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人来到院子里。

    江辰一边沏茶,一边听着绯月的讲述。

    在说到尊藏之前,绯月先问江辰对皇权的看法。

    “皇权,号称是至高无上,统领天下,早在英雄时代之前,皇权就已经存在。”

    “随着英雄时代的结束,皇权更是达到如日中天的程度。”

    “可是,不断强化的皇权,仍然逃不过盛极必衰的结果。武权崛起,和皇权抗衡。”

    最好的例子,就是天道门和大夏王朝。

    “没错,曾经的大夏王朝,统领着整个火域,火域十强宗门,也要年年进贡,俯首称臣。”绯月说道。

    江辰好奇道:“公主为何和我说这些?和尊藏有关吗?”

    “是的,在皇权最鼎盛的时期,各域的王朝都被一个巨无霸的王朝统领,那时候的大夏王朝,只能算是大夏郡国。”

    “这个巨无霸王朝,就是神龙王朝,因为最后的帝王昏庸无道,导致民不聊生,被圣院给推翻。”

    “至今,在龙域还有神龙王朝的残余力量,听说邪云殿的背后主人,就是曾经神龙王朝的皇子。”

    随着江辰将滚烫的热水倒在茶具上,升腾起一股热气,夹带着淡淡茶香。

    绯月见他这样,就知道自己偏离主题,马上道:“神龙王朝被覆灭之时,七位王族亲卫带着数不尽的宝物埋葬在大陆各处。”

    “王族亲卫都是尊者级别的强者,所以又称尊藏,目的是掩人耳目。”

    “打造一个宝藏,不是件轻易的事情,所以七位王族亲卫找了当时几个忠心的郡国协助。”

    绕来绕去,江辰终于听明白了,种种疑问也冒出来。

    “大夏王朝,就是协助的郡国之一?”

    “是。”

    江辰轻轻一笑,道:“这样的大事,应该是大夏王朝头等要事,若是真有藏宝图,为何大夏王朝不去找,反而由着公主殿下主导?”

    “你会错意了。”

    绯月并不意外他的质疑,变得神圣庄严起来,道:“宝藏,是留给神龙王朝的皇室,大夏王朝得到的,只是协助和守护的奖励。”

    “当然,虽然只是部分,但对今天来说,依然是富可敌国的财富。”

    江辰早知道她对崇尚皇权,也不意外她这样说。

    “那么,我的问题还是一样,大夏王朝怎么没去拿这部分奖励?”

    “我还没说完。”绯月略带不悦,毕竟是公主脾气。

    “请。”江辰不以为然,将泡好的茶递到她面前。

    “尊藏不是想取就取的,必须要皇室正统,不仅是大夏王朝的正统,还要是神龙王朝的正统。”

    “各域的郡国,都会和神龙王朝的皇室联婚。”

    听到后面一句,江辰恍然大悟,他怎么说两种皇血还有正统的说法。

    “正如传承世家的血脉,纯正程度不受控制,故而这些年,大夏王朝得到的地图都不完整。”

    绯月说到这里,见到江辰又要开口,抢先道:“你是不是又要问皇血的纯正和地图完整有什么关联是吧?”

    江辰耸了耸肩,表示就是这样,只有弄清楚这点,他才会试着去相信尊藏的说法。

    “我给你看就明白了。”

    绯月眼神流露出一丝犹豫,但来时早已经下定决心,所以干脆的站起身来。

    “你这里,确定不会被外人窥视吗?”在开始之前,绯月问道。

    江辰以为她是被人探听到秘密,自信道:“你放心吧,我的院子布有阵法,没有我许可的人,是进不来的,神识更不用想。”

    “那好。”

    绯月转过身去,背对着他,做出一个惊人的举动。

    她伸手解开背后衣服上的系带,在江辰惊讶的目光中,露出光滑的玉背,没有一丝赘肉,白皙如玉。

    江辰这才发现她穿的衣服早有准备,系带解开,双手抱在胸前,就不会露出多余的美色。

    “我信不行吗?不用脱衣服啊。”江辰轻笑道。

    “瞎说什么,注意看。”

    绯月没好气道,话音一落,肌肤发生变化,好像墨水在纸上扩散,一幅占据着整个玉背的地图出现。

    “只有皇血纯正者,地图才会全部显形,占据着整个后背,之前皇室的人,都是三分之一不到。”

    尽管背对着自己,江辰能猜到她脸上自豪的神色。

    在他要细看地图的时候,地图又迅速消失,什么都没剩下。

    “现在,你相信了吗?”

    绯月转过身来,双臂夹着衣服,同时伸手去绑系带。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的原因,弄了好久都没系上。

    “我帮你吧。”

    江辰看不下去了,来到她身后,此时衣服已经合上,只剩下带子没系,所以也看不到什么。

    故而,绯月没有拒绝,只是这亲密的动作,令她本来就绯红的脸变得红扑扑的。

    “江辰”

    在沉默中,应无双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门口,明亮的眼睛在见到院子内的两人时候,迅速黯淡下去。

    绯月衣衫不整,脸蛋通红,江辰站在她的身后,在绑着系带。

    是人都会浮想连连,应无双也不例外。

    尤其是应无双注意到绯月的临时令牌,知道她是圣院的弟子。

    “无耻!下流!”

    应无双大骂一声,不给江辰解释的机会,转身离开。

    在英雄殿,会有一些弟子利用身份的关系,以此来勾搭圣院的女弟子。

    曾经担任风纪队队长的应无双经常遇到有圣院女弟子哭哭啼啼跑来找她,说自己被人欺骗感情。

    她没想到的是,江辰竟然也是这样的人。

    三项测验的工具,让江辰在英雄殿的地位发生翻天覆地变化。

    走在路上,都会有弟子热情地打招呼。

    应无双心想恐怕就是因为这样,江辰开始膨胀。

    她心里,很失望很失望,尽管当她意识到两人的关系不足以去指责这样行为的时候,也不肯原谅江辰。

    “你不是说没有你的许可,别人不会进入你院子吗?”

    绯月也被刺激到,自己飞快的绑好系带,不忘质问江辰。

    “她有特例,能自由进入。”

    “呵,没想到你魅力还真大啊,这才来到英雄殿多久。”

    绯月讥笑道,应无双伤心的模样,又可以自由出入江辰住处,她不难猜到两人的身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