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水元大长老得知明天就是自己儿子要和江辰生死决战的时候,心里一紧,不知为何感到不妙。

    尽管他的儿子占据绝对优势,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可他还是不放心。

    江辰这个人,给他一种其他晚辈都没有过的感觉。

    众目睽睽下,不计后果击杀赵亚军,水元要是年轻几十岁,也要喝一声彩。

    那样的勇气,他儿子都不具备。

    当然,如果仅是这样,他或许还不会如此,关键是那天江辰的开口威胁。

    转眼间,就要和儿子死战,要不是提出来的人是水淳,他都会觉得江辰是在故意报复。

    水元很想让他儿子小心,不过知道那样做的话,会引起水淳的不快。

    因为那样做就相当于提醒骄傲的老虎当心一只兔子。

    “水元。”

    毫无预兆的声音在他房间响起,水元吃了一惊,不明白殿主为什么私下找自己,这可是很少有过的事情。

    “江辰,不能死。”

    殿主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明自己的来意。

    “殿主,我能问为什么吗?”水元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南公为首的大长老要帮江辰,尤其是殿主的出面。

    “好吧。”

    在那之后,房间内没有声音响起,但水元的表情却是在不断变化,有迷惑,有惊疑,最后是狂喜。

    “殿主,原来是这样,之前是我不对。”明白怎么回事的水元再也没有半点怨言。

    “我会告诉水淳,只败不杀。”

    “嗯。”

    “江辰。”

    在江辰的房间中,殿主的声音突然响起。

    江辰并不记得殿主的声音,因为这个声音没有任何特色,无论怎么努力都记不住的。

    但殿主这种不现身只说话的本事,他还是知道的。

    “殿主?”

    “是我,我是来和你说明天决战的事情,希望你只败不杀。”

    “可”

    “你恨水元,我知道,也理解。但换个角度想想,你的战宠失控伤人,不知情的水元身为大长老,有义务和责任出手。”

    江辰咬了咬牙,但还是点了下头,认可这话。

    “你在众目睽睽下杀死赵亚军,正常的处理方法,你就算不死,也会被逐出英雄殿,再被赵亚军六人的家族追杀。”殿主又道。

    江辰继续点头,他杀死赵亚军的时候就想过后果。

    “而且,你那一剑,也让你获得不小的名气,等到实力强大起来,你的威慑力不比战力榜前十的人要弱。”殿主说道。

    “殿主,是水淳提出生死决斗的。”江辰说道。

    “我知道,也知道静心湖的事情,你一旦获胜,静心湖将不再由他负责,你和应无双都能得到应有的待遇。”

    江辰脸色逐渐平静,道:“殿主,那如果水淳要杀我呢?”

    “放心,那边我已经敲打。”

    “哦。”

    江辰明白过来,对英雄殿来说,水淳和他的生死决战影响恶劣,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都是不希望看到的。

    要把分生死变回分胜负。

    强行干涉,会让人说闲话,若是双方自愿放弃杀死手下败将,那是最好不过的。

    “水淳父亲是水元,我掌握着奇脉的开发,不知道如果没有的话,英雄殿会不会干涉。”江辰在心里想到。

    殿主的声音也不再响起,应该是离开了。

    翌日,是比试的日子。

    江辰来到迎客广场,这里也是比试的地方,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

    水淳比他先到,站在正中央,穿着一件战斗灵衣,丰神俊朗,神采飞扬。

    看到江辰走来,他不屑冷笑,道:“还以为你骨头有多硬,原来还是贪生怕死的人。”

    这番话叫人不解,江辰不是来了吗?怎么还说别人怕死。

    水淳很快解开众人的疑惑,只听他说道:“让英雄殿来找我父亲,说让我只败不杀,不是你所为又是谁?”

    原来,水元大长老没有告知他全部,只是让他不要杀了江辰。

    水淳很不满,认为是江辰在暗中使力。

    他无力抗拒英雄殿,但不介意说出来,让人看清楚江辰的真面目。

    听明白怎么回事的人又看向江辰,能在万众瞩目下杀死赵亚军,到头来还能安稳待在英雄殿,尽管是说要杀除魔榜的人,可比起被处死或是直接赶出英雄殿,这个处罚算是非常轻的。

    所以江辰有能力做到水淳所说的。

    “呵呵,殿主也向我说过,只败不杀,是不是你求着你父亲,让英雄殿插手啊?”江辰说道。

    “这两个人。”

    暗中的大长老们不禁摇头,殿主秘密行事,就是想让整件事完美解决,了无痕迹。

    结果倒好,这样大大咧咧说出来,还不如直接出手干涉。

    这完全是怪水淳自以为是,而且,他现在仍然如此。

    “哈哈哈哈,你嘴硬也要有个限度啊,我是有能力杀你才会被约束,你一个被杀者,英雄殿还会向你多说吗?真是笑话!”水淳说道。

    英雄殿让江辰不杀水淳,就是认为他有能力去杀。

    对此,水淳完全不认同,在场的人也不认同。

    只有一个人相信江辰所说的。

    那就是应无双!

    那天陪江辰过招之后,她完全傻了。

    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实力比江辰要强,因为她是通天境二重天。

    结果倒好,江辰运转风雷之力,她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到最后,由于相差太多,都没起到帮助江辰适应自身的风雷之力就结束。

    不过应无双也因此确认,江辰的坦然不是源于无知,而是自信。

    “你这话,半个时辰不到,就会变成笑话,像打碎的牙齿自己吞下去。”江辰说道。

    水淳耸耸肩,自然是不相信的,随意的抬起手臂,道:“事实会告诉人们,谁才是弱小、丑陋的可怜虫。”

    “狂潮辟野!”

    这次,轮到他先出手,而且一来就是绝式。

    如今不在湖边,没有水源,可随着他双臂的挥动,天地灵气化为清水,和掌式融合,再被推出去,有毁天灭地之威。

    “好强的一掌!”

    在场皆不是平凡人,却也被这一掌的雄浑给震住。

    作者的话:这是今天第五章,补上昨天两章,今天的更新是三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