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身披重甲的江辰,手持重剑,以匪夷所思的强大重创袁洪。

    这,就是玄兵计划的威力。

    是江辰用来对付整个黑龙城的。

    袁洪无知的跑来,简直是自己找死。

    一条手臂被斩断,通天境七重天的神威荡然无存。

    “可恶啊!”

    袁洪也是身经百战的狠角色,挨了一剑的他,另外一只手用力点出,击中江辰的胸口。

    这一指,穿透力极强,能在一座大山的任何部位点穿一个窟窿。

    指尖落在江辰心脏部位,雄厚尖利的指力集中一点喷发。

    啪嚓。

    和预料中不同的声响传来,袁洪发现这一击无功而返。

    两根手指剧痛无比,险些断掉,却也只是在铁甲上面留下一个浅浅的印子。

    “就这样吗?”

    看着袁洪又惊又恐的模样,江辰冷笑道。

    “逃!”

    袁洪二话不说,转身就跑,速度飞快,化为一道流光。

    不过,绯月很快就看到他和之前机关鸟的遭遇一样,被无形屏障的拦住,尽管依然是竭力飞行的姿态,却一直在原地。

    “这样就想走吗?”江辰不屑道。

    “阵法?空中哪来的阵法?!”

    袁洪满头大汗,彻底慌了神,他为杀江辰而来,结果见到江辰只能被杀。

    忽然间,袁洪转过身来,死死盯着战船。

    拦住他的阵法,正是战船发出。

    “这艘船这艘船你哪来的?!”袁洪不甘心的咆哮。

    能轻易杀死通天境的兵器,不会是阿猫阿狗都能拥有的凡物。

    “我造的。”

    江辰来到他的身前,巨剑已经举起。

    听到这话,袁洪反应很大,神色复杂,可惜不等他说出内心感受,巨剑落下。

    一名通天境七重天,惨死!

    尸体往下坠落,鲜血洒满长空。

    绯月和李亨镜二人目瞪口呆,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这时,江辰身上的重甲再次分离,成为一块块零件回到战船中。

    重甲,是玄兵计划一部分,也是名字的由来。

    名为玄兵甲,身穿重甲的士兵,被称为玄兵卫。

    在凌云殿,能组建玄兵卫的势力屈指可数。

    那不为人知的铸造技术不提,光是要用掉的材料就无比珍贵。

    一套还好说,可是百套,千套呢?

    在圣域,规模最大的一支玄兵卫也只有三百六十二人。

    江辰的战船玄兵甲,是十二套。

    他刚才所穿的,是唯一将领级别的玄兵甲。

    紧接着,江辰在袁洪尸体落地前给接住,再丢到战船上。

    做完这一切,他才看向机关鸟的两个人。

    “机关鸟已经快要报废,上船吧。”江辰说道。

    绯月和李亨镜没有犹豫,来到战船上。

    “江辰”

    绯月正要说话,却发现身上的几张信纸飞了出去,落在江辰的手中。

    “这什么意思?”绯月不悦道。

    信纸是大夏王朝联络工具,在纸上写好内容,再烧掉的话,就会被另外一方收到。

    “公主,你见识到战船的厉害,在我完成自己要做的事情前,委屈你在战船内待上一段日子。”江辰说道。

    “江辰,公主可是为了帮你!”李亨镜说道。

    江辰耸了耸肩,道:“她帮我的原因,我知道,我也同样知道你的原因,再说,你们也没帮到我,反被我救。”

    “可”李亨镜还要争辩。

    “我这不是在和你们商量,你们没有选择。”江辰打断他的话。

    绯月眼眸一转,想到了什么,道:“你要进攻黑龙城,救你父亲?”

    倘若没见到这艘战船的厉害,绯月是不会相信自己说出这话。

    “是的,若是黑龙城得到消息,有所提防,对我不利。”江辰说道。

    李亨镜这才明白江辰要软禁他和绯月公主的原因。

    “黑龙城和袁洪不同,攻城也和杀人不同,你这艘耗得起吗?”绯月问道。

    “这就不劳烦公主担心了。”

    绯月见他不肯说,还怀疑自己是在打探情报,很是生气。

    “你若是攻打黑龙城,昊天也会对你族人下手。”绯月说道。

    “所以我要先回天道门,将他解决啊。”

    江辰理所当然的语气让绯月意外,道:“天道门不会让你用战船动手的。”

    “我有说过要用战船吗?你就在船上好好看看,你未婚夫是如何死在我手上的。”

    江辰说完,战船开始提速,短短几秒的时间,便以机关鸟数倍的速度飞驰。

    此时此刻,天道门。

    所有人都惊奇的发现天王峰那根金黄色光柱突然消失,收回到峰顶。

    在沉寂中,天王峰又发出雷霆般的巨响,一股强有力的气浪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出关了!

    天道门的人反应过来,不少弟子振奋激动。

    与此同时,赤霄峰也很不平静,一艘艘飞行船到来。

    “江府的鼠辈,滚出来!”

    “江峰,你欺负我的师弟,出来一战!”

    “江府的人,皆是来自十万大山的野蛮人,自从你们到来后,天道门屡次发生盗窃之事,今日特来严查。”

    这些弟子来的出人意料,兴师问罪,把赤霄峰和江府的人骂得狗血淋头。

    在他们嘴中,江府的人都是罪大恶极,不可饶恕。

    又过了一会儿,他们统一口径,提出要求。

    那就是赤霄峰撤掉阵法,放他们进入,将恩怨说清。

    赤霄峰的人不是傻子,一旦失去阵法的保护,那就是任人宰割。

    或许不会在门派发生屠杀血案,可看这声势,明显是要搞残搞伤,再赶出天道门。

    之后,就是他们的灭顶之灾。

    令人绝望的是,这样的动静,不见门中长老出现。

    “还好在那之前,把部分人送回南风岭。”

    赤霄峰上,范屠庆幸想到,在光柱出现后,他就察觉到不妙,把江府弟子送回,同时调来不少的风行卫。

    “一旦被赶出天道门,南风岭和天道门的关联就会中断,到那时,南风岭也将面临灭顶之灾。”

    想到这里,范屠很是悲哀。

    他只能期待着少主不要在这时回来。

    因为回来,也无力改变这一切,只有少主还活着,南风岭就没有灭亡,有东山再起的一天。

    作者的话:推荐本人,也就是牧之的完本作品八荒武神,也是难得的精品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