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雷霆化作惊涛骇浪,飞临而下。

    还在重生的造化神树被淹没。

    雷电发威,难以想像的破坏力让楚楚俏脸发白。

    她不断往后退,等到停下来时,已经看不到江辰的身影。

    江辰在那片灿烂的电芒中,也不知道如何。

    这时,急促的破空声响起。

    楚楚发现自己被天人府的甲士围住。

    带他们来的人正是背叛自己的少女。

    “就是她,反叛天庭的人!”

    少女将刚才茶楼听到的话告诉天人府。

    天人府认为她和江辰是一伙的。

    “杀!”

    几乎没有废话,这些甲士冲杀过来。

    都是天人府的精锐,清一色的神王,不是她能抵抗的。

    她瞪着那少女,内心无比慌乱。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

    楚楚莫名感觉心安。

    而后,周围的天人府甲士化作烟花,一个个爆裂。

    只不过见不到烈焰,而是带着寒气的冰渣。

    这些神王被冻成冰雕,再而粉碎。

    这和江辰展现的手段不同。

    出手的人也不是江辰。

    楚楚抬眼看去,一道白色的身影映入眼帘。

    “难道?”

    还没看清楚来人的相貌,楚楚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来,内心无比激荡。

    待到那张绝美的脸庞清晰时,楚楚认出那正是冰灵族的女王。

    夜雪!

    “难道他们回来了?”

    楚楚想到夜雪在此,那么在神树旁边那位岂不就是那个人?

    奇怪的是,楚楚明明记得江辰相貌,却在刚才没有认出来。

    “你们,回来了吗?”

    楚楚没有想太多,眼眶湿润,那是激动导致的。

    太久了,她和其他人等了太久了。

    这一刻,有人认为永远不可能到来。

    可是,却是如此突兀发生,楚楚作为见证者,内心可想而知有多激动。

    啪嚓!

    造化神树那边,传来的动静吸引住所有人注意力。

    无穷无尽的雷电倾注在神树之上,要将其彻底摧毁。

    雷光电芒几乎成为一面流光溢彩的光壁。

    就在这时,光壁破开,一根翠绿色的纤细树枝伸了出来。

    娇艳欲滴,生机勃勃的树枝看似脆弱。

    但却是分开雷电,如闪电般射向雷云背后。

    “什么?!”

    正展现神通的雷公电母吓得不轻,手忙脚乱。

    好不容易招架住这根树枝,可是,越来越多的树枝穿破雷云,将两位至尊天神围住。

    树枝好似神鞭,一下又一下。

    击打声清脆响亮。

    雷公电母每次凝练的神力都被树枝打散。

    没一会儿,两个至尊天神筋疲力尽。

    “这棵树在折磨我们!”

    到这时,雷公电母明白造化神树要弄死他们很容易。

    刚才不过是让他们体会到当初用雷电摧残别人的滋味。

    “为何这棵树这般强大?”电母狰狞着脸,一开始的自信荡然无存。

    “因为,他回来了。”

    雷公早已看到树下有一个人,初时不以为然,现在恍然大悟。

    “那个人!”

    电母咬着牙,很不甘,也不太相信,更多的还是惶恐。

    忽然,树枝破碎虚空,贯穿雷公电母的双手双脚。

    两个人感觉一股拖拽感,然后就从云端跌落。

    新生般的造化神树恢复往日光彩。

    顶天立地,树冠散发着光环。

    但是,吸引他们注意力的还是一个人。

    卓立于空中,眼神冷漠,直视着二人。

    “江”

    电母想要说话,结果树枝猛地收紧。

    啪啪!

    两下声响,电母雷公被抓爆。

    “你回来了。”

    造化神树的生命力顽强,纵然只剩下树干,灵魂依然不灭。

    江辰通过造化神力将其复苏,也让其灵魂壮大。

    而后,造化神树发力。

    源源不断的能量渗入天御域的土壤。

    这片饱受摧残的大地开始振作。

    千疮百孔的大地迅速恢复。

    参天大树不断生长。

    就连跌落在大山中的云宫也被重新托举到半空。

    待到长空的乌云散去,天御域恢复曾经的光景。

    山河壮丽,灵气十足,天地在强烈共鸣。

    这样的变化逐渐引起玄黄世界的人注意。

    楚楚一颗心噗噗跳。

    而后,她看到江辰飞了过来。

    她根本不敢相信江辰会这样年轻。

    “叫你们的人开始吧。”江辰对她说道。

    “开始什么?”楚楚不解道。

    江辰微微一笑,抬头望向空中,“踏南门,碎凌霄。”

    某不知名的小镇。

    青魔坐在自己院中,眼眉中满是无奈。

    他的妻子和孩子站在身后,瑟瑟发抖。

    母子二人怕的不是他,而是门外那些气势汹汹的士兵。

    要想小孩管住自己的嘴,无疑是最困难的事情之一。

    青轩没有和外人说起青魔之前那些话。

    但是,少年总是好奇心重。

    既然父亲说玄黄世界的安稳不是天庭打下来的,那会是谁?

    青轩询问自己青梅竹马的女孩。

    女孩永远都比男孩早熟。

    在不动神色的询问下,青轩被套出青魔说过的话。

    恰好,女孩又是此处天人府,府主女儿。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就不难猜到。

    天人府每抓到一个对天庭不敬,或是反抗天庭的人都有奖赏。

    故而,人人自危,不敢多言。

    好不容易逮住青魔,这里的天人府又怎么会放弃。

    啪的一声。

    大门被人踹开,一队士兵鱼贯而入。

    和天御域的天人府比起来,这里的天人府明显要弱不少。

    一个神级强者都没有。

    青魔眼里,都是一群杂鱼。

    然而,杀死杂鱼容易,可因此引来的大鲨鱼,就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青觉,平日看你老老实,没想到你内心如此歹毒,扭曲事实,辱骂天庭!”

    青觉是他的化名,用了十多年。

    士兵队长对这个外来人娶了镇上最漂亮的女人一直很不满。

    这次逮住机会,不肯轻易放过。

    尤其是看到无助的母子二人时,士兵队长更是感觉到一股快意。

    “爹,对不起。”

    青轩已有十四岁,心智成熟,知道被天人府盯上会是什么下场。

    “唉。”

    青魔起身,不打算反抗,“这件事是我一个人,将我押走,不要动我妻子和孩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