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话音一落,柳煞阳断掉的手臂不再流血,反而出现一股恐怖的吸力。

    “血魔功!”

    那些还没落地的鲜血定住,一秒过后,全部都被吸力笼罩,开始朝着伤口聚拢,迅速凝聚成假肢,把手给接上。

    恐怖的是,那是一只血爪,五指是锋利的爪子。

    “好可怕!”

    看上去都已经是非人状态的柳煞阳带给人们不小的震撼。

    没过多久,他的左手不知何时抓着一把刀。

    刀柄和柄头是深蓝色,刀身红如鲜血,在功力灌入下,红芒宛如烈焰在他周身环绕。

    “受死吧!”

    柳煞阳再次出招,不再隐藏,通天境七重天,刀法不算顶尖,故而和奥秘功法结合,刀一出,如同洪水猛兽。

    并且,右臂的血爪也不是用来吓人的,锋锐的爪子划过空气,发出尖锐的呼啸声。

    一刀斩下,一轮血月横空而出。

    江辰身子一动,惊险万分的躲了过去。

    “碎心爪!”

    柳煞阳狞笑一声,血爪对着江辰胸口部位就是一抓。

    黑刀一横,刀锋对上血爪,竟是发出金属利器剧烈的响动,那血爪不惧锋芒,贴着刀身往下一抓。

    伴随着摩擦出来的火光,江辰的右手手腕出现三道血痕。

    “死!”

    得手的柳煞阳更加疯狂,刀爪配合默契,凌厉致命。

    江辰不断后退,挥刀防御,骤然,脸色一变,右手传来麻痹的感觉,使不出力气。

    低头一看,被血爪抓伤的伤口,正冒着黑烟。

    “血魔弑仙!”

    柳煞阳立即祭出杀招,血刀血爪的速度看上去好像放慢了数十倍。

    “怎么回事?”

    “不是变慢,是太快了!快到我们看上去慢!”

    “嘶!那该有多快啊!”

    身为当事人的江辰知道有多快,掌握风之大道的他都快要眼花缭乱。

    一刀,层层叠叠,连绵不绝。

    “八脉开,风雷聚!”

    “雷霆神甲!”

    江辰不得不动用护体气罩才能挡住致命攻势,同时拉开距离,不然隔得太近,无法看清。

    “这才像话,有点除魔榜第十的样子。”江辰说道。

    “好笑,你以为我这样的实力,还只是除魔榜第十吗?另外,你已经没有生路了,还在嘴硬。”柳煞阳冷冷道。

    通天境中,谁先动用护体气罩,谁就输了,这代表着无法应付对手的攻势。但是,对手也有着护体气罩没用。

    更何况,江辰的右手被血爪抓伤,暂时被麻痹,虽然看上去没什么影响,但无法用力使出武学。

    “还是太勉强了啊。”

    “柳煞阳隐藏的实力,不只是一点半点。”

    “恐怖这次,英雄殿要提升他在除魔榜的名次了。”

    江辰带来的亮眼表现,敌不过柳煞阳真实的实力。

    下一轮攻击,恐怕就会命丧黄泉。

    “临死前,让你体会什么叫绝望吧!”

    柳煞阳快速调息,又是主动出招,人还没近身,血刀和血爪拖起长长的尾流。

    “看来,这就是你的极限了,那么就轮到我了!”

    江辰的眼神冷了下来,身上的气质发生变化。

    一声清脆的剑鸣声下,江辰从刀者转变成剑客。

    在柳煞阳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下,赤霄剑在左手中快速变化,将致命的攻击尽数抵挡下来。

    “什么?!”

    身为左撇子的柳煞阳体会到别人在见到他出刀的时候那种震撼,再看江辰的脸色,从容不迫,漆黑的眼眸深处有着一道亮光,仿佛随时都会刺伤道他。

    “就算你是剑客又怎么样,在速度下,什么都没用!”

    柳煞阳一刀一爪,失去武学的招式,而是锋利和速度结合,这两者,能将任何坚硬的东西撕裂。

    可是,江辰竟是不受影响,仿佛提前知道他的攻击轨迹。

    “天人合一?你竟然掌握天人合一?”

    柳煞阳也不傻,立马看出关键,顿时暗道不秒。

    他的攻势,又快又猛,许多武学奇才都不明不白死在他的疯狂攻击下。

    他充分发挥出唯快不破的精髓。

    可是,在达到天人合一,并且做到和武学融合之后的天武意境武者面前,那就没有任何办法。

    “仅仅是天人合一吗?”

    江辰嘲笑一声,赤霄剑往前一刺,不仅挡住攻击,还要反守为攻。

    “好可怕的剑术!”

    柳煞阳从他的剑意中,感受到生生不息的力量,配合上精妙的变化,防不胜防。

    “剑道!你还掌握剑道!”

    柳煞阳知道,只有拥有剑道的人才能将剑术发挥到这种水平。

    “长虹剑法:一剑三式!”

    江辰没有回答,风雷凝聚到赤霄剑剑罡之上。

    “血神甲!”

    柳煞阳吓得不轻,立马开启护体气罩,一件血红的轻甲护在周身。

    然而,在赤霄剑上,这件护体气罩顿时被破,还有一剑在柳煞阳胸口留下一道深深的剑痕。

    “可恶啊!”

    柳煞阳本以为自己的攻势破防一流,没想到江辰的剑更加恐怖。

    “死前,有什么遗言吗?”

    江辰剑势一缓,冰冷的声音从嘴中而出。

    “哼,这又不是擂台比试,杀不了你,我还不能跑吗?”

    话音还没完全落下,柳煞阳就很干脆的往城外方向飞去。

    “他是武学方面胜我,追杀和逃亡,考虑的是境界差距!”

    柳煞阳很有信心,转眼间就来到风月城的城墙上空。

    可他的身子突然停住,不敢置信的看着前方。

    江辰的身子立在那里,眼眸中的寒芒已经涌出,如利剑一般,穿心而过。

    “你真是通天境三重天?!”柳煞阳怒吼道。

    “如假包换。”

    “那你为什么在功力上还能赢我?”

    打不过就算了,跑也跑不掉,还比自己境界弱四重天,柳煞阳实在想不通。

    “因为,我是天才啊。”

    江辰嘲弄一笑,赤霄剑再次扬起。

    “刹那剑法:第一式!”

    他不再废话,杀招一起,人如流星般掠去。

    “这!”

    柳煞阳本想到死的时候,还能自豪速度胜过江辰,可见到这一剑,才知道肤浅。

    一时之间,他的周围出现了数个江辰,在同时向他出剑,在一秒之内断去他的生机。

    除魔榜第十,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