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人府的人像是发现猎物的毒蛇,眼神明亮锐利。

    他们无视楚楚等人,盯着江辰不放。

    抓住一个冒犯天庭的人,可比敲竹杠更有利益!

    “你敢辱骂天庭!”

    甲士队长一顶大帽子扣下来。

    很亏啊,他想到人多才好立功,又是分别看了一眼楚楚,“你们是一伙的?!”

    楚楚等人下意识摇头。

    “明哥哥,我们根本不认识他,他是楚楚带来的。”

    一直表现柔弱,叫人怜爱的少女急忙开口。

    她不顾被发现,也要和冒犯天庭的人撇清关系。

    “难怪天人府会知道我们的收获!”

    早有怀疑的楚楚像看仇人一样盯着少女。

    少女心虚,跑到贾明,也就是甲士队长旁边。

    “她是我们天人府的眼线,混在你们中,监视着言行。”

    贾明冷声道:“你们是不是一伙,我更会查明。”

    说着,他眼神示意,几个甲士踏着沉稳的脚步走向江辰。

    “你们,打扰我思绪了。”

    江辰都没有去瞧他们一眼。

    话一说完,谁也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天人府的甲士开始自燃。

    可怕的神火从他们体内升腾而起。

    一下就将他们烧成灰烬。

    而且波及范围很甚至连地面都没有烧焦的黑印。

    仿佛几个人是被凭空抹掉。

    “天,天神!”

    贾明和其他人目瞪口呆。

    贾明乃是神王,神级强者入门阶段,却是所有人最强。

    在他眼里,江辰就是凝聚神格的天神。

    他二话不说,一把将少女推出去,转身就跑。

    可是,他跑着跑着,身躯开始冒火,落得和其他人的下场一样。

    他跑到楼下,下面的人看到天人府有头有脸的人被烧死,全都是炸开了锅,一溜烟跑掉。

    三楼,楚楚六人面若死灰。

    被推到江辰身前的少女更是吓得发抖。

    “斟茶。”江辰随意道。

    少女愣了下,然后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给江辰倒上一杯茶。

    她一直是提心吊胆,生怕自己也和天人府的甲士一样。

    “你,你快走吧。”

    忽然,楚楚壮着胆子上前。

    “天人府只是狗腿子,他们背后的天庭拥有着强大战力,不是天神能抵抗的。”

    “无妨。”

    江辰轻抿一口茶,深深看了楚楚一眼,“你是灵族的?”

    “啊?对,我是冰灵族的。”

    楚楚没有多想。

    “你来这里不仅是冒险,还是打探天庭的情况,想要拿回天宫一些重要的东西,对吧。”

    江辰说道。

    否则的话,她又怎么会那么巧找到不少宝物。

    面对天人府的搜身,她才会那么害怕。

    江辰之所以会知道,是因为他感觉熟悉的气息。

    “拿来吧。”

    他对楚楚伸出手。

    他深邃的眼神仿佛有着魔力,楚楚根本没有多想,拿出一把长弓。

    人皇弓!

    “难怪。”

    江辰接过人皇弓,表情一阵恍惚。

    “你们为什么要找它?”江辰又道。

    “人皇弓是当年公子最强大的武器,谁持有人皇弓,即是人皇,能对抗天庭的神权。”楚楚说道。

    其他五人听到这里,这才知道楚楚是反抗天庭的组织。

    要不是江辰在这里,天知道他们会有什么反应。

    江辰苦笑一声。

    人皇弓确实特殊,但人皇二字的意义,明显是人们期望太高。

    这样的传闻,想来是那些快要失去希望的人们自我安慰,编造出来。

    如同书中故事,面对不可战胜的敌人,只要找寻到最重要的宝物,就能战胜。

    再想到楚楚的年龄,会相信也不奇怪。

    “好了,你们走吧。”

    江辰说道。

    除了楚楚,其他五人如释重负,少女更是撒开脚丫子,用最快速度离开。

    “这把弓?”

    楚楚没有挪开脚步。

    “是我的。”江辰神秘笑道。

    楚楚眨了眨大眼睛,没抓住这话的重点。

    而后,她看到江辰起身,从窗户飞了出去。

    几乎是下意识,楚楚跟在后面。

    很快,她看到江辰在造化神树前面停下。

    江辰看着焦黑的树干,把手伸出了出去。

    手心贴在树身的部位有光芒发出,越来越明亮。

    楚楚睁大眼睛,看着神树焦黑的部位如裂开,然后如雨点般落下,露出里面新生树皮。

    她还听到脚下的土地中传来奇异声响。

    仿佛是造化神树在生长,树根不断扩张。

    与此同时,断掉的树身升高,过程中,树枝伸展出来。

    在这过程中,天城乱成一团。

    天人府收到消息,二话不说,通报天庭。

    没过多久,天御域上空乌云密布,无数雷池汇聚成一片雷海。

    雷云背后,有两道身影,一男一女。

    穿着装束和远古时的雷公电母一模一样。

    雷公手里紧握着一根黄金棍,神情肃然。

    电母见到,好笑道:“这片地域都不知道被我们霹过、轰过多少次,每次你都这样紧张。”

    “这里毕竟是那个人的道门啊。”雷公苦笑道。

    “是有如何,现在这个名字还有谁敢提起?更何况这些年过去,他都没凝练成天神,而我们位列仙班,还怕他吗?”

    电母说道:“更何况,又怎么会是他?肯定是某个人想要找死。”

    雷公点了点头,他也不认为会碰到江辰。

    忽然,他发现什么,脸色一变。

    电母也是看到,冷笑连连,“当初我们联手,降下万钧雷霆,千道闪电,更是以雷火交织,使得这棵通天树死亡,没想到竟还能再生。”

    “那就再毁一次!”

    雷公很谨慎,但也很果断。

    “好!”

    电母自然不会有意见。

    而后,天城的人们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第一次雷电异常的时。

    雷海中的可怕能量倾泻下来,能将大地推平。

    好在,所有雷电都只是打向一个方向。

    “不好!快走!”

    楚楚离得神树很近,但不是最近的。

    她对着江辰喊话,“那是电母雷公,也是天神,还是至尊天神,执掌天庭雷部,能降下都天神雷,很厉害的!”

    她对天庭很了解,也正因为了解,所以才会更害怕。

    可是,江辰充耳未闻,完全不把袭来的雷电放在眼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