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不是好的方面。

    那把长枪仿佛成真,穿越虚无和现实,击向江辰的灵魂深处。

    江辰连退数步,脸色苍白,短短的几秒钟,令他仿佛遭到重创,气喘如牛。

    其他人也不好过,一个领悟火之意境的人发出尖叫声,在地上打滚,好像身上有火要扑灭。

    但外人眼里,就连火花都没见到。

    这样的副作用出现在每个人身上,根据参悟的意境不同,遭受的痛苦也不一样。

    表现较好的,能够分清是精神层次的伤害,还算是镇定。

    不好的,就和那位地上打滚的人一样。

    “可恶,为什么武坊不提前说明?!”

    尉迟宏也是一样,将怨气撒在坐在房间中央闭目养神的老者身上。

    老者根本没听到,又或是听到懒得搭理,没有作声。

    “被攻击到的痛苦,对应着自身意境武学和画中武学的差距,只要吸收画中的意境,就可以免疫。”江辰突然道。

    “哦?”

    老者眯着眼睛,这次是真意外了,他在武坊这么久,见过太多天赋惊人的天才。

    但像江辰有这样反应的人,并不多。

    其他人明白过来,顾不上疼痛,把心思继续放在画上。

    这时,江辰深吸一口气,做好十足准备,再次望向那幅画。

    和刚才一样,灭世长枪横空而来,带着毁天灭地的威能,要将他摧垮。

    江辰咬紧着牙关,承受着这股痛苦,可是,仿佛有无数把风刃,钻进他的身体,疯狂切割着。

    痛苦越来越强烈,险些令他崩溃。

    还好,在痛苦达到临界点的时候,金之意境随着痛苦喷涌而出。

    但如果没有及时的吸收,就会错过浪费。

    “难度真大!”

    江辰不由想到,武坊这样做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本来就是如此。

    在这样痛苦的状态下,还要求顿悟,可以说过分。

    然而一旦做到,那整个人将会得到洗礼。

    “不对!”

    江辰灵光一动,想到了关键点,大声道:“各位,天人合一,天人合一是关键!”

    天人合一是种修炼状态,后被发现和武学融合,形成的天武意境是可怕的战斗状态。

    但是,不代表着天人合一和意境武学就没关联。

    一旦进入到天人合一的状态,痛苦依旧,可却能顺利参悟。

    其他人皆是优秀的人才,尽管江辰没有说的很明白,可马上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班长,好样的!”

    有人亲身一试,果然发现有效,惊喜大叫一声。

    江辰没有精力回应,他在金之意境的海洋中畅游着。

    “厉害,真是厉害。”老者第一次露出赞许的目光。

    “该死。”

    尉迟宏不服气,江辰接二连三出风头,让他感到挫败感。

    而这种感觉,是他最不喜欢的。

    明白江辰说出来的意思后,会觉得很简单,很合理,会有一种为什么我就想不到的感觉。

    江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他的金之意境从半步小道到完整小道。

    最后停留在半步大道上,痛苦在这时减轻,江辰不仅没有庆幸,反而还有些遗憾。

    人都是贪心的,他也不例外。

    金之意境的提升,带来最大的变化是无极刀法突飞猛进。

    刀法是根据风、金意境之间的变化和结合,江辰之前做得很不错。

    可现在,意境一提高,就发现之前存在着很多不如意的地方。

    忽然,江辰注意到其他人还在参悟,意识到时间还很充沛。

    于是他来到一幅有关风之意境的画面前,可惜的是,他没感受到痛苦。

    意味着他的风之意境得不到提升。

    毕竟,他的风之意境已经做到大道圆满。

    正当江辰失望的时候,他又看到一幅火山爆发的画。

    炙热的岩浆肆虐着大地,火山口中的宛如有头火山在翻滚着。

    江辰没看几眼,就觉得体内温度飙升,要将他烧成灰烬。

    他从来没有钻研过火之意境,会这样很正常。

    不过在温度上来后,血管中的凤血也变得滚烫,高温不仅没带来难受,反而非常舒服。

    源源不断的火之意境迎面而来。

    “天凤之血,果然了得。”

    江辰暗道,他的火之意境从无到有,达到半步大道,和捡来的差不多。

    这时,老者突然起身,他环视了一眼,道:“时间不多了。”

    在接下来的几分钟中,陆续有人从参悟中回过神,但还是有人做着最后努力。

    不过在时间到的时候,所有画卷竟然自动卷起,收进墙壁中的暗格。

    这一下,就算不想停也要停。

    人们看向老者,眼中带着期盼和不安。

    “没人被淘汰,放心吧。”老者说道。

    这话让不少人心里松下一口气,紧接着,一道道感激的目光看向江辰。

    “班长,多谢你刚才的提醒。”

    “是啊,非常的及时,选你当班长果然是明智的。”

    “真不知道班长怎么做到的啊,刚才那样的环境,我完全慌了。”

    江辰笑了笑,算是回应众人的感谢。

    “哼,那不过是你们无能,他说的那些话,要想到有多难?”尉迟宏发出刺耳的声音。

    这话一出,几乎引起众怒。

    “你刚才明明也是听到才反应的,还好意思说这话。”天旭指责道。

    “呵,他自己说出来的,我又没逼他,你要如何证明我是听他的,还是自己想的?”尉迟宏冷笑道。

    “那很简单嘛,一会儿班长只通过神识传达,不要说出来,我想某位天才应该不在乎。”

    有人说了一句。

    顿时,尉迟宏脸色就是一变,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还真没有信心。

    “不说就不说,我不稀罕,还有。”

    尉迟宏突然瞪着江辰不放,道:“你三番两次和我作对,侮辱尉迟家的名声,我要和你决斗,出去后开始!”

    听到这话,众人看他的表情很怪。

    明明是他自己像一条疯狗似的追着人咬,现在说的好像是江辰故意和他作对。

    “随便。”江辰并不在意这个挑战。

    “你就做好后悔的准备吧。”尉迟宏得意道,恨不得立马出去,狠狠教训江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