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来到无人处,慕容鸢再也忍不住,大发雷霆,宣泄着心中怒火。

    身边女弟子离得远远的,不敢靠近,不敢说话。

    “难道,难道是剑飞暗地里一直在帮助那贱人?”

    这不是没可能的,派去破坏应无双修行的人剑盟弟子,默剑飞又是剑盟盟主。

    唯有这样,才能解释今天发生的事情。

    “可恶啊,应无双啊应无双,你是自找的!别怪我心狠手辣!”

    慕容鸢下定决心,要让应无双好看。

    周围的女弟子面面相觑,知道慕容鸢是要用极端手段,以她的能耐,确实能做到。

    她们对应无双充满同情。

    忽然间,一道剑光突然来到,是默剑飞。

    他的到来让慕容鸢一怔,随即冷着脸背过身去。

    “你们先退下吧。”默剑飞说道。

    四个女弟子也没犹豫,转身要走。

    “别走,你们不用听他的话。”

    可是,慕容鸢将她们叫住。

    “鸢儿”

    默剑飞皱了皱眉,颇为不悦。

    “你来干什么?不去找应无双谈心吗?对了,她今天获得三项优等,你不去恭喜吗?还是说,你已经知道?”

    慕容鸢冷笑连连,语带讥讽。

    “我正是为此而来。”默剑飞说道。

    “是吗?”慕容鸢倒想听听他会说什么。

    “我劝过你,不要做得那么绝,一次修行机会都不给人家”

    默剑飞的话叫人意外,他竟然不是来道歉的,反而是指责。

    “默剑飞,你到底什么意思!”慕容鸢冷喝道。

    “慕容师姐,我们先离开了。”

    其他四女察觉到不对劲,想要离开避嫌。

    “不用,你们就待在这!”慕容鸢一声令下,让她们不敢乱动。

    这也让默剑飞失去最后的耐心,道:“你以为我是来干什么的?向你认错的吗?告诉你,那些被你派去捣乱的人,全部被逐出英雄殿。”

    慕容鸢很意外,但马上又不以为然,讥笑道:“这贱人三项优等,就趁机告状吗?”

    默剑飞见她如此,忍不住摇头,无奈道:“慕容鸢,你也被逐出英雄殿。”

    “什么?不可能!”

    慕容鸢完全不信,情绪激动,道:“一个贱人,也想把我踢出英雄殿?”

    可是,默剑飞的沉默渐渐让她动摇,不由慌了神,看向其他四个女人。

    四女也是摇头,和她同样震撼。

    “是刚才下的通知,江辰造出顶尖的修行器具,引起殿主重视。”默剑飞说道。

    “顶尖的修行器具?”慕容鸢不解道。

    “没错,英雄殿的静心湖、千丈飞瀑相比起来,就跟小孩子玩具一样。”

    “那也不能逐出我啊,把器具买下来就是,凭什么受江辰要挟?”慕容鸢明白了应无双今天表现的原因,极度不甘心。

    “江辰不卖,也不献给英雄殿,但出借给英雄殿的弟子,但是,剑盟的人不借。”默剑飞肃然道。

    “他的器具真有那样厉害?”

    “没错,而且他对器具有绝对的控制权,别人使用,要看他愿不愿意,这会功夫,已经有人退出剑盟。”默剑飞说道。

    听到这里,慕容鸢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有什么大不了的,英雄殿想要逐出我?不可能,我主动退出!”慕容鸢说道。

    “你惹出这样的麻烦,就要这样离开吗?”默剑飞气得不轻,尽管他知道自己未婚妻没责任心,凡事都以自己为中心。

    “呵呵,江辰算什么东西?落后地域来的人,造出来的东西或许有些用处,可他能一直掌握着?就算英雄殿愿意,我也会让家族去请大师破解。”

    默剑飞心想到那时,他剑盟都已经解散。

    可是,现今也没其他的办法。

    江辰并不担心自己的东西被人破解,因为,他相信没人能做到。

    在都月把自己的嘴给打肿后,江辰和大长老以及殿主进行严肃的商谈。

    首先,江辰把英雄殿给自己的英雄卡退还回去。

    殿主问他有什么其他条件,江辰提出在他返回火域的时候,能有一位尊者级别的强者帮忙救父。

    但被殿主婉拒,说英雄殿之所以被推崇,就是不介入私人恩怨中。

    谈到这里的时候,陷入僵局。

    在那之后,殿主说道:“江辰,你想过英雄殿这样在意奇脉开发之法,是打算用什么?”

    “哦?”江辰表示不明白。

    “能改变通天境间的弱点,这很关键,会让整个大陆的人疯狂。但是,英雄殿从来没想过拿来获取巨额力量。”

    “英雄殿要做的是,聚集一股力量,抵御邪云殿。”

    听到这里,江辰明白这是想通过大义说服自己。

    他想了想,大胆道:“殿主,财富,只是权利的附属品。”

    此话一出,周围的大长老脸色大变,因为江辰这话就跟惊雷一样。

    “放肆!”

    水元大喝一声,眼中直冒怒火。

    “慢。”殿主将他叫住,因为江辰明显还有话要说。

    “我江辰,不是唯利是图,也不是不知道感恩的人。”

    江辰深吸一口气,道:“我只是,不满意雪眉大长老之前的态度,好像我应该这样做,甚至还占了英雄殿的便宜。”

    “大义,恩情,我心里有数,不喜欢别人通过这两样绑架我的行为。”

    “有时候,我本来想做的事情,因为一些原因,可能就不会去做。”

    “比如说,我打算将奇脉开发方法免费分享英雄殿,刚才提出的要求,只是身为人子的无奈。”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但不希望有人认为我出身低微,就以为我什么都不懂。”

    说到这里,雪眉等几位负责江辰金龙卡开销的大长老非常尴尬。

    “我在这小半年里,进展神速,多亏圣院和英雄殿,八条奇脉的开发方法,我会一一分享给英雄殿,但是三项修行器材的技术,又是另外一回事,不过三项器材,可以免费给英雄殿使用。”

    “之所以针对剑盟,是我身为一个男人,该有的反击手段。”

    话音一落,大长老和殿主不知该如何回应。

    江辰的觉悟,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料。

    “奇脉之法,分享英雄殿修行器材,只要我一直是英雄殿一员,英雄殿免费使用。”

    “这是我的回报。”

    在江辰走后,殿主和大长老相视无言。

    良久后,水元感叹道:“江辰的为人,独一无二。”

    连他都说这话,其他大长老都吓得不轻。

    “是我们在一千万额度上过于计较,造成误会,更是侮辱他,我有错。”雪眉感叹一声,羞愧的低下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