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现在去天道门,取信他们要时间,前来救援又要时间。我们直接绕回去,通知江辰。”

    四人惊讶间,绯月又说道。

    这下,轮到易水寒四人说不出话来。

    回去?

    一旦被袁洪发现,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江辰是天道门最得意的弟子,又是英雄殿的人,袁洪都要杀,更何况他们。

    去天道门通风报信,没有风险,他们会毫不犹豫那样做。

    可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救江辰,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尤其是这话出自宁昊天未婚妻的嘴中,实在是出乎他们意料。

    “公主,这太危险了,我看那袁洪就要失去理智,要是被刺激到的话,不堪设想啊。”

    “虽然说见死不救不光彩,可也要量力而为。”

    “从半年前登上飞行船起,也就沈欢和江辰说过几句话,这半年来,他可是和我们没有任何交集。”

    除了李亨镜,其他三人都表示拒绝。

    “我不勉强你们,我会将你们放下。”

    绯月细长的柳眉一皱,没有勉强他们,她要救江辰,是出于私心。

    不等四人说话,机关鸟已经落在山中。

    易水寒、吕飞、沈欢三人果断跳了下去,倒是一直犹豫不决的李亨镜做出选择,道:“公主,我和你一起去。”

    这话让其他三人意外,也很尴尬。

    “好。”

    绯月没有墨迹,操控着飞行船掉头,尽量偏移刚才袁洪去的方向。

    “你们说,绯月公主为什么这样在意江辰?”

    “当初圣院比试,她可是败在江辰手中。”

    “她还是宁昊天的未婚妻啊。”

    留在原地的三人目送着机关鸟离开,互相讨论起来,虽然都是热血男儿,也被这当中的八卦吸引。

    印象中,到了圣院以后,江辰和绯月公主也是不断发生着冲突。

    会不会就是因为这样,摩擦出火花?

    “完了。”

    忽然,易水寒发现了什么,指着还没消失在视线尽头的机关鸟。

    又一次被拦截下来,停在那里不动,尽管离得很远,他们还是看到机关鸟的上空有一个黑点,凝目看去,能看清是一个人的轮廓。

    毫无疑问,那是袁洪。

    绯月刚一行动,就被袁洪发现。

    “毕竟,是通天境啊。”

    “是通天境五重天之上的存在,可不像绯月公主那样停留在初级阶段。”

    “还好我们没去。”

    三人庆幸自己的决定,倒也不感到羞愧,毕竟这种事帮了是人情,不帮是道理。

    就是可惜了李亨镜,绯月或许不会死,可这位公子榜榜首,那就不一定了。

    “公主,我不是叫你们离开吗?”

    袁洪整张脸无比的阴沉,蕴藏着可怕的怒火,随时都会发作。

    “前辈,我们想到有东西忘在圣院,想要回去拿。”李亨镜硬着头皮说道。

    “呵。”

    袁洪那张方脸露出一丝冰冷的弧度,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李亨镜身子一震,面如金纸,一口鲜血猛地吐出。

    “李家的,你真以为我袁某人到这时,还忌惮你们李家,或是什么势力吗?”

    “都是那该死的江辰,把我逼到绝境,使我成为过街老鼠。”

    “以前那些可笑的家伙见到我都是毕恭毕敬,现在一个个都敢在我面前说风凉话。”

    “在我面前装孙子的家伙,也敢扬言报仇!”

    袁洪一句接着一句,原本晴朗的天空变得乌云密布,雷声滚滚。

    袁洪是通天境,就算不是太上长老,也是通天境的强者。

    可是,通天境也有着自己的江湖。

    他的仇敌,也是通天境,失去天道门的庇护,一个个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哇!”

    袁洪发怒时,李亨镜更加的痛苦,血就跟不要钱一样吐出来。

    已经是通天境的绯月知道他承受着袁洪的威压,身子就好像被一座大山给压着。

    “前辈,请收手!”绯月大声道。

    她的话起到作用,李亨镜终于得以喘息,但也只剩下一口气。

    “公主。”

    袁洪眼睛眯成一条缝,浓眉拧起,道:“你是我徒儿的未婚妻,为什么要帮助江辰?”

    “我没想过帮他。”绯月辩解道。

    “你不要想着骗我,你刚才的那些话,我都听到了。”

    袁洪的一句话让绯月脸色大变,辩解不能。

    “你似乎很在意江辰的死活?甚至不惜以身犯险吗?”

    袁洪步步紧逼,缓缓落下。

    “你虽然是昊天的未婚妻,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可如果你背叛昊天,我将会用最残忍的手段将你折磨致死!”

    绯月的脸色渐渐发白,胸膛快速起伏,但依然觉得呼吸困难。

    “前辈!”

    绯月咬破舌尖,血腥味弥漫口鼻,化解部分压力,趁机道:“你是如何得知我们今天回来,而且会走这一块?”

    天大地大,又都会飞,地形什么的不用考虑。

    但是没有导航,到处乱飞,天知道会偏离目的地多少。

    故而,今天的路线就是半年前来的路线。

    路线和日期,都是秘密,是她和其他四人决定的,只和家里通过信。

    所以袁洪很有可能是大夏王朝派来的。

    更有可能是宁昊天安排的杀招。

    这点,她从一开始就想到,也是她要冒死相救的原因。

    “皇室已经知道江辰是英雄殿的人,不会这样做的。”

    “只有早已经存在的仇恨和恩怨,就算江辰死,英雄殿也不能说什么。”

    “更何况,黑龙城不知道这点。”

    绯月虽然傲娇,公主脾气,却也不傻,经过推敲揣摩,肯定是黑龙城派袁洪来的。

    极有可能,是宁昊天亲自安排。

    “不会的。”

    绯月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可能性。

    在她心里,宁昊天是个顶天立地的天才,虽然发生神脉的事情,但她也认为是黑龙城的决定,宁昊天被迫接受。

    这样半途截杀,和她心中的印象不符。

    哪怕是生死决战,江辰死于宁昊天之手,她也不会因为失去奇脉开发之法,而去怪罪自己的未婚夫。

    可是,像这样

    “昊天,难道江辰嘴中的你,才是真正的你吗?”

    突然间,袁洪的一句话令她眼眸扩大。

    “公主,看来你是发现了什么,那么,我就不能留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