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蔚蓝色的球体能量轰击而下,直接将天王峰的阵法破开一个大洞,击在山巅之上。

    预料中的大爆炸没有发生,因为能量炮弹还在不断往下,从中央将天王峰撕裂,整座山开始四分五裂。

    在场的人只觉得末日降临,耳边全都是天王峰倒塌的巨响。

    跑出来的天王峰弟子庆幸不已,如果还待在峰上,下场只有死。

    这时,能量炮弹抵达天王峰底部,绽放出万丈光芒。

    在达到临界点的时候,轰隆一声巨响,快要成为废墟的天王峰所有一切都被碾碎。

    到最后,光芒散去的时候,天王峰已经不复存在。

    整座山消失不见,大地很突兀的出现一片空地。

    好似整座天王峰被人搬走,没有留下任何迹象。

    “这是什么攻击手段啊!”

    在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后,人们费力的咽下一口口水,发出今生最震撼的惊呼声。

    伍盛、柳剑青、万夜三人都起了鸡皮疙瘩。

    虽然常说通天境有移山倒海的本事,但先不说境界之分,就算是通天境九重天,要想摧毁一座大山,也要出尽全力,方能把山弄垮。

    但是,绝对做不到像这样恐怖,连一点残渣都没剩下。

    而且地面非常平整,没有出现坑洼,这说明这一击的力量是在控制范围之内,意味着还有更恐怖的威力。

    “不知道,一会儿宁昊天来了会做何感想。”

    人们回过神来后,都不由自主想到这点。

    不少人在脑海里面想象着,都但觉得不够精彩,想要亲眼看看宁昊天的表情。

    他们的愿望没有落空,灭世大炮的一击,震动天道门上下。

    那座石山的通道大开,一个个人影不断出现,赶往这边,其中就有宁昊天。

    除此之外,掌教苏秀衣,副掌教姜维,还有天道三清。

    这样的阵容,可以说是十年来都没有的。

    当他们赶到天王峰的时候,一个个神情都很茫然。

    尤其是宁昊天,他在四处张望着,寻找自己的天王峰。

    人们看着他困惑的表情,强忍着发笑。

    而天王峰的弟子面面相觑,不敢上去说明真相。

    最后还是监管天道门的三位长老将事情说出来。

    “我的天王峰,没了?”

    宁昊天一怔,接着看着那片变成平地的地方,和周围的景色格格不入。

    周围熟悉的地势告诉宁昊天,他的天王峰,已经化为乌有,在人世间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江辰!!”

    他那张线条分明的俊朗脸庞扭曲在一起,咬牙切齿低吼着江辰之名。

    “生气吗?动我赤霄峰的时候,可曾想过?”

    江辰从战船跳下,落在一群太上长老和掌教面前。

    “江辰,你可知自己的行为,是在袭击天道门?”副掌教姜维板着脸,冷冷道。

    “哦?宁昊天破我赤霄峰,导致我族人负伤,这又怎么算?”江辰说道。

    “你刚才已经脱离天道门,你所说的,已经无法让我们一视同仁。”天道三清之一的傅红雪语气不善道。

    这些人,曾经对江辰前往圣院感到由衷的高兴和自豪。

    但是,江辰的行为,实在太过分了。

    “天道门三番两针对我族人,将我视为乱石,把宁昊天当成真金,我又为什么要做你们天道门弟子?”江辰说道。

    “忘恩负义,翅膀硬了就说这样的话,真是一头白眼狼啊。”柳剑青骂道。

    江辰面不改色,大声道:“是吗?那我就问问你们,我江辰,在天道门享受过什么修行资源?你们对我又有什么栽培手段?可曾传过我任何功法?”

    这个问题,竟是难住了在场的太上长老。

    “你在我天道门修行,给你赤霄峰”

    “我能住进赤霄峰,是因为我修好天道门的护山大阵,我可以明着告诉你们,就之前大阵出现的问题,如果不是我出手,天道门数十年都会留下隐患。”

    江辰打断一名大长老的话,说道:“成为内门弟子后,我所有的贡献值,来自于我的三种灵丹。”

    “对了,到今日,天道门得到三种灵丹已经有一年多时间,不知道门派得到多少的收益呢?”

    最后一句话落下时,所有的大长老神色尴尬,没有回答。

    尤其是药长老,他都觉得对不起江辰。

    “最有意思的是,你们给我灵丹的分成,还是贡献值,不是元石。对此,我也没说过,就当是报答。”

    “但是,我对天道门忠心耿耿,贡献奇大,你们却是一个个采取着观望态度。”

    江辰一句又一句,让天道门的高层哑口无言。

    天道门对江辰有恩,让他得以成长起来。

    这不假,可江辰对天道门的贡献,远远超过这些。

    换成是其他门派,早就把江辰当成是宝贝供起来。

    事实上,如果不是地势的关系,江辰早就脱离天道门。

    但没办法,十万大山离得天道门太近,他挣扎到今日。

    “你的废话,还真是多啊,既然你有那么多不满,一早干嘛去了?现在说这些种种,只是叫人发笑。”

    一直沉默的宁昊天压抑着怒火,声音冰冷。

    “说起来,宁昊天啊宁昊天,一开始你占据那样大的优势,都让我起来,真是无用。”江辰不甘示弱,嘲讽一句。

    “呵,不过是懒得理会跳梁小丑,你就以为自己有多厉害,也是可笑。”宁昊天不屑道。

    “是吧?那你就是这样不理会的吗?”

    说着,江辰举手一挥,一具尸体从战船落下,落在众人面前时,被一股力量拖住。

    “宁昊天,可还认得你师父?”江辰冷笑道。

    宁昊天眼眸放大,胸口像是重重挨了一下,后退数步,死死盯着袁洪的尸体。

    “江辰!袁洪怎么说也是曾经天道门长老,你太过分了!”柳剑青喝道。

    “没办法,谁让他主动来杀我,不过以你们三位长老的思维,当然是认为我应该站着不动让他杀,很遗憾,让你们失望了。”江辰说道。

    “哼,少在这里阴阳怪气。”柳剑青非常不满,但气势明显弱了下去。

    “江辰,今天,不死不休。”

    忽然,宁昊天的声音响彻在天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