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剑飞,难不成这把破剑比人家还好看吗?”

    慕容鸢哀怨的看着身边的人。

    豪华的包厢内,只有这对婚约恋人,连商会的人都被赶了出去。

    慕容鸢身边放着一件单薄的斗篷,一身火红的紧身长裙,露出雪白的脖颈,弯腰时有一道诱人曲线。

    面对恋人的神情,当真是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可是,默剑飞目光始终不离开那把练功剑。

    直到听到这话,他才看向自己的未婚妻,将窗帘拉上,紧挨着慕容鸢坐下。

    “剑,不及你万分之一。”默剑飞认真道。

    一句话让慕容鸢心花怒放,笑得花枝招展,香喷喷的娇躯倒向默剑飞怀中。

    她仰躺着看着默剑飞脸庞,道:“听说你挑断江辰的右手手筋?”

    “一个无知的小子仗着英雄殿,就以为自己是个人物。”

    默剑飞手指温柔地拂过未婚妻的脸蛋,道:“没杀他,已经是我的仁慈。”

    “我不喜欢你仁慈,我喜欢的人,要狠!找机会,杀掉他。”

    慕容鸢依然在笑,却是杀气四溢。

    “会的。”默剑飞平静道。

    “那么,这把剑,就当是我奖励你的。”

    说着,慕容鸢从他怀里起身,来到窗前,道:“无聊的人已经放弃,开始吧。”

    她按下窗边一个按钮,神情高傲。

    顿时,拍卖台上的音霜说道:“仙字四号包厢叫价八千万一百万。”

    到了这时,每次竞价都会停顿几秒。

    这不是一笔小数目,要好好想清楚。

    叫价依然继续,但除了慕容鸢,其他的叫价都很分散。

    不难看出慕容鸢势在必得的决心。

    慕容鸢拉开帘子,让那张美丽的脸庞展现在好奇者的目光中。

    能清楚看到她脸上的骄傲之色。

    “慕容家的。”

    不少人认出她来,引起一阵窃窃私语。

    “这个慕容家很了得吗?”江辰问道。

    “大师,慕容家是传承世家,如今龙域的传承世家中,名列前茅,财力雄厚。”

    “传承世家啊?”

    “是啊,因为传承世家延续血统的不稳定性,每个传承家族的实力都会在几十年内起起落落。”

    “有时候沉寂十多年的传承世家,突然冒出来一个血统纯正者,立马就能带领家族崛起。”

    “而一直处于顶尖传承世家的,不多。”

    江辰很感兴趣的样子,问道:“那除了慕容家,还有哪个世家实力一直强盛?”

    “龙血慕容,天凤高家,神龟孤独。这三家是龙域实力最强的。”

    “传承世家不都是彼此联婚吗?这默剑飞,不是传承世家吧?”

    说到这个,林荣迟疑一会儿,接下来要说的话被慕容鸢听到,肯定是不小的麻烦。

    不过想到这位出云大师不像是多嘴的人,便道:“慕容鸢小姐体内的龙血太过稀薄,无须和其他世家联婚。”

    事实上,只有传承血统足够纯正才会进行联婚。

    要不然传承世家每个弟子嫁过来,嫁过去的,不用十年就会成为一家人。

    当年高家反对高月和江清宇在一起,就是因为高月凤血纯正度是百年难得一遇。

    “她的未婚夫默剑飞公子,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他的师父乃是位大尊者。”

    “大尊者?”

    江辰心中一凛,没想到默剑飞来头这样大。

    别看都是尊者,大尊者是不同的。

    就好像王和皇的分别。

    这时,价格已经到了九千万,拍卖会场一片安静。

    “九千一百万。”

    和气氛相反的,是慕容鸢果断的叫价。

    在一片窃窃私语中,各大势力皆是摇头,音霜开始敲锤定音。

    “大师?”林荣示意道。

    “嗯。”江辰点了点头。

    “九千二百万。”林荣响亮的声音打破拍卖会场的沉默。

    一道道目光聚集过来,想看看来自仙字一号包厢叫价的人是谁。

    不过,窗帘没有拉开,神识探入不进,无法得知是谁。

    可以确定的是,在之前叫价中,这个包厢一直没有动静。

    在最后关头开口,是势在必得,还是有意捉弄?

    慕容鸢满不在乎,几乎没有间隔的跟上。

    然而,仙字一号包厢也是一样,两人像是杠上。

    转眼间,价格到了九千五百万。

    慕容鸢有些不悦,也不再按钮,喊道:“一亿!”

    直接加价五百万,是要喝退对手。

    可是,仙字一号包厢不受影响,依然加价一百万。

    “一亿零五百万。”慕容鸢冷冷道。

    “一亿零六百万。”

    “你是在和我作对吗?”

    慕容鸢不快了,冰冷的目光看向仙字一号包厢。

    窗帘拉开,一个英俊的青年站在后面,朗声道:“公平叫价,何谈作对?”

    “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能耐。”慕容鸢冷笑道。

    很快,江辰的包厢传来敲门声。

    林荣并不意外,过去开门,和外面的人交涉一番后,回到江辰身边,道:“是要核对大师财力的,在我担保下,已经退去。”

    要想确定江辰是不是捣乱,只要确定他有没有这个财力。

    倘若没有,价格就会回到一开始慕容鸢的九千一百万。

    “一亿一千万。”

    江辰点点头,很爽快叫价,道:“若是舍不得,趁早放弃吧。”

    这个价格,已经超出很多人的心理预期,慕容鸢也不例外。

    “一亿一千一百万。”

    不过,慕容鸢不会就这样轻易让他得逞,也一百万一百万的叫价。

    “一亿一千五百万。”

    “一亿一千六百万。”慕容鸢得意道。

    “唉,既然小姐这样喜欢的,也罢。”

    说着,江辰身影消失在窗边,在软塌坐下。

    拍卖会场气氛怪异,一个个大眼瞪小眼。

    这人来势汹汹的,本以为会是场搏杀,没想到这么快放弃。

    尽管放弃的理由和所说的话叫人信服,可这平白无故就让慕容鸢多出一千多万,令人浮想连连。

    “鸢儿,你认识那人?”默剑飞问道。

    “没见过,随便了。”

    话是这样说,慕容鸢还是满脸不爽。

    一抛千金,豪气万丈是一回事。

    可被人当傻子戏弄损失又是另外一回事。

    现在,慕容鸢就有种这样的感觉。

    默剑飞撇了撇嘴,慕容鸢是为他买下练功剑,吃了一肚子气,他自然也是不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