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建造出来的修行灵器,拥有奇效,不仅在英雄殿被疯狂追捧,还有外人源源不断前来尝试,各大势力出高价想要收购。

    英雄殿的弟子可以免费使用,唯独剑盟不可以。

    以至于在过去的大半个月里,剑盟支离破碎,大多数人选择退出剑盟。

    没办法,他们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通过更好的方法修炼,一点点被拉开距离,落后别人。

    如今的剑盟,只剩下当初的核心成员。

    这些人之所以还没离开,是因为不舍得。

    以前的剑盟,风光无限,他们这些人更是一呼百应,享受着各种特权。

    突然间,支撑这一切的东西消失不见,没人再搭理他们,剑盟的战力锐减,享受到的待遇统统消失。

    故而,这些核心成员气恼不已,心中怨恨着江辰。

    现在他们要做的,是重现剑盟的荣光,让江辰妥协,答应剑盟的人也享受到其他弟子相同的待遇。

    至于如何做到,他们打算用最直接的方法。

    “江辰,出来!”

    来的有五个人,皆是剑盟的副盟主。

    一个个也不客气,好像江辰如果不出来的话,就要大祸临头。

    江辰和应无双来到门外,随意打量了这五个人一眼,其中没有默剑飞。

    “江辰,你为何针对剑盟,是看不起我们吗?”

    “我劝你马上去找长老,废除你对剑盟的限制。”

    “不然的话,你会知道在龙域寸步难行是种什么滋味。”

    “没错,你不可能永远龟缩在英雄殿,一旦走出圣城,就是不一样的天地,你得罪我们,没有好下场的!”

    一人一句,只有站在中间那人没开口。

    应无双心里叹息一口气,这些人真是一点都不清楚江辰的脾性。

    若是好声好气来认错祈求,也不是没有希望。

    像这样目中无人的叫嚣,无疑是找苦头吃。

    “你们剑盟的人相声倒是说的很不错啊。”江辰说道。

    “可恶!”

    说话的四人大怒,箭步上前,就是要给江辰教训。

    “慢着。”

    一直没说话的人叫住他们,看他的语气和其他四人反应,明显是以他为首。

    江辰凝望过去,对方也正好看向他,锐利的目光在空气中交锋着。

    “我们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来,不管之前有什么地方得罪,还请你不要再和剑盟作对,对双方都有好处。”

    他比其他人温和许多,但那是相较而言,表明上客气的里面,依然带着威迫。

    “如果我说不呢?”江辰问道。

    “那么,你就是彻底和剑盟对敌,你不让剑盟好过,剑盟也不会让你好过,在龙域要想安安稳稳,可不只是得到长老的看重,人脉也是非常重要的。”他说道。

    “你们盟主,怎么不亲自来?”江辰又问道。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妄想我们盟主亲自来见你!”

    “可笑,悲哀的家伙,仗着一些破烂玩意,就想着和盟主平起平坐不成?”

    “你连给我们盟主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另外四位副盟主又是开始冷嘲热讽,言语竭力贬低江辰。

    “是吗?他不来,我还要去找他,至于你们,就为自己的愚蠢和废话付出代价吧。”

    江辰踏下台阶,朝着他们走过去。

    他这样的反应,让剑盟的五个人面面相觑,接着捧腹大笑。

    “我说,你不会以为自己真有什么本事吧?”

    “原来你一直这样狂妄,是觉得自己很行啊。”

    “就让我来让你认清事实吧。”

    五人中,境界最低的一人走出来,用着很潇洒的动作拔剑出鞘,再将剑鞘随手丢在一旁。

    “就让我来教你剑盟的剑,有多厉害。”

    这家伙鼻孔朝天,刚才也就属他声音最大。

    “青光在天!”

    一剑刺出,剑光飞舞。

    虽然只是一刺,可他有心炫技,使出最高的水准。

    不得不承认,能当上剑盟的副盟主,的确有些本事,这一剑角度刁钻,锋锐难挡。

    后边的应无双有些担心,尽管她听到江辰说自己斩杀柳煞阳,可还没来得及确定,这些家伙就跑来了。

    如果是真的,这五个人自然无须担心。

    可是,应无双很难相信。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正好通过这五人看出来。

    五个剑盟的盟主,被称为剑盟的剑法五杰,每个人的剑术特点都不同。

    对江辰出手那人,名叫李铸松,以快剑著称。

    在她看来,确实名不虚传,一剑就连眼睛都跟不上。

    但是,剑锋在到江辰身前的时候,再也无法向前,李铸松的人也停了下来。

    看明白怎么回事后,无论是应无双还是剑盟的其他副盟主,统统愣在原地。

    锋利的剑刃,被江辰的食指和中指夹住。

    手指间,有雷电之力涌动,紧咬着灵剑,让李铸松想要收剑都做不到。

    “剑盟的剑,就这样?”江辰煞有其事问道。

    狂妄之色还没完全退去的李铸松,一张脸变得无比滑稽,大脑都还没反应过来,更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

    江辰手指一弹,将灵剑震开,同时赤霄剑刺中李铸松的胸膛。

    没有出鞘的剑不露锋芒,但也有千钧之力,李铸松被打飞到空中,面朝下的摔在石板路上。

    “一起上,还是一个个来?”江辰看向剩下四人,嘴角掀起一抹冰冷的笑容。

    “猖狂!”

    又有一人站出来,拔剑时,竟传来风鸣的呼啸声。

    剑式还没出,人剑带动着旋风上前。

    “捕影系风!”

    毫无疑问,他的剑法和风之意境融合,剑影飘渺不定,身影忽左忽右。

    风和影子都是抓不住的,而他做到风中剑影,了无痕迹,无迹可寻。

    “邓强,剑法带风,不仅是快,而且多变。”应无双暗暗想到。

    因为打败李铸松带来的喜悦,又被担忧给取代。

    “风?你也有资格在我面前驭风?”

    江辰无所畏惧,反而脸上的嘲弄更浓。

    赤霄剑出鞘,迅猛霸道的疾风顷刻间爆发,排山倒海般。

    邓强那旋风看上去微弱的可怜,风中剑影无须捕捉,就已经是无所遁形。

    赤霄剑随意一斩,邓强狼狈不堪,傲气荡然无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