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邓强很快招架不住,施展护体气罩,但是没用,护体气罩被几剑就给轻易破掉。

    连败两名剑盟强者,而且都不算是战斗,不过是江辰拍飞两只讨人厌的苍蝇罢了。

    “一起上!”

    为首那人终于意识到江辰实力的可怕,叫着另外两人和从地上爬起来的李铸松上去帮忙。

    四人联手,从不同方向而来,并且全力以赴,混在一起的剑气如头游龙,横冲直撞。

    “卑鄙!”

    应无双暗骂一声,剑盟四位副盟主联手,这架势从来都没有过。

    她没有多想,持剑步入战局,要帮江辰一把。

    “不用。”

    江辰叫住了她,腾飞而起,来到空中。

    四人紧追不舍,气海天之环急速运转,人也冲向空中。

    “他是想拉开距离,不要给他逐个击破的机会。”

    李铸松大叫一声,最丢脸的他出剑最为凶狠,青色剑芒好像张牙舞爪的妖魔。

    “你还真是看得起自己啊。”

    江辰达到足够的高度后,不再上升,同时身子一个后仰,头朝下冲刺。

    “不好!他是要一鼓作气分出胜负。”

    下面那没有动手的人看出江辰目的,大为焦急,可惜已经来不及做什么。

    江辰手腕一晃,无坚不摧的剑罡将长空由上往下撕裂。

    “天!”

    冲上来的四人感受到这一剑的锋芒,吓得魂不附体。

    眨眼间,江辰在四人中穿梭而过,赤霄剑快速挥斩,各种声响在短暂的一秒内同时响起。

    “好强。”

    应无双内心颤动,作为英雄殿最了解江辰的人,也被他所表现出来的实力震惊到。

    当江辰回到地面时,李铸松四人分别摔落在各处。

    虽然没出人命,可每个人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可见伤势有多严重。

    “还有你。”

    江辰看向最后那人,也是五人中最强的。

    “我刚才我刚才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不一定要打吧。”

    那人的嘴角抽搐几下,憋出一句话来。

    应无双反应很怪,她是知道这人的,剑盟的二把手,李千刃,是一个狠角色啊,现在竟然这样怂。

    “不不不,你们剑盟的剑,怎么说我也要领教领教啊。”

    江辰一脸认真,说着就是往前走去。

    李千刃下意识往后退,生气道:“你真要本事的话,去找盟主,不要拿我们来证明自己!”

    “哦?这语气为什么和来时不一样了?还有,我没有和你说过吗?你们盟主,我会去找他的。”江辰冷笑道。

    “你和我们盟主有仇?”

    “要不然,我为什么针对你们剑盟?”

    闻言,李千刃看了应无双一眼,一直以来,他们都是以为江辰是在为这女人出气。

    “你没希望报仇的!”

    李铸松艰难的爬起来,道:“在你有生之年,你只能凭借着这样的卑鄙手段,无法光明正大站在盟主面前。”

    “这话就和你们变成这个惨样之前一样可笑。”

    江辰也不生气,只是瞥了他一眼。

    “你那是什么不屑的眼神?!”

    李铸松被刺激到了,嘶声大叫着。

    结果江辰不理他,气得他就是拖着一只脚冲过去,不过走一半的时候,又想到自己根本不是对手,只好假装脚疼躺下。

    “回去告诉你们盟主,一个月后,我会找他算账的。”

    江辰盯着李千刃,认真时候的他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令人大气都不敢喘。

    之前,默剑飞就是在这里出剑,挑断他的手筋。

    尽管没什么损失,但这仇是要报的,不然走在路上被人吐了口口水,难不成也要安慰自己擦一擦就好,轻易放过别人?

    “前提是你一个月后,依然还在英雄殿。”

    不需要李千刃去报信,默剑飞主动而来。

    他看上去依然是风度翩翩,气宇轩昂的俊朗剑客,剑眉下的黑眸有着无尽寒意。

    要不是知道他是什么人,江辰还真会被他给骗到。

    来的人不仅他一个,还有不少的弟子和长老。

    看来刚才的战斗惊动不少人,想想也是,毕竟是在英雄殿之内。

    “江辰,你真是一如既往的野蛮,将我剑盟的人打成这样,是什么居心!”

    默剑飞看到李铸松和邓强等人的惨状,怒火燃烧着,这些人可是剑盟为数不多的成员。

    “你的人跑来,告诉我不服就要打得我服,我只好这样告诉他们不服。”江辰说道。

    “那你为何没有任何一点伤,分明是故意下毒手,从你加入英雄殿的种种行为就能看出来,你内心真正丑陋的样子!”

    江辰说道:“你这颠倒黑白的本事倒是有长进,话说你这吃软饭的家伙,也好意思说别人内心?”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默剑飞胸膛快速起伏,就好像烧得通红的丹炉,马上就要爆炸一样。

    “吃软饭,话说那把练功剑用的还顺手吗?”

    江辰毫不在意,大声道。

    跟来的英雄殿弟子都强忍着笑意,默剑飞和那慕容鸢的事,知道的人不少。

    只不过都故意装作不知道,况且默剑飞也足够优秀,配得上慕容鸢的财力。

    然而一个男人,靠女人吃饭终究是说不过去的。

    也是默剑飞的心结,现在被江辰这样大大咧咧说出去。

    默剑飞,不能忍。

    他的手,已经放在剑柄上。

    他的人,杀意一触即发。

    “剑飞。”

    跟老的长老叫住了他,眼神在示意他不要乱动。

    默剑飞知道江辰在英雄殿炙手可热,长老已经不再站在他这边。

    “长老,对江辰的处罚就要结束,他还没有完成任务,是不是将他逐出英雄殿?”

    默剑飞也没让长老好过,给出一个难题。

    是人都知道英雄殿不会舍得逐出江辰,但默剑飞当众说出来,要让这件事不会轻易结束。

    长老面露为难之色,这件事也是他们正头疼的。

    英雄殿高层保持的默契是,把处罚当做是没发生过,不去提起,让人渐渐淡忘。

    看着满脸得意的默剑飞,江辰开口道:“谁说我没有完成任务啊?”

    这话一出,引来长老和弟子的好奇,纷纷望了过来。

    莫非?

    他们心中,都想到同一个念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