑升华到另外一种境界,剑依然是剑,但已经是神剑和凡剑区别。”

    夸赞完一句,韩司明诚恳道:“可否指点一二?”

    同样是用剑的他,被江辰彻底折服。

    众人一惊,而尉迟宏的死,仿佛被人遗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