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用力,晶石的尖角刺破皮肤,鲜血溢了出来,被晶石吸收。

    旋即,晶石发出赤色光芒,但非常的微浅,若是视线挪开,都不会注意到。

    高离的面庞上露出讥诮的笑容。

    高轲这边,自然是愁容满面,

    高月也不明白,但她相信儿子不会编故事来骗自己。

    忽然间,晶石开始变化,好像烈火升起,光芒越来越绚丽。

    在人们还在惊讶的时候,晶石不仅没有停下,反而很快达到耀眼的程度。

    高月一看儿子脸上的笑容,明白了过来,身为真血之人,是可以控制晶石的强度。

    “辰儿,等到了精纯程度,我会说停的。”

    高月通过神识和江辰交流。

    真血,是最后的杀手锏,不能随便展露。

    江辰微微点头,心念一动,晶石便被所发出来的光给淹没。

    高离那不屑的笑容也凝固在脸上,非常滑稽。

    “好了。”

    等到高月开口,江辰停了下来,但晶石的光芒并没有因此散去。

    在江辰把晶石举起来的时候,众人都下意识伸手去挡那刺眼的亮光。

    “离叔,你觉得如何?我想知道,是我对不起高家,还是高家对不起我?”高月说道。

    高离额头布满着汗珠,不知所措。

    高轲掌握的江辰情报,是整个高家共享的。

    “难道,从一开始就是高轲挖的陷阱?”

    高离心里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

    高月是不能来龙域的,因为有限制令,如果是高轲提出废除限制令,肯定会被驳回。

    可是,限制令是高焱解除。

    想要完成的目标伴随着江辰的凤血失败。

    “这如果他是精纯的凤血,境界不可能还才通天境三重天!”

    高离还想着嘴硬,不肯放弃。

    “凤灵石是离叔给的,要不然,我们再去拿一颗?”高月说道。

    “我的意思是如此精纯的凤血,可境界还这样低,说明什么?说明还是受到他父亲那边的影响!”高离说道。

    “看来你是不会履行承诺,不过,我也不奇怪。”江辰嘲弄道。

    “哼,拥有如此精纯凤血的你,境界这般弱小”

    “弱小吗?堂堂高家的长者,竟然说出这样无知的话,境界就代表着实力吗?”

    江辰打断了他要说的话,轻轻摇头,对这种人打心里的鄙夷。

    旁人点了点头,倘若境界就决定一切的话,那么武学、奥秘功法这些,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修炼?

    “好,好,那这样啊,就来真刀实枪来比一比,高丽,你有没有信心!”

    高离眼看着自己都要快变成小丑,懊恼不已。

    “有!”

    高丽从晶石带来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就听到这话,很是激动,立马站出来。

    很显然,她不认为江辰能赢自己。

    先前的几巴掌,不过是自己被那莫名其妙的杀气震慑住。

    “江辰,你母亲口口声声说你不比高家嫡系子弟差,那么,你敢比吗?”高离挑衅道。

    江辰耸了耸肩,无所谓道:“刚才你也是这样笃定,结果立马就把自己说的话吞下去,我为什么要比呢?”

    闻言,高离眼里有怒火在燃烧,他强忍着不发作,道:“这次不同,如果输了”

    “不不不,你的话,在我看来一文不值,没有任何可信度,因为其他人还在乎脸面,愿赌服输,你却不同。”江辰打断道。

    这话一出,不少人暗暗偷笑,江辰拐着弯骂人不要脸,可以说非常精彩。

    “你!”

    高离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直接动手明显不明智,江辰身边站的是他母亲和舅舅。

    “不敢就是不敢,还说那么多话,懦夫!”高丽骂道。

    “狗来咬你一口,你不总能什么都不说,回咬一口吧?”江辰冷笑道。

    顿时,高丽和高离一样,气得说不出话来。

    “既然你认为高离不值一文,那么我来当督促如何?”

    正当这时,又有人到来。

    来人走得很慢,拄着一根拐杖,可是每一步,在场的人脸色就更加凝重。

    就连高轲和高月也不例外。

    江辰凝目看去,就见到一个在修行者中,称得上是真正老者的男人。

    由于修行的缘故,就算是七老八十,也能健步如飞。

    可眼前这人,身体却是出现老态。

    不过,在江辰作为医师的眼中,对方虽然苍老,可依然拥有着恐怖的力量。

    他,就是高轲嘴中的高焱。

    要谋夺高家家主之位的人。

    “你和高丽比,不管高离答应的赌注是什么,我都会让他做到。”

    高焱没有理会任何人,直视着江辰。

    “那么,就提出让我感兴趣的赌注。”江辰说道。

    高离咬了咬牙,道:“一滴火凤真血。”

    这话一出,能明显看到人们脸上的惊讶,可见这赌注不小。

    “江辰,真血就相当于神游境的修士耗费精力凝聚神穴,火凤级别,一滴需要他数年的时间。”高月说道。

    江辰恍然大悟,目光在高焱和高离之间游走,道:“而我要做的,只开始比是吧?一旦我输了,不管输赢,就可以对我母亲发难吗?”

    这样直白的话,高焱半白的眉头微微一皱,没有回答。

    “你到底要墨迹到什么时候?不比就滚回你那大山中去吧!”高丽等得不耐烦了,再次开口。

    “那么,就希望你不要后悔了。”江辰说道。

    “哼。”

    高丽自然懒得回应这无知的话。

    随即,一行人来到就近的石峰上。

    “高丽,杀了他。”

    开始前,高丽听到一个声音,她不需要回头,就知道是谁在说话。

    她尽管还年轻,可能跟着去南风岭,就说明她已经参与到权利的斗争中。

    杀死江辰,再说他技不如人,高月将没有任何办法。

    “我看过你在圣院的比试表现,另外要告诉你的是,我已经从圣院毕业,作为被英雄殿邀请的优等生。”

    高丽说道:“然而英雄殿不过是那些没权没势的弱小天才麻痹自己的地方,我根本不屑于留下。”

    “幸好你没留下,英雄殿的水平本来就堪忧,如果你加入,那就会变成不入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