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轮回路不在任何一层。

    单独存在于阴间的某处空间。

    按照轮回树的说法,阴间十八层都是外像。

    和阴间秩序有关的东西都在内层。

    相当于介子世界,任何一层都有可能。

    轮回路所在的内层,竟然是第一层。

    “难怪你会待在第一层。”

    江辰恍然大悟,按照轮回树的实力,哪怕是最下面几层也能来去自如的。

    “阴间十八层,越往下越是凶险,但不代表着造化就会多么惊人。”

    轮回树说话时,洋溢着一股得意劲。

    这些事情,也只有这些生长在阴间的生物会知道。

    “不是说你在讲经的时候昏睡过去三天吗?”

    江辰想到这个,按耐不住好奇。

    “梦中有佛。”轮回树没有多说。

    “这就是扮猪吃老虎吧。”

    江辰看了这棵树一眼。

    没有战斗时,它又变回三米高。

    虽然说需要仰望才能看全,但对一棵树来说,算是比较低矮的。

    “低调做人。”

    轮回树嘿嘿一笑。

    这会儿,一人一树回到阴间最上面一层。

    轮回树把他带到当初躲避佛像时,藏身的深渊。

    “轮回路在下面?”江辰有几分惊奇。

    他记得轮回树当时问过自己,让他猜猜深渊下面通往哪里。

    回想起来,有种如梦初醒的感觉。

    他没有忘记被关押在下面的那神魔。

    因为深渊无法悬空,他先是落在地面。

    来到边上,探头凝视着下面。

    真神天眼,竟然也是无法照亮漆黑的深渊。

    宛如一张血盆大嘴,要将他给吞噬。

    “下面发生过大战,有人闯过蚩尤的看守。”

    轮回树没有眼睛,不需要去看,却能知道很多事。

    “蚩尤?”

    江辰又是一惊,没想到被关在下面的神魔会是这样的大人物。

    “蚩尤当时太强,哪怕是战死,阴间也容他不下,轮回路都降服不住。”

    “也是过去这么多年,一点点把他耗成这样子。”

    “否则,全盛时期的他一巴掌能把整层的阴魂拍死。”

    轮回树告知他这段往事。

    江辰心中一凛,对于活得比自己还久的存在,还是心怀着敬畏。

    “现在他的实力是全盛时期的几层?”他问道。

    “一层的一层都不到。”

    江辰深吸口气。

    前不久,死去的蚩尤简单粗暴的砸碎半神才能对付的佛像。

    难以想象全盛时有多厉害。

    那都是天神时代以前的事情,阴间地府建立后,被耗尽力量的蚩尤被关在这里。

    不败战神时的他来过阴间几次,但都是去阎王殿处理一些事,没有深入。

    “正好他元气大伤,我们能轻松过去。”

    轮回树先一步下去,贴着岩壁向下。

    江辰想着自己已是真神,尝试着飞下去。

    结果刚刚迈出脚步,笔直往下坠落。

    “这里面充斥着轮回之力,你抵御不住的。”

    轮回树把他接住,告诉他没有人能在这里飞。

    江辰点头,暗暗戒备。

    他成为真神,拥有无限寿命,但不意味着不死。

    轮回树不断向下,江辰抬头时,深渊的口子只有拳头大小。

    同时,一股可怖的寒气涌来。

    忽然间,江辰眼眸中绽放出锐利的光芒。

    他听到一个声音,铁索被拉动的声音。

    意味着那蚩尤在动。

    嗖!

    顷刻间,那只长满黑毛的大手映入眼帘。

    比起上次,这只手鲜血淋漓,明显遭到重创。

    也因此,更加的可怕。

    如同受伤的狮子,凶残的发出最后一击。

    “看你了。”

    轮回树说着,缠绕住江辰的树枝把他带到这只大手的面前。

    雷音轰鸣,拳印绽放。

    万丈金光本该是照亮一方世界。

    可是,深渊依旧黑暗。

    从上面俯视下来,都不会看到江辰出拳。

    无穷无尽的阴气挤压着江辰的拳劲。

    转眼间,巨大的手掌如一座大山撞过来。

    与其说是拳掌相碰,倒不如说是江辰撞在他的手心。

    真神的力量毋容置疑。

    蚩尤的大手被震飞,甩在岩壁上,造成的能量波动席卷着深渊。

    身处其中,如同被无数刀剑切割。

    好在江辰和轮回树不是泛泛之辈,不至于被这点程度波及到。

    旋即,一声怒吼传来,更为可怕的攻势即将到来。

    “停手吧,否则你的阴魂会被完全耗尽,让我们过去,到时让你转世轮回。”轮回树说道。

    蚩尤已经是强弩之末,刚才那一下几乎透支所有力量。

    现在发出更强的一击,不管能不能伤害到江辰,他自己都会魂飞魄散。

    轮回树不忍这样的传奇存在以这样方式消散。

    因为在阴间死去,那就是彻底从天地中抹去。

    江辰同样不忍,可他知道,蚩尤不会住手。

    蚩尤,从来不屈服。

    忽然间,江辰下定决心,左手朝着下面一指。

    剑光一闪,化作神虹,俯冲而下。

    很快,一声声脆响传来,可把轮回树吓得不轻。

    “你疯了吗?”

    它就算是不忍蚩尤以这样方式死去,也不想自己丧命啊。

    “正是神链才能克制住他,耗尽他的能量。”

    江辰一剑斩断蚩尤的所有束缚。

    不管轮回树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一人一树发现深渊开始扩大,周围的岩壁离得自己越来越远。

    旋即,一道伟岸的身影于黑暗中站起。

    顶天立地,不可一世。

    纵然无法看清楚外貌,也能感受到那股横扫八荒**的霸气。

    “来吧。”

    江辰神色肃然,眼神坚定。

    到这时,轮回树明白他要做什么。

    “难怪能够没有瑕疵的成神。”他感叹道。

    蚩尤不屈不饶,哪怕是消散,也该是站着离开世界。

    吼!

    又是一声吼叫,但和之前有所不同,不再是疯狂和狂暴。

    更多的是,是一种高昂的战意。

    被关在这里不知道多少岁月的蚩尤出过很多次手。

    但只有这最后一次,称得上是战斗。

    两个都为战斗而生的男人几乎没有交流,但此时此刻,心意却是相通。

    一大一小的拳头碰撞到一起,掀起惊涛骇浪,轮回树险些被吹回去。

    结果是注定的,不说江辰如何,发动这一拳的蚩尤开始消散。

    “哈哈哈哈。”

    深渊中响起畅快淋漓的大笑声。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