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拳头在离得江辰还有一寸距离时停下。

    不是因为巩立收手,而是一股无形的能量挡住拳锋。

    巩立憋红着脸用尽都无法打破。

    最后,随着一股冲击波爆发,巩立被逼退出去。

    水灵光眼前一亮。

    她一直看不透江辰实力,所以没有轻视过,但没想到会这般强大。

    面对新杰前十的巩立,占据着上风。

    切。

    巩立站稳后,眼中闪过一道惊愕,但很快恢复正常。

    随意打出去的一拳被挡下来,他认为是江辰刻意蓄力。

    所以没有太在意。

    “灵素,这就是你的意中人吗?不错不错,你也不要误会,我今日来不是来死缠烂打,是把话说清楚。”巩立说道。

    “你我之间,有什么话需要说清楚的?”秋灵素不解道。

    “南域的人都知道我对你有意,这也确实,但那不过是过去式,我早就有其他中意的人。”巩立说道。

    水灵光好笑道:“那又如何?我家灵素又没纠缠过你,需要你跑过来特意说一句吗?”

    “自然是要一刀两断,不然我家那位会有不满。”

    巩立不以为然,说道:“更何况,本以为灵素你眼光多高,清纯不做作,结果就看上这样的货色,还让他登堂入室,啧啧啧。”

    原来,他今天不是来纠缠和找江辰麻烦的。

    是来报复的!

    嘲讽秋灵素,污蔑她的清白,以此来证明自己现在的选择有多正确。

    秋灵素没莫名其妙,又是气恼不已。

    “你就是输不起的赌徒,不,准确来说,是没资格上赌桌就放狠话的人。”水灵光不满道。

    “水姑娘,你说话最好客气点,我现在是水月神宫的的大护法!”巩立喝道。

    这话一出,整条街沸腾。

    水月神宫的大护法,不仅意味着地位崇高,还要有真神的境界。

    “没错,我已是仙君。”

    巩立傲然道:“新杰前十予我的荣誉已经过去,现在的我,就算是秋家也得平起平坐。”

    他还在记恨当初被秋家逼着躲到水月神宫的事情。

    虽然说是因祸得福,可他不会感激秋家。

    “今日你来,就是来炫耀的吧。”

    江辰摇了摇头,颇为无奈。

    “真神的实力就这点心智,玄黄星河的那些人要是知道,都要被气死啊。”

    人都有七情六欲,在抛去刻意为之的神性外,再如何强大的强者都有凡夫俗子一面。

    只不过,玄黄星河的生存条件困难,能达到准神、半神都是从尸山血海拼出来的。

    心性自然也就不一样,绝不会像巩立这般。

    “你。”

    巩立也把目光移向他,喝道:“你的名字,你的来历,给我如实交代!”

    他不是以私人的身份说这话,而是水月神宫大护法。

    任谁都看出这是公报私仇。

    可是,谁也不能说话什么。

    “江辰是我秋家请来的门客,在你没有怀疑根据的前提下,不需要交代来历!”秋灵素说道。

    这还是巩立出场一来,她第一次这样硬气。

    想到其中原因,巩立脸色难看。

    他虽然说要撇清关系,可看到曾经对他爱理不理的女人这般维护其他男生,心里还是在意的。

    “小白脸。”

    他认真看了一眼江辰,几秒后,心里腹诽着。

    “血刀会的灭亡是源于一个少年。”

    这是,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火辣的女子从人群中走出。

    她的妆很浓,但不艳俗,而是一种入骨的妖媚。

    她身上的衣服布料少得可怜,香肩和锁骨清晰可见,胸前还有一抹雪白。

    “绾绾。”

    巩立见到她,立即亲切叫道。

    “你现在是水月神宫大护法,别像小孩子一样打口水战,好好利用自己的权势。”她不满道。

    店铺内,水灵光小声道:“难怪他巩立能在水月神宫一帆风顺,原来是勾搭上神宫大长老的孙女,听说这婉婉作风大胆,他这是不知道多少任呢。”

    秋灵素顾不上搭话,她担心江辰会如何。

    巩立听到心上人的明示,顿时有了底气。

    “水月神宫办事,不需要向任何人请示。”

    巩立沉声道:“更何况,我怀疑他和血刀会灭亡有关。”

    “血刀会和水月神宫又有什么关系?”水灵光问道。

    “灭杀血刀会的人和杀死王不同和王老是同一个人。”

    巩立无意间说出水月神宫最近调查到的信息,“那个人叫张起灵,但南域从未没有这号人,所以极有可能是化名。”

    “张起灵。”水灵光默默记住这名字。

    “需要解释这么多吗?”婉婉不满道。

    巩立狰狞一笑,气息外放。

    货真价实的真神神威立即笼罩住整条街道,每个人都有种情不自禁的冲动,恨不得顶礼膜拜。

    旋即,他不需要向江辰解释什么,打算出手。

    江辰却不理会他,反而是看向他的女伴。

    绾绾察觉到江辰的目光,很高傲抬起精致的下巴。

    “水月神宫办事不需要解释,哪怕是对仙王也一样吗?”

    说完,他的气息狂涌而出,并且着重于巩立和绾绾两个人。

    噗通!

    两个人承受不住,膝盖发软,跪在地上。

    整条街,不,准确说整座城都震动了。

    仙王!

    远超过仙君,甚至随手间灭杀仙君的存在。

    别说是巩立,店内的水光灵和秋灵素也是睁大着眼睛。

    “冒犯仙王者,同样杀之无需理由。”江辰冷冷道。

    这话一出,巩立瑟瑟发抖,就连绾绾也不例外。

    哪怕她是水月神宫大长老的女儿。

    “仙王大人!”

    水月城外,出现数道身影,皆是水月神宫的长老,其中包括绾绾的奶奶。

    “小辈不懂事,还望不要见怪。”大长老直接赔罪。

    哪怕是水月神宫,也不敢轻易开罪一位仙王。

    “血刀会是我灭掉的。”

    然而,面对水月神宫大长老,江辰说了一句莫名的话。

    水月神宫的人脸色大变,因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那位王不同,也是我杀的。”江辰又道。

    他本来想等一个月后的,可巩立点燃火药桶,那就炸他个天翻地覆!

    话音刚落,跪在地上的两个人被震飞,昏迷不醒,生死不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