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进入水月神宫,依然平安无事,叫人诧异。

    王不同的死仿佛是翻篇了。

    月华这位王老的学生不予计较,旁人自然不好说什么。

    秋家这边,秋从风表态要加入星圣旧部。

    在他看来,江辰是星圣旧部的人,那么之前对秋灵素出手的神秘人自然是水月神宫。

    深夜,秋从风叫上江辰,带着秋灵素离开水月城。

    星圣旧部很早前联系过秋从风,所以他知道该去哪里。

    三人来到一处隐蔽的山谷,秋从风捏碎一块玉石。

    没一会儿,山谷中开始起雾,又浓又密。

    视线受阻,一米外都无法看清。

    神念散布出去也是无用。

    “灵素。”

    秋氏父女紧张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江辰很意外会在这里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

    “灵光!”

    秋灵素很意外,自己好友竟然是星圣旧部的人。

    秋从风叹息口气,江辰加上一个水灵光,他的秋家早被渗入啊。

    “跟随我的声音。”

    水灵光没有现身,只有声音。

    因为有江辰在,秋灵素也不怎么担心。

    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迷雾开始散去。

    三个人早已不在山谷中,反而是来到幽暗的地宫。

    在这封闭的地底下,一栋栋气势宏伟的建筑物遍布各处。

    一行人位于正中央的大殿门口。

    水灵光说道:“伯父,你做出的决定不会让你失望。”

    秋从风来到这里,说明他选择阵营。

    “至于这位,你是如何从水月神宫脱身的?”

    不过,水灵光下面一句话,让秋氏父女大吃一惊。

    “江辰,你不是星圣旧部的人?”

    秋从风大惊道。

    “他自然不会是我们的人。”

    水灵光看出什么,秋家之所以做出决定,是误会江辰是他们的人。

    在他看来,星圣旧部相当于有两位仙王。

    “没错,我并不是星圣旧部。”江辰如实道。

    “那你是?”秋从风想不明白。

    “我也不是水月神宫的,我不属于任何一个阵营。”

    江辰说道:“不过我目的是扳倒水月神宫,倒是和你们目标一致。”

    水灵光若有所思,“你还没回答我一开始的回答。”

    “我的本尊依然还在水月神宫,没有走出来。”江辰说道。

    “水月神宫为何不对你出手?”

    “因为那位月华请我出手,在她接任宫主之前,保证水月神宫不会受攻击。”

    闻言,秋灵素紧张道:“你答应了?”

    “是的。”

    “为什么?”

    三个人全都糊涂了。

    “我想找一位仙王大战一场。”

    江辰说道:“老是一剑秒杀别人,多少会很无趣。”

    “那就是说,现在的水月神宫没有仙王?”

    大殿中,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这问题很关键。

    “是的。”

    江辰点头,道:“不过那位月华告诉我的不一定是真,有可能是利用我,骗你们出手,也有可能是真的,故意来这一出,让你们迟疑不定。”

    “那你今天来是为什么?”

    “不是我要来。”

    江辰耸了耸肩,退到一旁。

    秋从风苦笑一声,他刚才回想起来,发现江辰确实没有直言自己是星圣旧部。

    一切都是他的猜想。

    不过,在他表示要将秋家的命运压在星圣旧部身上时,这位江辰也没说什么。

    “难道对他来说只是一场游戏?来往水月神宫和星圣旧部取乐?”

    秋从风想不明白。

    直到他发现自己女儿的神情。

    “他是想帮我!”

    秋从风终于想明白了。

    不管江辰是哪个阵营的,都如他自己说的,要打败水月神宫。

    水月神宫倒下后,江辰不会在南域掌权。

    如此一来,星圣旧部重新执掌南域。

    到那时,没有表示的秋家会被清算。

    这样一想,秋从风能明白江辰的用意。

    而且,江辰不通过强求,也不逼迫,是让他自己做出选择。

    “多亏生的是女儿。”

    秋从风庆幸如果不是女儿和江辰关系不错,就不会有这样的好意。

    “我秋家愿为星圣继续效力!”

    秋从风大声道。

    偌大个地宫,除了水灵光站在身前,一直没有见到其他人。

    可是,当他说完这话后,地宫各处都有身影涌动,也不知从哪走出来的。

    “水月神宫杀来时,分别掌握南域命脉的四大世家一一归降,其中包括秋家最为彻底。”

    大殿中,那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水月神宫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星圣陨落。”

    秋从风争辩道:“四大世家根本没有选择余地。”

    “你们可以抗争!你们可以流血!”

    那声音听上去有些愤怒。

    “那和螳臂当车有什么区别?我家老祖也就仙君,面对能杀死仙王的仙王,一只手都会被捏死。”秋从风不甘心道。

    “叛徒!”

    这下,大殿那位直接怒斥一声。

    江辰皱了皱眉。

    有关南域的变故,他大概清楚。

    秋家当初的行为就如当年天庭凭空而降,玄黄世界那些不得屈服的人。

    江辰不会说这些人是叛徒。

    因为在这个世界,战力最高的两个人如果不是处于相同水准,人再多也没用。

    可看星圣旧部的样子,对秋家耿耿于怀。

    “你不是说星圣旧部招揽过你吗?”江辰好奇道。

    “是啊。”

    秋从风点头,否则的话,他又怎么会知道来这地宫。

    “大人,还请给秋家赎罪的机会!”

    水灵光似乎也意外会有这样的情况。

    “那就让他大闹水月神宫!”

    殿内那位所说的人是江辰。

    江辰冷笑道:“我是来提醒你们别随意出手的,你却逼迫我出手,是不是太可笑了。”

    “那就死!”

    然而,殿内的人像是喝醉了酒,不怎么讲道理。

    “呵呵。”

    江辰一是想来场畅快的战斗,二是帮下秋灵素。

    偏偏这位星圣旧部的仙王脑子似乎有些不太好使。

    “星圣大人,还请冷静!”

    这时,从各处赶来数道身影,落在大殿四周,并且将自身力量注入其中。

    大殿大放光彩,形成能量磁场。

    “星圣大人?”

    秋从风和秋灵素很是惊奇。

    “原来如此。”

    江辰看明白了,星圣旧部的所谓仙王不过是星圣残留在天地的一部分意识。

    或许能发挥出仙王的实力,但只有一次机会。

    这次机会,要用在水月神宫最重要的时刻。

    不过,明显是等待太久,星圣的意识变得不太清醒,喜怒无常。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