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继续向前,还保持清醒的鬼没有几个。

    奇异的力量清空他们的大脑。

    忘掉高高在上的地位,忘掉苦等不得的心上人。

    最终,一切都将遗忘

    有些人生前过于强大,依然咬着牙坚持,不肯遗忘。

    也有的人执念太深,忘不掉最爱的人。

    “我,我要再见她一面……一面就好,不管是神是佛,求求你们了。”

    江辰的注意力被一个书生打扮的男子吸引。

    这个书生生前不是强者,甚至可能都没修行过。

    可是他一路走到这里,依然不肯放弃抵抗。

    他不想忘记最完美的记忆,最美丽的人。

    江辰忽然理解那些妄图改变生死轮回秩序的人。

    许多有关转世的爱情故事中,恐怕也是有地府的人想着有情人终成眷属,刻意安排。

    “低头!放空你的思绪!”忽然,轮回树说道。

    江辰没有去问,直接照做,把头低下,麻木的神情和身边的鬼一模一样。

    他的余光捕捉到左前方有人走过来。

    “逆行?”

    轮回路看似辽阔,但每个鬼都是走向同一个方向,同一个终点。

    没有谁能够掉头回去。

    除非,不是鬼!

    江辰屏气凝神,马上听到士兵走动时,身上甲胄发出来的独有声音。

    “鬼差?阴兵?!”

    江辰心痒难耐,强忍着没抬头。

    按照轮回树所说的,这些鬼差是地府残余的力量。

    照例来说,鬼差不会太强。

    可轮回树这样认真,肯定有着道理。

    很快,第一个鬼差和江辰擦肩而过。

    通过旁光,江辰看到鬼差身上的甲胄破败不堪。

    这不是最主要的,江辰发现鬼差的肌体都很干瘪,并且是黑色。

    像是被烧焦的干尸,比旁边的那些鬼还要可怕。

    鬼差不比那些鬼要好多少,仿佛没有灵智,行走的傀儡。

    轮回树这样特殊都没引起他们的注意。

    等到十余名鬼差走过去后,江辰不解道:“这些鬼差很弱啊。”

    “嗯,和他们交手能轻易解决,但会引起混乱,遭到轮回路的驱逐。”

    轮回树说道:“到达终点前,最好别有动作。”

    “好吧。”

    江辰知道这棵树在这里生长,知道的东西要比他多得多。

    半个小时后,江辰遥望着远方,依然看不到尽头。

    这条轮回路比想象中要长得多。

    周围静悄悄的。

    经过这会时间,再厉害的鬼都被轮回路制服。

    没有鬼叫嚣。

    江辰一直在意的那个书生也是眼神空洞,面无表情。

    “他已经忘了最爱的人。”

    想到这里,江辰心情莫名。

    他心中涌现出一股强烈的渴望。

    打下轮回路,执掌轮回生死!

    这样,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咦?”

    江辰突然又有发现,有一个鬼身上穿的不是白衣。

    这里的鬼不管穿着什么衣服死的,来到这里后,都会变成白色。

    飞禽走兽的皮毛也是白色。

    可是,他看到一个身穿金色衣服的鬼。

    回想起来,似乎之前也见到过,只是没太在意。

    仔细看过去,江辰想知道这个鬼有什么特别。

    一开始,他没有发现,这个鬼也是面无表情,眼神没有神采。

    但是,因为江辰的注视,那个鬼竟然有所察觉,侧头看了过来。

    一人一鬼目光对视,各自都被吓了一大跳。

    金衣鬼瞪了他一眼,转过头去,不再理会。

    江辰摸了摸鼻子,好奇心让他询问轮回树是怎么回事。

    “又一个孟醒。”

    轮回树说道:“金色衣服的鬼都会转世到显赫世家或是无敌皇朝,成年后破开胎中之谜。”

    “原来如此。”

    江辰明白了。

    随后,他没有再去留意。

    满足好奇心后,江辰对这些金衣服的鬼没有其他想法。

    “还有多远?”

    前前后后都快走了一个小时,做好大战一场的江辰很纳闷。

    “什么时候那些金色衣物的鬼也被清空脑海,就差不多要到了。”轮回树说道。

    听到这话,江辰又是不得不看向那个离得最近的鬼。

    刚才这个鬼向他瞪眼,可见脾气暴躁。

    本以为吓得江辰不敢冒犯,谁知道又有被目光注视的感觉。

    尽管没什么影响,但是这个男子很不满。

    他张开嘴,竟然还能说话,声音不小。

    在已经寂静的轮回路上,格外刺耳。

    “他说什么?”

    江辰听不懂他的语言,不过看那凶神恶煞的样子,明显不会是什么好话。

    “你为什么认为我会它的语言?”轮回树不解道。

    “那你知道吗?”

    “知道。”

    “那不得了。”

    轮回树撇了撇嘴,心想这人怎么跟个好奇宝宝一样。

    别人闯到轮回路,屁都不敢放一个,他倒好,问东问西,像是来游玩的。

    “他说你再看,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轮回树帮忙翻译。

    “他能做到吗?”江辰说道。

    “几乎不可能,都走到了这里。”

    轮回树说道。

    “那好。”

    江辰伸手一抓,那个金色衣服的鬼隔空挪到身前。

    “真神?!”

    这个鬼有两下子,江辰没展露气息,仅是通过这一手判断出实力。

    江辰打量着他,因为是魂体,无法看出年龄。

    相貌俊朗,面白无须。

    最引人注意的是他眼眉。

    浓眉大眼,眉梢上扬,英气逼人,眼睛怒视着江辰,自带着一股威严感。

    “你想干嘛?”他问道。

    轮回树传达意思后,江辰随意道:“没干什么,近距离看你什么时候失去理智。”

    不是不想被人看吗?江辰就偏要看。

    一个把投胎当成技术活的家伙,还敢在他面前叫嚣。

    闻言,金衣鬼大怒,这是**裸的羞辱。

    “你知道我是谁吗?别以为现在在轮回路上就有恃无恐,我们结下因果,早晚会有了解一天。”

    金衣鬼冷冷道:“向我跪下认错,或许,将来我不会杀你,而是给你机缘。”

    他说这话时怒视着江辰,说完后看向轮回树,“一个字不差的告诉他。”

    “你确定?”

    轮回树问道。

    “当然。”

    “那好吧。”

    轮回树如实相告。

    听完,江辰微微一笑。

    而后,毫无预兆一拳打出去。

    “我现在来了解因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