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差距也太大了吧!”

    “完全不是一个层次啊。”

    “不对,段无悔不是败在武学上,是境界!柳煞阳一直隐藏了自己的境界!”

    街道上的人看着段无悔的尸体掉下来,一个个神情怪异,原本期待一场好戏的他们得到这样的结果,都感到意外。

    人群中不缺高手,看得出关键,经过他们的解说,才明白怎么回事。

    柳煞阳排在除魔榜第十,甲级升龙榜第九十八名。

    很显然,柳煞阳隐藏着修为,故意不去动自己排名,让像段无悔这样的愣头青跑来送死。

    偏偏柳煞阳还要求别人一招分胜负,称得上是无耻。

    但他自己也说了,他是邪云殿的人。

    “收尸吧。”

    柳煞阳朝着城中的士兵说了一句,重新回到妙音坊中。

    “宫灵姑娘,我们继续吧。”街上的人还能听见他那痞气的声音。

    “不愧是邪云殿的人啊。”

    人们暗暗摇头,为段无悔感到惋惜。

    没过多久,柳煞阳和段无悔的事情经过风月城传了出去。

    人们加深了对他阴险毒辣的印象,也更加忌惮英雄殿除魔榜上的人。

    翌日,风月城传来一件和柳煞阳有关的事。

    就在击杀段无悔的当天晚上,柳煞阳和他嘴中的宫灵姑娘共度良宵,结果一大早,宫灵的尸体就被发现在柳煞阳的房间。

    死因是虚脱致死!

    更加恐怖的是,柳煞阳还像没事人一样来到妙音坊继续听着小曲,和被吓得战战兢兢的姑娘打趣着。

    “不用害怕,我又不是吃人老虎。”柳煞阳笑道。

    如果说昨日这邪气凛然的笑容还能吸引到女子目光,那么今天,就如一道冷冽的寒气,让她们起了鸡皮疙瘩。

    妙音坊的女子恨不得他离开,却又不敢开口。

    风月城中,更是没人能制服他,以至于今日的妙音坊,只有他一个客人。

    “都弹奏一曲,让我听听谁的琴艺更高。”

    柳煞阳把所有姑娘叫到一起,让她们同时奏乐。

    虽然都是美妙的音乐,可混乱的拼凑在一起,非常的吵闹。

    偏偏柳煞阳十分高兴,笑容不断,锐利的目光在眼前这些如花似玉的姑娘身上流转。

    被他目光触及到的女子,只觉得肌肉僵硬。

    “柳煞阳,出来受死!”

    突然,所有乐器停下,妙音坊的姑娘齐齐看向门外,露出得救的喜悦,可想到柳煞阳的强大,赶紧收敛住。

    “还真有蠢货来啊。”

    柳煞阳愣了一下,和昨日一样,从三楼中飞出,在空中见到一个身影。

    “哦?”

    来人看上去有些削瘦,年龄不大,不过面容却透露出平静,深邃的眼眸仿佛有着一股魔力。

    这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少年郎。

    不过柳煞阳的反应来自于他境界。

    “通天境三重天?”

    尽管境界低不是一切,但这也太低了吧。

    “你是何人?”

    “英雄殿,江辰。”

    来人自然是江辰,他通过高家给的情报,找到这里。

    除魔榜十人,先从排名第十的解决,是人都会这样打算,江辰也不例外。

    不过,街上的人和站在阳台上妙音坊的姑娘却是暗暗摇头。

    昨日段无悔六重天的境界,都被一剑斩杀。

    江辰不过三重天,看上去还那样年轻。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急着要出风头的,跑来送死。

    ”我境界比你高,我也不想欺负你,这样吧,我们以武学来分输赢,一剑决生死,敢吗?“柳煞阳说道。

    听他这样说,街上的人都觉得熟悉,想起了昨日空中那身穿白衣的身影。

    “随便。”

    江辰左手一抬,但又放了下去,换成右手握着黑刀刀柄。

    “原来是用刀的,没关系,反正都一样。”柳煞阳笑道。

    到这里,已经有人不忍心看下去,那江辰完全被玩弄在鼓掌之中,还不知道大祸临头。

    “英雄殿怎么会派出这样一个人来?”

    “是啊,也太年轻了。”

    “英雄殿的除魔榜是公开的,谁都可以来杀,我想他是想以此证明自己实力吧。”

    “可怜啊。”

    江辰在圣城有名声,但也是需要在后面加上英雄殿的后缀,以及他做过什么事才能让人想起来到底是指哪个。

    更不要说在圣城外,绝多数人对江辰一无所知。

    “那就来了。”

    “血染千里!”

    柳煞阳几乎是和昨天一模一样,出剑的招式都没有变。

    妙音坊的姑娘们有些焦急,在她们眼里,江辰是个俊俏的小弟弟,不忍心他就这样死了。

    可是,如果开口提醒,事后她们的下场就会和宫玉一样。

    “无量一刀!”

    江辰虽然用刀不用剑,但并没有轻敌大意,八脉齐开,刀刃上带有电弧,只是在白天下看的不是很清楚。

    就在两人要交锋的那一瞬间,柳煞阳就如昨天那样,血色剑芒暴涨,血染长空。

    甚至于有人都能闻到一股血腥味。

    “唉。”

    下一秒,江辰就有可能和段无悔那样死去。

    可是,这无英雄殿的少年也不简单,黑色的刀刃上突然雷芒涌动,璀璨夺目。

    血色剑芒在触及到含着雷电刀劲时,毫无悬念的被撕裂。

    仿佛一张巨大的红色布料,被一把锋利的剪刀从中剪开。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真正的鲜血洒落,只见柳煞阳持剑的右手被斩断,和灵剑一块掉落。

    叫江辰的少年站在柳煞阳身后,手中的刀再次入鞘。

    “除魔榜第十,就这点本事吗?叫人失望啊。”江辰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语,可想而知风月城的人们有多震撼,这样的反差几乎是生平第一次见到。

    “英雄殿的人,果然厉害!”

    人们不由自主想到,妙音坊的姑娘欢呼一声,看江辰的眼神完全不同。

    “哈哈哈哈。”

    可是,谁也没想到的,失去一只手臂,必输无疑的柳煞阳发出刺耳的大笑声。

    “你很厉害嘛,我想你这样厉害的家伙,如果死掉的话,英雄殿会很心疼吧。”

    不知为何,明明是强弩之末的柳煞阳,给人很不安的感觉。

    “你不应该斩我右手的,因为我!是左撇子,而且也是用刀的!”

    柳煞阳怒吼一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