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英雄殿每个月进行测验,优秀者获得奖励,不入流的人不会有什么惩罚。

    测验目的,只是激发弟子的上进心。

    能加入英雄殿,天赋已经不用怀疑,要看的是个人努力。

    应无双只参加过一次测验,是刚进入英雄殿的时候。

    在那之后,一直到今天,应无双都没去过。

    “测验第一个项目,一瞬几圈。意思就是说,一瞬间,能运转天之环多少圈。”

    “境界的不同,天之环数量不一,运转难度也不一样。”

    “比如我,有两个天之环,外面的天之环要比里面的更加容易控制。”

    “测验判断的标准,是取平均值。”

    应无双告诉江辰第一个测验的内容,是她信心的源泉。

    昨天天环珠带来的改变,让她确信江辰铸造出来的东西比英雄殿还要好。

    接着,她讲述起剩下的两项测验内容。

    第一项,是爆发力,也就是通天境在最短时间爆发出最强的力量。

    第二项,是护体气罩,顾名思义,是将功力凝聚成气罩护在周身。

    通天境的战斗是非常激烈的,交手时候的震荡会在不知不觉中伤到内脏。

    故而护体气罩非常的关键。

    事实上,英雄殿要测验的这三点,都是决定通天境强弱的关键。

    江辰对此很清楚,所以他才会造出天环珠。

    不用应无双说,另外两项的修行设备也已经快要完工。

    得知这点,应无双松下一口气。

    再看江辰脸上若有若无的笑容,应无双突然发现这个男人非常可靠,让人觉得安心。

    忽然间,江辰和应无双脸色大变。

    二人都清楚的感受到门外有一股强悍的气息从天而降,来势汹汹。

    在二人相望时,院门发出一声巨响,接着四分五裂,碎片乱飞,威力惊人,一块没有锐角的门板残片直接镶入院墙中。

    江辰这几天精心布置的庭院被毁得面目全非。

    一块残片飞向二人,还要江辰拔刀才能化解。

    门外站着一道身影,只能勉强看到轮廓,却能清楚感受到一股所向无敌的锋芒。

    应无双脸色一变,道:“是默剑飞。”

    念出这个名字,她和江辰都明白。

    江辰那一巴掌,都月长老没有拿他怎么样,可身为未婚夫的默剑飞,自然是要出手。

    不然,剑盟盟主的脸面,往哪放?

    现在的问题是,默剑飞的报复,会达到什么程度!

    应无双神情复杂,自从和慕容鸢决裂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默剑飞。

    “江辰,你绝不是他的对手,忍耐点。”应无双焦急道。

    默剑飞,战力榜前十。

    光是这点,就足以甩江辰不知道多少条街。

    “放心。”

    江辰竟是不见任何紧张,大步走向门外。

    嗖的一声,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一道流光风驰电掣般袭来。

    太快了,掌握半步风之大道的江辰都没反应过来,胸膛就被狠狠击中。

    一把剑!

    一把没有出鞘的剑,重重点在江辰的胸口。

    力量之大,使得江辰身子腾飞,脸朝下的摔倒。

    在落地前,江辰强忍着疼痛,一只手撑住地面,借力重新站起。

    “江辰。”

    应无双连忙跑出来,伸手将他扶住。

    江辰摆脱她的手,背脊挺起,胸膛的痛苦也随之蔓延。

    剑已经回到主人手中,剑鞘朴实无华,毫不起眼。

    但,剑鞘是用百分百的玄铁制成,非常厚重。

    没出鞘的剑像是沉睡的巨龙,一旦苏醒,不堪设想。

    江辰吃惊的是对方能让重物有那样恐怖的速度。

    还有,如果对方要杀他,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想到这里,江辰脸上的笑容收敛,满是凝重。

    默剑飞步步走来,挺拔的身姿越来越清晰,神色凛然。

    一袭白衣,超凡脱俗,独具风韵。

    眼神很冷,睥睨众生。

    左手提剑,右手拔剑。

    绝世宝剑的出鞘声,是剑者耳中最美妙的音律。

    剑光,宛如月光挥洒,皎白明亮,无处不在。

    应无双瞳孔一缩,猛喝道:“默剑飞,你要”

    话没说完,默剑飞出剑。

    快到极致的一剑,没人能看清。

    甚至在他收剑入鞘,转身而去的时候,应无双才发现江辰的右手鲜血淋漓。

    啊!

    迟到的痛苦叫声从江辰嘴里发出,到这时,才发现自己负伤。

    整条右手无力垂落,手筋被斩断!

    正是这只手,打了慕容鸢一巴掌。

    “弱者,不好好躲在无人角落想着奋发图强,也不知依仗着什么,横行无忌,不问问自己,配吗?”

    默剑飞停住脚步,拿出白布,擦着剑刃上的鲜血,漫不经心的动作,就像是做了一件小事。

    “刹那剑法:第一式!”

    江辰眼睑低垂,突然拔剑。

    万物被放慢无数倍,飘舞的落叶凝固在空中,唯有惊人的剑气。

    剑光闪烁间,江辰身子一掠。

    “哦?”

    默剑飞神色微变,姿态不再随意,心念流动间,一道无形的气罩笼罩他周身。

    密集的剑锋在一秒内连出,却是都被气罩挡住。

    “不错的一剑,可惜自身太弱,连我气罩都破不掉。”

    默剑飞依然没转身,挥拳往后面打去。

    重拳轰在赤霄剑上,江辰退回原地,单手不足以承受这拳的力量,灵剑脱手而出。

    “哈哈哈哈。”

    然而,江辰却是发出刺耳的大笑声,尽管此刻的他看上去狼狈不堪。

    “你笑什么?”默剑飞转过身来,眉头紧锁。

    “剑与剑之间的较量,你动用气罩,已经输了,等我境界追上来,今日的耻辱,会用你的血来洗刷。”江辰说道。

    “无知。”

    默剑飞轻轻摇头,看向了应无双,道:“原来,你的目光是如此不堪,我明白了。”

    应无双当初拒绝他,现在又和江辰走在一起。

    若是江辰足够优秀,他或许还会在意,但现在,只有不屑。

    “你觉得自己能成长起来追上我,那么,我现在就终结你不切实际的幻想,让你清醒过来。”

    默剑飞又要拔剑,废掉江辰的左臂,让他沦为废人。

    就算手筋接回来,造成的影响依然很大。

    “虚伪的叫人恶心,铲除威胁还说的这样好听,有本事,你就来!”

    江辰挑衅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