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应无双身子一沉,精致的脸蛋儿没有多余表情,全神贯注。

    气海的天之环一运转,秀发飘舞,疾风涌动,环绕周身,从下而上,卷向青天之巅。

    仿佛陷入静止中的水缸有了动静,波纹一圈圈扩散,直至边缘。

    “嗯?”

    在场的人神色微变,收起轻视之心。

    波纹扩散的很有规律和节奏,说明应无双对天之环的控制力非同一般。

    “切。”

    慕容鸢也是颇为意外,然而神情依然保持着轻蔑,这只不过是开始罢了。

    随即,缸中的水开始顺时针旋转,一圈圈波纹化为白龙,开始不停翻滚。

    应无双提起一口气,手掌往下一压。

    水流好像挨到鞭子的骏马,蓄力奔驰,越来越快,手掌下很快形成一个漩涡。

    此时,若是凝视水流的运转,都会感动眼花缭乱。

    在无数的震撼目光中,应无双突然收手,水流借着惯性依然在转。

    一圈。

    两圈。

    三圈。

    三十四圈!

    每个人在心里数完后,纷纷看向周围的人,当看到一双双同样震撼的目光时,知道自己没有数错。

    水缸的水不是普通的水,比钢铁还沉,偏偏韧性十足。

    倘若测验的人收力,不管之前水流多么迅猛,都会在极快的速度静止。

    故而在英雄殿判断的成绩出来之前,每个人都会先在心里数数。

    十圈,正常成绩。

    二十圈,优秀者。

    像刚才慕容鸢,也不过是二十一圈。

    结果应无双倒好,行如流水般完成这样的成绩。

    众人看向旁边的公告栏,中间那块牌子上,多出应无双的名字。

    她第一项测验的成绩为:优等。

    和圣院一样,评级的标准中,有着隐藏的成绩。

    优良之上,为优等者。

    有三十四圈在前,人们内心的波澜不算太大,他们只是齐刷刷地将目光看向慕容鸢。

    轻蔑的神情已经从她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难以置信。

    这反应暴露在众人面前,就跟黑暗中的阴森生物突然暴露在烈日之下,无所遁形。

    尽管慕容鸢反应后竭力掩饰,依然狼狈。

    “一定是这段时间专注于一项!测验是要看弟子的综合表现,而不是一枝独秀。”

    慕容鸢身边的女弟子开口了,试图挽回颜面。

    这话深得慕容鸢的心,让她继续留在原处。

    对此,应无双不予回应,直接开始第二项,她要用事实让这些人闭嘴。

    “长老,想好一会儿道歉该说什么了吗?”

    江辰来到同样目瞪口呆的都月身边,轻笑道。

    “哼。”明白他什么意思的都月咬了咬牙,还没死心,等待着第二项。

    第二项测验,是爆发力。

    通天境功体在顷刻间调用的力量!

    测验的工具十分简单,一根立在广场上的铜柱,高十丈,一个人能抱住。

    铜柱表面十分光滑,能映出模糊的镜像。

    测验的人全力打在铜柱上,就能得出结果。

    铜柱外围的地上画着一个圆圈,直径一米,测验的弟子必须站在里面,保证公平。

    不然的话,一些弟子从千里之外奔袭过来,产生的动能可就不属于爆发力。

    经过第一项,应无双找到了自信,也不紧张,只要全力发挥即可。

    “他,到底是什么人。”

    开始前,应无双看向江辰,后者嘴角挂着习惯性的笑容,她第一次觉得有魅力。

    想到这里,应无双抿了抿嘴,将古怪的情愫给压下去。

    再次抬眼时,脸庞只有专注。

    爆发力,有很多讲究,和情绪有关。

    所以,铜柱在她的眼里,变成了默剑飞,向自己告别后被拒绝,然后是往日和慕容鸢的嬉闹情景。

    紧接着,画风突变,默剑飞在和慕容鸢说着自己是多么无耻,主动勾引。

    昔日的好友不听自己任何辩解,甚至于,哪怕是知道自己是无辜的,也无法接受未婚夫看上闺中好友,从而露出最狠毒一面,把自己往死里整。

    倏忽,应无双出手,如一匹怒马撞向铜柱。

    砰地一声,双掌拍在铜柱之上,气劲暴动,天地震撼。

    没看清的人还以为突然打雷,扬起的灰尘更是弄得不少人咳嗽。

    呵。

    寂静中,银铃般的笑声响起,让所有人摸不着头脑。

    接着,他们就看到应无双神态和以往完全不同,俏脸上正有着灿烂的笑容,露出一排整齐的贝齿。

    人们愣住了,两个念头先后在脑海中浮现。

    “原来,应无双会笑。”

    “天啊,她笑起来真好看。”

    印象中,应无双永远板着脸,像是和谁都有深仇大怨似的,对谁都没好脸色看。

    可现在,竟是如此的明媚阳光,众人都有一种发现绝美风景的感触。

    应无双被看的不好意思,笑容敛住,颇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朝江辰的方向看去。

    江辰很高兴,刚才那一下,彻底让应无双发泄出来,恢复本来的面貌。

    “哇!又是优等!”

    光顾着惊讶,倒是忘记看成绩。

    在成绩栏上,应无双第二项测验,同样是优等。

    这下,已经不用第三项,就已经把慕容鸢比下去,哪怕第三项只是合格。

    此时此刻,慕容鸢心情是复杂的,尤其是刚才应无双发生的变化。

    她一挥衣袖,转身就走,不想再看下去。

    至于测验的奖励,她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走了?不等我向你道歉,跪下来亲吻你脚背了?”

    可是,江辰那讨厌的声音紧随而至,不肯放过她。

    “你要亲就来啊。”

    慕容鸢气得不可开交,不顾形象,转身将右脚抬起。

    这倒是江辰没想到的,耸了耸肩,道:“可惜啊,赌注和你无关。”

    他的赌注,是都月亲自承认自己的错误。

    慕容鸢不需要做什么。

    故而,慕容鸢在身边女弟子的劝说下,扬长而去。

    至于当了她赌注的都月,她当然不在乎。

    意识到这点,都月的心就像是打翻了五味**。

    非常后悔被当是赌注。

    可是,他根本没后悔的机会,江辰打开玉简,播放那天他在凉亭说过的话,那套尊贵和卑贱的说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