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高丽境界是通天境五重天,凤血纯正级别为浓厚,除此之外,武学的水平不低。

    要不然,高离和高焱也不会将重任交付给她。

    不过,江辰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紧张,眼中还带着玩味的笑意。

    他突然想到自从击败水淳后,在龙域就没和其他人交过手,以至于被人小看。

    事实上,他的实力和那时相比,已经提升十倍不止。

    “神火焚天:斜月斩!”

    高丽的武器是把刀,出招时带动着熊熊火焰,可怕的刀劲在火海中涌动着。

    江辰注意到她刀刃上的烈火很稠密,宛如牛奶,看上去十分危险。

    “火之意境大成吗?”

    江辰嘴角掀起一抹笑容,看来这场战斗还不算是太无聊。

    尤其是,他察觉到这女人身上的杀意。

    于是,他的目光看向空中的高焱和高离二人。

    说实话,高焱的计谋很简单,但是非常有效,揣摩人心,击中高轲的要害部位。

    然而,千算万算,都不会料到他江辰会是真血之人。

    “和我动手,你竟然敢分神?!”

    高丽挥刀而来,不忘观察着江辰,想要寻找破绽,结果发现江辰浑身上下都是破绽。

    被轻视的恼怒和之前被掌嘴的屈辱混在一起,杀意如手中的刀火在燃烧。

    足以将大河断流的一刀落下,要将江辰一分为二。

    可是,刀在接近江辰半米的时候,被彻底挡下来。

    “为什么不呢?”

    江辰反问一句,手中的黑刀稳稳接住这一击。

    不仅如此,就连温度能将钢铁融合的烈火,也被无影无形的疾风搅动。

    “怎么会?”

    高丽一惊,完全没想过会是这样。

    “口口声声说自己多么了得的你,只有这点程度吗?你说我是废物,那你又是什么?”江辰问道。

    高丽俏脸发白,今早在南风岭表现出来的高傲逐渐消失。

    “少给我得意!”

    高丽没有放弃,出动全力,这下不仅是手中的刀,双手和肩膀喷发出大量的烈火。

    在高丽的柳眉间,出现高家天凤的图纹。

    “给我死!”

    话音一落,高丽像是发了疯一样挥刀乱砍,短短数秒之内斩出上百刀,全都是朝着江辰要害部位招呼。

    “可恶!”

    可是,这一切根本是徒劳,每一刀都被挡下来。

    而且江辰自始至终都是很随意的样子,锐利的眼睛看穿一切,料敌预先。

    黑刀几下变化,就瓦解掉对方攻击。

    “现在知道差距的你,觉得自己刚才有多愚蠢了吗?”江辰说道。

    紧接着,江辰改守为攻,步步上前,看似普通的每一刀都让高丽十分狼狈。

    “好厉害!”

    周围的人非常意外,他们不是没想过江辰强,但这样强还是出乎意料的。

    这根本不是比试,完全是单方面的碾压。

    有人朝着高离看去,面露同情。

    拿出一滴火凤真血来赌,结果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悬念,真想知道他是什么样的心情。

    从他脸上的精彩表情,或多或少能感受到一些。

    “凤绝天下!”

    高丽还在挣扎着,并且使出自己的杀手锏。

    人先退回到远处,接着全身浴火,在双手持剑的状态下飞出,身体旋转着。

    在不断的旋转过程中,那烈焰也跟着转圈,悄然形成一头火凤的形状。

    等到火凤成形的时候,高丽给人的感觉能将一座山撞垮。

    “聪明。”

    “高丽武学不够,现在硬碰硬,发挥境界的优势,说不定能扭转乾坤。”

    “不知道江辰有没有承受重击的本事。”

    议论中,高轲说道:“小妹,高丽完全没有留有余力,是想杀了江辰。”

    “不要紧的。”

    高月摇了摇头,她清楚江辰的实力,知道高丽远不能威胁到自己这个出色的儿子。

    事实也确实如此,见到这头火凤冲来,江辰扭了扭脖子,面色不改。

    “你以为我只是武学取胜你吗?”

    说着,疾风在他周身形成,细微的电弧只是跳动几下,闪耀的雷霆神甲就附在体表之外。

    “无常一刀!”

    江辰收刀入鞘,身子前倾,闪掠而出,黑刀再次出鞘。

    围观的人只看见一道黑影以火凤为中心划过,整个过程都在眨眼间完成。

    接着,人们看到高丽幻化而成的火凤一分为二,从中间被切开。

    几秒后,所有的烈火熄灭,高丽身子摔在地上,胸膛全都是血,并很快倒在自己血泊中。

    出招的江辰只需要一刀,就将高家出色的嫡系弟子斩杀。

    高月之前说过的话,突然变得有分量起来。

    “太狠了,太狠了,只不过是比试,你竟然杀人!”

    一片寂静之中,那高离再次用那大嗓门发出刺耳的声音。

    看样子,他又是要找借口赖掉那一滴火凤真血。

    不过,高丽就这样死了,确实引起不小风波。

    “高丽从开始到结束,刀刀都带着强烈的杀意,每刀都没有留有余地,我想各位不是没长眼睛。”高月说道。

    “那是高丽实力不行,只能那样做啊。”高离说道。

    “可笑,出手的时候,谁都认为我儿弱势,高丽也不例外,离叔啊离叔,你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你!”

    高离怒指过去,就是要发作。

    “但是,江辰确实是有心杀人,这点是事实。”高焱开口了。

    江辰擦着剑刃上的鲜血,戏谑道:“也就是说,她要杀我,我就要忍着克制?她弱她就有理了?”

    “我要申请族老裁决。”

    高焱没有理会他,反而是将目光看向高轲。

    高轲没有表态,在场的人却知道事情不简单了。

    族老裁决,那可是高家最神圣的仪式。

    高焱在这时申请,考虑到家主卧病在床,以及高月的状况,绝不只是为了针对江辰。

    “这老狐狸,做两手准备,不管输赢都会要求裁决的!”高轲小声道。

    “没错,裁决,请族老裁决!”高离希望事情闹大,那样就没人记得他那一滴火凤真血。

    “哥,同意他。”高月说道。

    “小妹?”

    高轲很不解,一旦开始裁决,那就是决定下一任家主是谁,到了互相摊牌的时候。

    但现在,他们的筹码明显还不够啊。

    “没事的。”

    高月说完,看了一眼江辰。

    不管筹码如何,一旦说出真血之人,就能大获全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