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向神将保证的话还没完全落下。

    天瑶终于开始害怕。

    因为江辰出手太快,快到让她怀疑能否展现出最终底牌。

    所以,趁着江辰还没下手,她直接动用。

    她的底牌是请帮手。

    她的手腕系着一根红绳,绳子上绑着铃铛。

    随着摇晃,铃铛响起。

    她身边的空间很突兀亮起一道光。

    像是有人在世界另外一头拿着尖刀刮开世界的墙壁。

    这道光长度有一人高时,一道身影从中走出来。

    江辰有些意外。

    外界无法直接传送到阴间。

    必须一层一层下来。

    可就他现在看到的,即将出现的这个人是直接从玄黄世界出发。

    这是什么概念?

    阴间,也就是炼狱位于北斗星域尽头。

    考虑到玄黄世界的位置,这个人相当于横跨偌大个星河。

    没一会儿,一个身姿伟岸的男人出现。

    肌体散发出来的神光仿佛是要将阴间给照亮。

    无与伦比的神威使得天地震动。

    此人正是天帝。

    江辰的劲敌之一。

    说来也是有趣,这还是两人第一次正式见面。

    天帝一眼把他认出来。

    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时机,换成是别人,肯定会感到惊诧。

    但天帝没有,哪怕是短暂的一瞬间都没有。

    像是早已知晓一切。

    “他抢我的小狼狗,杀我的人,还要对我出手。”天瑶勇气重新回来,开始告状。

    天帝注意到白灵,明白怎么回事。

    “曾经有人向我提议,对你亲人出手,逼迫你现身,又或是拿下你的亲朋好友,逼你就范。”

    天帝说道:“但我没有采纳,更是禁止别人提起,因为我认为你该有一个体面的结局。”

    关于这点,江辰没什么想说的。

    “可是,如果你对我女儿出手,休要怪我不择手段。”天帝又道。

    他的威胁很高明,因为对江辰起到效果。

    “好,我不杀她,将他擒下,软禁在我的世界。”江辰说道。

    天帝摇头,那神情像是两人说的根本不是一回事,“我只是在说,你没有犯下大错,但不代表你还有机会。”

    “你认为我没有机会?”江辰说道。

    天帝不语,眼神淡漠。

    “父亲,不用多说,将他拿下,但别杀死,我要把项圈给他戴上。”

    天瑶兴奋道。

    对于这样任性的话,天帝微微点头,点出一指。

    一指破空,如一许流星。

    江辰挥手拍击,指芒啪的一声破灭,能量悄然散去。

    “嗯?”

    这一下,天帝和天瑶表情都有变化。

    “看来你沉睡十年,却依然是处于进境。”

    天帝说道:“可惜,你错过太多,错过这片星空最重要的十年,注定你的命运充满着悲惨。”

    说完,他的身躯像是一下子拔高无数倍,势能如旭日般汇聚。

    就连身边的天瑶都承受不住,连连后退,保持距离。

    “看来是不能留下活口了。”天瑶这样想到。

    这样的动静,说明她的父亲认真了。

    “半神的你,也敢在我面前叫嚣。”

    然而,江辰耐性用尽。

    看着如日月般的天帝,暗暗好笑。

    日月又怎么样?直接给你打爆!

    雷霆由着双手释放,雷鸣声震天动地。

    雷电交织,江辰挥拳打出。

    “什么?”

    天帝只来得及有这个念头。

    接着,他的这具身体被打爆,消散于天地间。

    这是化身,拥有本尊一半的力量,也即是半神境。

    结果,江辰一拳下来,灰飞烟灭,任何痕迹都找不到。

    天帝是法身,天瑶不是。

    还不等天瑶有什么想法,脖子感受到冰凉的触感。

    定眼一看,一个铁链圈住她的脖子。

    铁链的另外一头,自然就是江辰。

    “你,你!”

    天瑶受到如此大辱,本该是暴躁如雷。

    然而,父亲被打爆的一幕挥之不去,到嘴边的话说不出来。

    “我也不杀你,仅是让你体会这种感觉。”

    江辰把铁链交给白灵。

    白灵没有什么大人大量,他一把接过铁链,用力一拽。

    天瑶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被粗暴地拉到起灵身前。

    终于,她体会到一直以来给予别人的感受。

    那种屈辱,让她一颗心像是被火烧。

    ………

    玄黄世界,天庭。

    天庭大多数人都前往阴间,只有少数人镇守。

    尽管如此,天庭依然是这片星河最安全的地方。

    故而,巡守的天兵天将,四大天王都是松懈。

    就在这时,一股强烈而又磅礴的震动从天宫深处传来。

    许多人差点没摔倒。

    天兵天将如临大敌,拿着兵刃,但很快想到那里是天宫深处。

    是天帝所在!

    所有人只能干瞪眼,大气不敢出,心中浮现出不安。

    “即刻起,将所有和江辰有关的人带到天庭。”

    天帝身边最亲近的神将正忐忑时,接到一个命令。

    “江辰?”

    这个快要被遗忘的名字,竟然引起这么大波澜。

    神将心中震动,但却不敢多问,带着人前往凡间。

    “他怎么会一下子到了半神境以上?难道过去十年都是障眼法?”

    天帝被一拳打爆,那种滋味实在让他无法安心。

    “必须加快了。”

    下一刻,天帝眼中绽放出耀眼的金光。

    ………

    阴间这边,江辰没有杀天瑶,因为玄黄世界还有很多重要的人。

    天瑶明白这点,态度很快变得放肆,“你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

    江辰瞥了她一眼。

    也不见有什么动作,她身上的银甲被烧毁。

    材质特殊,造价不菲的神甲如一张纸,被烧成灰烬。

    银甲下,是近身的长裙,虽不至于春色外露,却也格外香艳。

    尤其是她裙摆下一丝不挂。

    脖子还有一根项圈。

    如果有镜子的话,天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这混蛋!欺负我算什么本事,天庭不败战神就在附近,你敢去找他吗?”

    天瑶叫道。

    “不败战神?天明?”江辰冷笑一声,眼中寒光似剑。

    “没错,你敢去吗?”

    天瑶大声道。

    “带路。”

    江辰还真的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