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玄黄世界,某处偏远的城镇。

    这里远离是非,远离争斗。

    生活在这里的人遥望星空,脑海中想到的也是璀璨的星河。

    而不是充斥着杀戮和战争的星空争霸。

    有时候,青魔真的很羡慕这些人。

    他们渺小却知足。

    平平安安度过一辈子,把希望都放在实力强大的人身上。

    同样是一生,你不能说他们的就是失败,高高在上的人就是成功。

    因为都同样感受过快乐和愤怒。

    当然,年轻人还是向往着外面的世界,希望能闯荡出名堂。

    比如说青魔的儿子。

    青轩。

    今年十四岁。

    自从天庭鸠占鹊巢,夺下玄黄星域后,青魔气愤不已。

    不过,他深知当时的江辰还不足以应对天庭,料想反攻不会那么早来到。

    因为他是江辰的左右手,天庭不会允许他的存在。

    故而,他退出天宫,隐姓埋名,来到这处城镇。

    原本是想等着江辰反攻过来后,他立即响应。

    不曾想,十年前最有希望那一次,江辰突然昏迷。

    时至今日,天魔也没收到消息。

    逐渐的,他心灰意冷,成立家庭,打算就此过完一生。

    这天,青魔回到家中,看到儿子坐在前院石桌前,忙个不停。

    青魔好奇走上前,发现儿子正在雕刻着木像。

    一个身披战甲的男人。

    他儿子不是雕刻大师,故而,他看不出那面容是谁。

    不过感受着儿子那股兴奋劲,以及眼中的崇拜,心中一动。

    “轩儿,你这雕刻的是谁啊?”

    青轩这才注意到父亲到来,放下刻刀,把木像高高举起,“爹你猜猜?”

    “嗯?我猜肯定是一位很了不起的人物是吧。”青魔说道。

    青轩用力点头。

    “这个人很年轻,但名气很大?”青魔又道。

    “是的。”

    青轩笑了笑。

    “姓江对不对?”青魔满怀期待说着。

    但这一次,儿子收起笑容,向他摇了摇头,而后又激动道:“是不败战神天明!”

    一听这话,青魔心里像是打翻了调味**,什么感受都有。

    惊讶、生气、懊恼、自责都有。

    “你很崇拜这位天明吗?”青魔说道。

    “是啊,他是天庭第一战神,率领数十万天天兵天将,纵横星域,更是平等这世上妖物,给我们打出一个安稳平和的日子。”青轩说道。

    竭力克制自己的青魔忍不住了。

    夺下木像,一把摔在墙上,激动道:“玄黄世界的安稳不是他们这些人打下来的!妖族也不都是坏的!”

    他不知道该气天庭,还是气自己的教育。

    天庭对人间的掌控极强。

    短短十余年,几乎是改变新一代人的观念。

    江辰这个名字更是成为禁忌。

    青轩不明白向来不动怒的父亲为何会是这样,一脸委屈,眼睛有泪光。

    “不要哭!”

    青轩喝道。

    十四岁的男孩,不应该轻易落泪。

    “你这家伙,今天是怎么了?干什么这么凶孩子?”

    这时,门外出现一个丽人。

    她一把冲了进来,护在儿子身前,瞪着青魔。

    青魔苦笑,眼前这人正是她的妻子。

    小镇上少数的美人。

    但青魔看中的并非是这个,而是惹人怜爱的气质。

    不曾想,成亲以后,生下孩子,以前那股楚楚可怜的样子再也见不到。

    “轩儿坚强,男孩子不要随便落泪,和娘说说怎么回事。”

    丽人又对孩子说道。

    青轩止住眼泪,把事情一说。

    听完后,丽人吓了一大跳,瞪着丈夫,“你要死啊!”

    青魔明白,刚才自己说天明和妖族那些话是不被允许的。

    一旦传出去,会惹来灾难。

    青魔摇了摇头,他隐藏身份,也隐藏实力,十多年不曾动手。

    在母子眼中,他也就是寻常的猎人。

    “轩儿,父亲和你说的那些话,你千万不要说出去。”丽人又是小声告诉着儿子。

    ………

    天御域,曾经玄黄世界的正中心。

    如今,已见不到当年的繁盛。

    无论是建造出来的天城,还是被托在云端的天宫,早已没落。

    天城几乎成为鬼城。

    无数房屋都是空的,自然免不了破败。

    云中的天宫跌落在高山中,成为废墟。

    最让江辰心疼的是造化神树。

    只剩下半截树干,依然有一座山峰那样高,通体焦黑,感受不到生机。

    江辰听人说是某天,天御域上空电闪雷鸣,雷池化成雷海。

    无数雷霆轰然落下,打向造化神树。

    通天的造化神树摆动着树枝,仿佛是化身远古神魔,要掀翻天庭。

    可惜,雷电洗礼过后,又有雷火袭来。

    最终,造化神树成了现在这样。

    在那之后,天御域的气候变得很古怪,经常电闪雷鸣,灾难不断。

    最终,天御域成了江辰现在看到的样子。

    告诉他这些的是一位冒险家。

    这还是江辰第一次听到冒险家这个职业。

    随后得知这是玄黄世界新奇的浪潮。

    主要成员都是一群年轻人,探索着玄黄世界各处危险之地。

    “你怎么什么都不懂啊?是新成员吗?”

    和他说这些的冒险家上下打量着江辰,有种说不出来的古怪。

    “我口都说干了,你不请我喝杯茶吗?”

    冒险家说道。

    “没问题,这里还有茶楼吗?”

    江辰还有些恍惚,不过看到那排洁白的贝齿,回过神来。

    这位冒险家是一位少女。

    年龄不大,十七八岁,浑身上下都是活力。

    而且一点都有扭捏,大方得体,对人很真诚。

    “当然有,这里已经是一座冒险者的城池。”

    说着,少女领着他去了一家还在营业的茶楼。

    江辰刚要进去,又被少女拉到一边。

    没等他说话,少女向他示意噤声。

    紧接着,茶楼中走出来一队人,穿着威风凛凛的盔甲,外面系着火红色披风。

    每个甲士的神情都很倨傲,看人都是居高临下。

    “天人府的家伙还是不要招惹。”少女这样告诉着他。

    天人府,天庭在玄黄世界成立的组织。

    人口超过一万以上的聚集地都有成立天人府。

    监管着苍生和任何对天庭不利的言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