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星斗术》蕴含着大道至简的道理,将神力凝练成球,再通过各种变化打出去,每一颗星辰球都有一颗星辰的力量。”

    某处空间,江辰本尊正在参悟着仙术。

    要想在一场战斗中明悟仙术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现在是时间屋中。

    外面一分钟,里面一个时辰。

    不比师姐,他对时间之力的掌握还不够深入。

    这样的时间屋是他极限,而且只能维持一个时辰。

    故而,江辰法身要坚持一个时辰。

    否则的话,甄璃绝对会找到本尊,打入时间屋,把他给揪出来。

    水月神宫,看着手握十颗星辰的甄璃,每个人绷紧着神经,心跳如撞击。

    “加油啊!”

    秋灵素全神贯注,默默期待着。

    如果不是父亲阻拦,她肯定会要为其呐喊助威。

    水灵光没有那样的顾虑,因为之前高喊着口号,暴露自己,水月神宫不会放过她的。

    这让秋灵素很羡慕。

    “去!”

    甄璃双手狂舞,星辰拳全都打了出去。

    十颗弹丸般的星辰拳在半途中互相碰撞。

    每次撞击,前面的星辰球就会获得充能。

    呼声变成咆哮,化为一道道闪电,如无情刀锋杀出去。

    江辰依然没有示弱,紧握黎明剑,一口气连出数剑。

    每一次,剑锋都精准无误打在星辰球之上。

    五颗威力最为强劲,几乎同时来到他身前的星辰球也同时被挑开。

    “他竟然还能把时空神力运用于剑中?他到底是什么人?”

    甄璃再次一惊,手印飞快变化。

    后面的五颗星辰球哗啦一声,结合成一颗硕大的黑球,好似黑洞似的,吞噬着光线和虚空。

    不管江辰剑锋如何了得,这次的黑球都能给予重创。

    “无名诀·剑十六!”

    然而,江辰刚才的表现远没有到极限。

    十六式剑招发动,黎明剑长啸一声,剑芒化作一道耀眼的神虹。

    “造化和混沌神力结合使用,并以剑道施展?”

    甄璃目瞪口呆,心想江辰上一世是不是剑中王者,否则怎么会这般恐怖。

    神虹正中黑球,将其打爆,化作齑粉。

    不过,这一剑的威力也用尽。

    并且,如果江辰反应要是慢半拍,黑球来到近前时,还遭到一定程度的重创。

    “仅是这点程度还不行啊。”

    江辰说道:“不要再藏着掖着,使出全力吧。”

    他知道甄璃肯定会有所保留,众目睽睽之下,又怎么会尽出底牌。

    可现在,就算甄璃不愿意也要施展。

    否则,她拿不下眼前这位仙王。

    “扫把星!”

    甄璃大喝一声,她不是在骂人,而是施展仙术。

    虽然名字听上去很怪异。

    然而,她动作刚刚展开,江辰就知道不简单。

    “永恒第二式!”

    江辰先发制人,剑锋笔直指出去。

    算起来,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出击。

    剑势如虹,快如鬼魅。

    “你或许仗着自己的剑和独特的秩序力量撑到现在,但你主动进攻,就会发现和仙皇的差距。”

    甄璃说话,没有停下施展可怕的仙术。

    江辰重叠空间,逆转时间的剑锋到了她周身,被一股奇异的能量磁场尽数挡住。

    不管剑锋如何发威,都难以突破。

    “差距啊。”

    旁观的人到这时最直观发现江辰和甄璃的差距。

    江辰刚才表现不错,挡下数次攻击,没有像其他仙王那般,以至于让他们有所期待。

    现在看到这一幕,才明白江辰能做到的仅是撑下来,还不知道能撑多久。

    尤其是在甄璃甩出扫把星时,每个人的心都是提起。

    扫把星同样是一颗星辰球,不同的是要大不少。

    而且,光芒透露出绝望、不幸和悲惨的气息。

    虽然是对着江辰攻击,可注视着扫把星的人无不是失魂落魄。

    尤其是那些星圣旧部,更是想要掩面痛哭。

    “呼!”

    “剑十七·伐!”

    江辰全神贯注,施展出闭关十年来最终成果。

    剑十七到剑二十一。

    意味着《无名诀》近似于完美。

    这最后五式,蕴含着终极奥义。

    十七到二十一,威力并不依靠着顺序来划分。

    每一式都有着独特威力。

    比如说剑十七,是他结合自身各种神力的最强攻击。

    造化、混沌、轮回、时间、空间、命运等秩序力量涌入到剑中。

    难以相信他是如何做到平衡和发挥出奇效的。

    反正,感受到黎明剑所散发出来的剑光,甄璃心头狂跳。

    最终,冰锥状的剑芒破天灭地,在天地中掀起激浪,正中扫把星。

    扫把星受阻,停滞不前,被剑尖点中的部位要崩裂趋势。

    “哼。”

    甄璃忽然一笑,眼中尽是残忍。

    扫把星,躲之不及,不易接触。

    江辰触犯大忌。

    他的剑锋捅破扫把星的表面,却没有一鼓作气令其破碎,反而从中爆发出来的能量化作光柱,激射出去。

    推开黎明剑,直逼江辰而去,正中他的胸膛。

    不败银甲顷刻间破碎,防御被破。

    “这就是你要的全力以赴,满意吗?”

    甄璃冷冷道。

    对付一个仙王打到这种程度,她没有半点成就感,反而有些疲惫。

    她的问话不需要答案。

    随手一指,被重创的江辰法身被打散。

    众人惊呼不断。

    转念一想,仙王面对仙皇落得这样的下场,本是应该。

    “虽然是法身,可本尊同样打不过。”

    似乎是清楚这点,甄璃竟然没有急着去找江辰本尊,反而是江辰目光看向被月华包围起来的人群。

    “你们还在等什么?”

    她对着那些刚才没有表态的人说道。

    这些人一怔,而后明白是要他们举起屠刀,杀光刚才高喊星辉永不灭的那些人。

    一部分犹豫,一部分果断亮剑。

    秋家属于犹豫的。

    尤其是秋灵素,她看着就在不远处的水灵光,根本不敢动手。

    “月华,这里交给你。”

    甄璃这才开始搜寻江辰的下落。

    “以为躲到时间深处就找不到你了吗?真是天真!”

    没一会儿,她知道江辰所在,奔赴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