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过多久,江辰发现自己根本不需要做什么。

    星光中的两个他在自己融合,原因就和前面说过的那样,他在上一个房间感悟到的东西,需要时间消化。

    等到完全消化,他就可以进行石雕。

    这个过程需要两到三天的时间,于是江辰干脆坐在地上,闭目养神。

    在过去半天后,尉迟宏终于想通了关键,很兴奋的拿起刻刀冲向石块。

    但在开始前,他看了一眼江辰,随即,面露笑容。

    他显然认为江辰是没有办法,无从下手。

    其他人也是后知后觉,他们明白了房间的含义,就想到江辰刀剑合并,星光凝聚而成的人像,可能会有两个,才会下不了手。

    对此,他们只能是遗憾和同情。

    两天后,大部分人的石雕完成一半,在雕刻的过程中,他们感觉到天武意境在升华着。

    韩司明的签子上评级,再次发生变化,达到融会贯通,属于所有人最高的。

    在休息的时候,韩司明受到欢迎,众人都希望在接下来的房间中,得到他的帮助。

    对此,韩司明没有拒绝。

    于是就有人开始称呼他为班长,其中又以先前那位反驳天旭的女子最积极。

    她眉目含情,明显是对韩司明有意。

    到第四天的时候,韩司明最先完成石雕作品,在最后一刀落下时,耀眼的光芒从石雕内部喷涌而出。

    “哇!”

    “前辈,这代表什么啊?”

    如此不同寻常的异象,引起其他人的好奇。

    “光芒越是浓郁,代表着越好,稀薄的光芒,则是勉勉强强。”老者说道。

    “那韩师兄这算是非常好的吧?”女子问道。

    “是的。”老者点了点头,眼里露出赞许。

    “韩师兄真厉害!”女子激动大叫着。

    韩司明温和一笑,并没有因此兴奋,但这样的反应更加令人敬佩。

    “不如,韩师兄就当我们新的班长吧,在接下来两个房间中指引我们。”女子提议道。

    她是向其他人说的,而不是请求老者答应。

    尽管认定的是江辰,可只要大多数人认定韩司明,武坊也不可能阻止其他人的自由。

    这话得到多数人的赞同,只有天旭不满的冷哼一声,非常刺耳。

    韩司明听到了,微微皱眉。

    “你什么意思?”女子瞪着天旭,向他质问道。

    天旭本就是在克制着自己,却没想到她还来问自己,当然是忍不住了。

    “你对韩司明千恩万谢,可曾对江辰说过一句感谢的话?”天旭说道。

    “施恩不望报,韩师兄可没让人谢过他,你主动提出,反而让人觉得江辰不入流。”女子一张嘴也是十分厉害。

    天旭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唐宛如姑娘,在天旭开口前,江辰也没要求过什么,但你却这样双重标准,只为自己芳心,不感到害臊吗?”

    一直都很安静的音霜开口了,声音依然是娓娓动听,可气势却一点都不弱。

    尤其是她的身份,不需要介绍,在场的人都认识她的人物。

    那唐宛如脸颊通红,眼睛瞪得老大。

    “说报恩,终究是有些可笑,班长只是一个称呼,一个天级班的象征。”

    过了一会儿,唐宛如以退为进,道:“我只是在想,我们是今年第十二届的天级班,反正以后有谁问我班长是谁,我绝对会说是韩师兄,而不是某个坐着不动的人。”

    她很聪明,避重就轻,消弱众人心中的愧疚,同时唤起在场的人荣誉感。

    “没错,我们班长是韩师兄。”

    “上一届,也就是第十一届的班长月岚声,达到登峰造极,使得他们班在圣城的望天楼庆祝,风光无限。”

    “我们总不能出去后,说自己班长还是初窥门径吧?”

    果然,马上就有人跳出来,比之前都要积极。

    韩司明也是被这话提醒,来到老者身前,道:“前辈,你一开始说过,选班长,是让没选上的人服气,但现在”

    后面没说的话,已经很清楚,江辰自找苦吃,怪不了别人。

    老者犹豫了,很少有换过班长的情况,可江辰的情况确实特殊。

    “前辈,我愿意放弃班长。”

    这时,江辰睁开双眼,说道:“如大家所希望的那样。”

    尽管他语气很正常,但是一部分人很羞愧的低下头。

    而那唐宛如像是打了胜仗似的,眉飞色舞。

    “那好吧,韩司明担任班长。”老者无奈道。

    韩司明点了点头,看向江辰,并没有觉得亏欠,理直气壮,道:“大局考虑,希望你能理解。”

    “我能理解。”江辰说道。

    韩司明见他不像是在嘴硬,也就没多说什么。

    旋即,江辰迈开脚步,往前面走去。

    “我说你什么意思,我叫你让出班长位置的时候”尉迟宏很不满的走过来。

    不过话没说完,江辰就径直的从他面前走过去。

    气得他就要发难,却又看见江辰拿起地上的刻刀,就和其他人一样愣在那里。

    就剩下最后一天的时间,原来江辰没有放弃。

    他们本来以为江辰是要坐在那里熬过五天,因为他犯下的错误,导致无法完成这个房间的课程。

    现在看起来,似乎不是这样的。

    “哦?”

    老者也很想知道江辰的表现。

    在众人的注视下,江辰手持着刻刀,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小心翼翼,直接一挥。

    就好像拿着剑斩杀而去,在岩石留下一个长长的痕迹。

    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那道痕迹发出光芒,证明江辰的确达到这个房间的课程要求。

    这让老者眼睛里面充满着异样。

    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江辰出手迅速,宛如石雕大师,不假思索,手起刀落,石屑和多余的石块不断落下。

    别人需要四五天细心琢磨的石雕,在他手上行如流水般完成。

    甚至有时候第一道刻痕的光芒还没完全留下,后面第二、第三道就已经出现。

    故而整个过程看上去十分绚丽。

    但比起其他不明觉厉的人,老者明白这代表着什么,惊讶的站起身来。

    啪!

    随着江辰的移动,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上掉落,是记录评级的签子。

    众人低头一看,皆是面露惊恐之色。

    本来,已经退步到略有小成的评级,现在不断变化着。

    驾轻就熟,再到融会贯通、然后是出类拔萃。

    更是不受阻碍的达到出神入化。

    在最后一刀落下的时候,达到最高的登峰造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