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姐?高家小姐?开什么玩笑,现在的高月,还有资格成为我们的小姐吗?”

    嗓门最大的那人还在叫嚣着,隔着一扇门,江辰都能想象到对方说话时,那令人厌恶的神情。

    高轲大步流星走去,开门就说道:“房间里面躺的是高家家主,你们这样肆无忌惮,是想要反叛吗?”

    这话一出,门外顿时就安静了。

    “高轲,你不要乱扣帽子,我们只是就事论事,要找高月!”

    几秒种后,那个大嗓门又道。

    “高离,我是高家代家主,你有什么事,要想和我谈,难不成你想越权?”高轲又道。

    “哼,说来说去,你就是想维护你妹妹,维护那个高家叛徒。”

    代家主的威慑力明显还不够,那高离大胆的斥责。

    高月走到门外,道:“离叔,你说我是高家背叛,敢问我做过什么?”

    她一出场,门外的众人都是屏住呼吸,瞪大着眼睛看过来。

    “高月你身为高家的大小姐,理应带领着家族走向强盛的。”高离想起准备好的说辞,但却没有像他预料中那样强势。

    “我也想为高家贡献,但高家不需要我,当年将我逐出龙域的,不就是离叔最积极吗?”高月说道。

    “为什么逐你,你心里清楚!”

    “无论我和谁在一起,我依然可以为家族效力,我的孩子,同样是非常优秀的人,高家嫡系弟子,不也是败在我儿手中?”高月说道。

    这时,江辰也站在她的身边,看着门外的人,目光落在高离身上。

    年过半百的男子,魁梧强壮,眉毛很浓,眉尾分叉上扬。

    一双阴冷的目光打量了江辰几眼,便道:“哼,你儿子击败的嫡系弟子,远没达到你应该所生孩子的程度。”

    “这个标准,不是由你来定的,离叔。”高月说道。

    高离知道要想把人带走,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必须挫其锐气。

    他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当年高家对你的惩罚,都是错误的咯?”

    “当时我又没怀孕,并不知道会是什么样,但我现在肯定,我的儿子远超出你们想象。”

    说到这里,高月难掩自豪之色。

    “那么,他体内的凤血可达到稀薄?”高离讥讽道。

    凤血的纯正标准是有划分的,从低到高:稀薄、偏低、正常、浓厚、精纯、极品。

    高月体内的凤血就是极品,若是生下来的孩子连稀薄都没达到,就证明她大错特错。

    高月当年之所以义无反顾的跟着江清宇,除了爱情,不相信联婚就是唯一的出路。

    “不只是稀薄,我说过,我儿不比高家任何嫡系子弟差。”高月说道。

    “大言不惭,我看他根本就连凤血都没有。”高离说道。

    “就是,这样的货色,也好意思说是比高家嫡系弟子要优秀。”混在人群中的高丽又展现自己刻薄的一面。

    “小妹。”

    高轲眉头紧皱,不明白这是要干什么。

    高焱要把高月作为筹码,远嫁到联盟去。

    但是,仅仅因为慕容家出了一个宁昊天,就这样做是有些牵强的。

    高轲不难猜到,高月只是这次夺权中,用来扳倒自己的棋子。

    “那天,就不该在府上动怒的。”

    高轲看向江辰,正是因为那天的失态,让高焱抓住把柄,知道他在乎着自己小妹。

    以他对小妹的了解,知道高月也已经洞悉这件事。

    所以才会说出这些话。

    高焱以高月愧对高家为由发难。

    高月则是说自己并没有,反而是高家的人有眼无珠,她的孩子不比任何嫡系弟子差多少。

    不得不承认,高月抓住了重点,如果真的如她所说,高家不仅不能逼迫她就范,还要为之前的错误弥补。

    但问题在于,江辰真的有她说的那样优秀吗?

    在高家,最关注的可是凤血。

    在江辰来到龙域时,高家就已经暗地里和他接触,甚至收集到他的血,进行过测验。

    得出的结果是,江辰体内并无凤血,连稀薄都没达到。

    一旦高月刚才所说的话被揭穿,那么就会彻底被动。

    到那时,只能由高轲出面。

    如果维护高月,就会被认为不公正,高焱趁机发难,将他代家主一职撤掉。

    “可恶。”

    无奈的是,高轲肯定会那样做,不会让小妹嫁到联盟那样的地方去。

    高离逐渐反应过来,满脸嘲笑,道:“那好,我们就来测验一下。”

    说着,他拿出一块晶石,丢向江辰。

    “看看你的儿子凤血到底有多纯正。”

    高月看了一眼晶石,道:“辰儿,这是凤灵石,你用力握住,会根据你体内的凤血发出深浅不一的光芒,从而判断你的凤血。”

    江辰注意到晶石有很多尖角,用力握的话肯定会流血。

    当然,这不是江辰的在意,他在想会不会暴露自己。

    现在局势对他很不明朗,分不清高轲是好是坏,因为他发现高家的家主,是被人下毒才会那个样子!

    不过,他没有选择,如果不测验的话,对方肯定不会罢休。

    “那么,就来吧。”

    就在江辰打算用力的时候,高月又道:“离叔,不知要达到多少才算说得过去?”

    “现在家族中嫡系弟子的血统平均是浓厚程度,你的儿子,自然要达到精纯才说得过去。”高离说道。

    这话一出,不少人动容,因为精纯这个标准,哪怕就是高月和人联婚,也保证不能后代百分百达到。

    偏偏高离语气就好像吃亏了一样,叫人恶心。

    “倘若我达到精纯,又该如何?”江辰说道。

    “哼,那只能证明你母亲的话没错,你还想怎么样?”高离不满道。

    “当年你们让我母亲服毒,如果证明到头来是个错误,还问我怎么样?”江辰冷冷道。

    “你是怕了吧?说那么多废话。”高丽骂道。

    这话提醒了高离,很有可能是江辰想要以此推脱。

    “如果你能达到精纯,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于是,高离马上给出一个条件,让江辰无话可说。

    “好。”

    说完,江辰用力去握晶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