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水灵光,秋灵素的闺中密友。

    秋灵素前往学宫进修,二女快有一年未曾见过面。

    此时此刻,江辰看到两个国色天香的女人展露动人笑颜,莺莺燕燕,颇为赏心悦目。

    只不过,这位水灵光对自己兴趣很大。

    尤其是知道他住进秋灵素的庭院中,神情别提有多暧昧。

    “灵素,你这不够意思啊,都这半天,也不给我介绍介绍。”水灵光说道。

    “这位是江辰公子。”

    秋灵素说道。

    “就这样?”

    水灵光显然不满意如此,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个受你邀请,入你府中的男子。”她说道。

    “这位姑娘,我和灵素是好友,因为一些原因,在这段时间要保全她的安危。”

    江辰看到秋灵素有些为难,过来解围。

    “哈,秋家高手无数,怎么会让一个外人护行?”水灵光盈盈一笑,明显不信这话。

    江辰苦笑,有时说真话都没人相信。

    “好吧好吧,既然你们不愿意说,我也不强人所难。”

    水灵光见秋灵素真有难言之隐,不再说这个,“你回来这么几天待在家中像什么样?告诉你,这一年来城中发生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说着,她拉起秋灵素的手,要带她去外面逛一逛。

    秋灵素有所意动,但还是用眼神征求江辰的意见。

    面对如水波般的目光,江辰又怎么忍心拒绝。

    于是,三人走出秋府。

    乘坐着水灵光的马车,前往城中的热闹街区。

    这里人来人往,秋灵素和水灵光两位大美女一起出现,引来不少人瞩目。

    不过,水灵光带着的随从形成一堵人墙,使得其他人无法接近。

    没一会儿,两个女人走进一家丝绸店,挑选着名贵布料。

    “女人啊。”

    江辰摇头,不管实力多么强大的女人,都注重自己的外表。

    店中,水灵光悄悄拉着秋灵素到了一边,她传声道:“灵素,如果你被强迫就眨眨眼睛。”

    这一路上,她感觉奇怪。

    江辰和秋灵素像是离不开似的,但又不是她想到的那种关系。

    “什么呀。”秋灵素翻了个白眼,佩服好友的想象力。

    “难道这位是你父亲给你找的夫婿?强行塞到你面前吗?”水灵光继续道。

    “没有,哎哟,这当中太复杂了,你别乱猜。”

    秋灵素又不好说自家的秘密。

    “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吗?还有,这个江辰看上去有些弱啊。”水灵光说话时,瞥了一眼远处的江辰。

    “弱?”

    秋灵素想到江辰那无形剑气的可怕杀伤力,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回来的第二天,巩立就从神宫赶了回来。”

    水灵光严肃道:“以他的脾气,肯定会不顾一起弄清楚你们的关系。”

    “他回来了?”

    秋灵素脸色一变,眼里有着担忧。

    作为四美之首,免不了会有追求者,不过因为秋家实力摆在那里,追求者倒也很规矩,除了这个巩立。

    曾经有一次,他趁着喝醉酒还想对秋灵素动手动脚。

    惹得秋家大怒,巩立的父亲更是第一时间把他送去水月神宫,这才躲过一劫。

    结果巩立因祸得福,在水月神宫得到重用,近些年风光无限,跃入南域十大新杰。

    “所以啊,你这个小情郎别到时候招架不住那疯子。”水灵光担心道。

    “应该不会。”

    秋灵素眼眸转动,她猜测江辰的实力应该是半神巅峰。

    巩立也差不多是那个境界。

    “你老是说我说我,你呢?这一年来可有找到心仪对象?”秋灵素不想被一味询问。

    说到这个,水灵光很大方,露齿一笑,大方承认。

    “还真有?”

    秋灵素感到意外,她知道自己好友眼光极高。

    “你知道血刀会吧?”水灵光说道。

    “知道。”

    那个以侵略和杀戮著称的帮派,被称为南域最凶的势力。

    水灵光母亲的娘家因为一次斗争,被血刀会全灭。

    所以,水灵光一直对血刀会心怀恨意。

    “血刀会在一夕之间被灭掉,而且还是被一人。”水灵光说道。

    刚回来的秋灵素还不知道这件事。

    “你将那人视为心仪对象吗?可你连对方是矮是胖都不知道把。”

    “有人说是少年,也有人说是白发苍苍的老者。”

    水灵光说道:“不过我认为前者可能性最大,因为血刀会在南域牵扯到的势力错综复杂,没有谁会以雷霆手段出手,如此不计代价,必然是一位血气方刚的年轻人。”

    年轻的男子,自然符合年轻女子的遐想。

    忽然,街尾传来一阵骚乱。

    似乎是有一匹烈马横冲直撞,使得行人措手不及,惊呼声不断。

    不过,却没有咒骂声,因为来的不是一匹马,而是一个人。

    一个身份不简单的人。

    身上银白色的铠甲上面有着水波一样的纹路,形成独特的美观。

    这是水月神宫成员才能穿戴的铠甲。

    “小姐,是那位巩立。”

    水灵光的随同走进店内,说道:“是冲我们这边来的。”

    “这么巧?”

    秋灵素知道那家伙是冲自己来的,面露狐疑之色。

    水月城非常之大,称得上巨城,哪怕这里是繁华街区,也不可能这么巧。

    “别这样看我。”

    水灵光对于她的猜疑,表示很受伤,“他现在是水月神宫的人,在水月城自然有着耳目。”

    秋灵素点了点头,知道自己不该乱猜。

    “江辰……”

    她看向江辰,想要说清楚,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没事,我早有预料。”

    进城那天前,江辰猜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转眼间,那位巩立出现在店外面。

    他怒气冲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来抓奸的。

    “灵素,你回来怎么不告诉我?”

    他朝着秋灵素走过去,或许是因为在水月神宫取得不俗成就,比以前还要没有顾及。

    吓得秋灵素往后一退。

    江辰护在秋灵素身前,觉得有趣。

    “你算什么玩意,给我滚开!”

    巩立斜视他一眼,二话不说,一拳砸了出去。

    这般蛮狠,超出所有人想像。

    “小心!”秋灵素焦急道。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