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齐云国在这片大陆上不算顶尖,就连没落的百灵宗都无法相比。

    不过也不算太差,又因为是一个国家,每天都有人从大陆各地到来。

    这使得江辰要想找到满意的材料不是难事。

    随便找了一家商行,展露准神的气息,一名楚楚动人的女子出现在身前。

    “前辈,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女子声音格外轻柔,眼波迷人。

    “我要一块钢材,最好的,用于瑰宝的。”江辰说道。

    闻言,女子略显意外,快速打量江辰一眼,不动神色问道:“前辈的预算是多少?”

    “不用问,要看你的钢材。”江辰大气道。

    反正他身上一分钱都没有,问了也白问。

    “前辈请随我来。”

    女子想了想,把江辰带到一处雅间。

    “请先在这里等候。”

    说完,女子退出雅间。

    江辰没有在意,很随意坐在那。

    虽然没有钱,可他是真神啊。

    那负责江辰的女子来到商会最上面一层,找到管事之一,说明情况。

    “一个非常年轻的准神?”

    管事眉头紧皱,目光灼灼。

    这让女子很诧异,心想那位客人莫非是什么骗子或者大盗?

    “小冯,你这是怎么了?”

    房间中还有一位老者在场,对于管事的反应很奇怪。

    这名管事三十岁出头,为了显得稳重,嘴上有两撇乌黑的胡子。

    “我想到一个不好的人。”

    管事说道:“如果不是那个人,我会加入百灵宗,踏上真正强者的道路。”

    他站起身来,身材十分高大。

    “我要看他长什么样子。”

    管事说道。

    女子愣了下,在管事锐利的目光下,她拿出一块透明的玻璃。

    手指轻轻一点,上面浮现出江辰所在的雅间景象。

    “是他!”

    管事几乎一眼认出来,因为江辰和当年一模一样!

    “我说这世上怎么还会有第二个少年一样的准神!”

    原来,十多年前,江辰浴火重生在百灵宗,赶上他们招收弟子。

    这位管事贿赂首席弟子牧凡,带领着十几个人盲目自大破坏规矩。

    他在快要收集到足够多的玉牌的时候碰到江辰,自称是百灵宗的人,把他和其他人赶走。

    自从,他的命运发生变化。

    “王老。”

    管事看向房间内的那位老者,“此人与我有仇,还望你出手教训。”

    “小冯,你现在是商会的管事,他是来客,这样不太好吧。”老者犹豫不决。

    “他是百灵宗的人,在我少年时参加考核故意为难,害我被淘汰。”

    管事说道:“如今百灵宗被破,他出现在这里,放话钱不是问题,说不定他得到百灵宗数百年来的藏宝。”

    这话一出,老者抿紧着嘴,那张坚毅的脸庞有着明显意动。

    “小冯啊小冯,没想到你会恨一个人这样深,也罢,我帮你出手,好好教训他一顿。”老者说道。

    “多谢王老。”

    管事大喜。

    而后,他眼珠子一转,一个计划在心中升起。

    他示意女子不要走动,自己亲自来到江辰所在的雅间。

    敲开门后,他自我介绍,“尊敬的客人,我叫冯容,是这家商会大管事,因为你想要的东西太珍贵,由我亲自负责。”

    “冯容,好名字。”

    叫人奇怪的是,江辰把注意力放在他名字上,“有容乃大,看来阁下心胸应该很宽广吧。”

    冯容一怔,再看江辰一本正经的样子,他有些搞不清。

    “不知道尊姓大名?”他问道。

    “起灵,张起灵。”江辰说道。

    冯容点头,心中冷笑道:“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是认不出来,是早将我遗憾吗?”

    “客人所要的刚才太过贵重,还请移步。”

    “行,带路。”

    于是,江辰跟在他的后面,七转八转,来到一个通往地下的楼梯。

    “还请见怪,毕竟这世上能人太多,我们不得不小心。”

    冯容一边说着,一边走下楼梯。

    楼梯的尽头是一扇很普通的木门。

    冯容推开门,先行进去,然后立在门边。

    等到江辰进来后,他猛地把门关上。

    本来漆黑一片的房间像是突然点灯,光线无比明亮。

    江辰发现自己来到一处异常的坚固空间中。

    如对方所说,这应该是用来防止宝物的库房。

    不过,他没见到任何宝物。

    白茫茫的空间没有死物,只有一个活人。

    一个神采奕奕,双眼有神的老者。

    “这个就是你们商会的珍宝吗?”江辰打趣道。

    他像是没意识到情况有多糟。

    冯容没有继续伪装,一脸怒容,“你到现在还没认出我来吗?”

    “哦?”

    江辰认真打量他一眼,“当年那个参加考核的少年?一下子长成大叔了。”

    “哼!”

    冯容生气道:“我当年好不容易成为神级强者,只要加入百灵宗,就有希望迈向真神,可是,你毁了我!”

    “需要通过贿赂的你,进入百灵宗又如何?”江辰嘲弄道。

    冯容面目狰狞,紧握着双拳。

    “年轻人。”

    那位老者开口道:“小冯之所以要贿赂,是因为百灵宗早已败坏,不贿赂的,哪怕是天纵奇才也没用,相反,贿赂才有希望。”

    “话还能这样说,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江辰笑道。

    “哦?你难打认为我王不同的话?”老者不悦道。

    “你王不同的话就要认同?”

    “你不认识我王不同?”

    “你王不同就要认识?”

    闻言,老者又是生气,又是好笑。

    既然江辰不认识他,那么注定在这片大陆不会有什么太高的地位。

    “齐云国将我请来,却没想到碰到这样有趣的人。”

    老者说道:“原本嘛,我只是要你向小冯道歉,赔偿他这些年所失去的,但现在,你活着走不出这里。”

    “是吗?你难道不就是冲着要杀我,拿走所谓的百灵宗藏宝吗?”江辰嘲笑道。

    这话一出,冯容和王不同大惊失色。

    敢情江辰在雅间时发现了他们,还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冯容想到江辰特意提起他的名字,是在警告他。

    要他心胸广阔,忘记过去的仇恨。

    否则的话,他可能会死!

    想到这,冯容莫名烦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