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小子。”

    凌天又惊又喜,又觉得江辰故意瞒着不说,让人白白担心。

    “和你一个德行。”涂山青打趣道。

    这时,吃惊中的元乾发现身上一块玉简有动静。

    打开一看,上面出现一行小字,是星空最新发生的大事。

    “江辰击杀元心、楚雄等六名至尊天神,获得他们神格,成为至尊天神。”

    “黑刀神更被其妻子夜雪斩杀。”

    不仅是他,八氏族的人也通过各种各样方式获知消息。

    “你把元心都杀了?”

    青道子眼睛都圆了。

    他们只知道江辰去了一趟正神星界,发生血案,紫星公子被杀。

    可没想到元心也跟着出事。

    那可是正神学院的院长啊。

    更别说率领五大世界的天神强者。

    却被江辰一个人击杀。

    最可怕的是,动手时的江辰还不是天神。

    “果然,是奇迹之子啊。”

    先前还嘲讽江辰的元乾喃喃自语,后悔刚才多言。

    “那么,今日战神之争结束。”

    江辰说道:“三位元老,我继续担任战神,没有问题吧?”

    古元、古灵、古道三人相视一望。

    “自然没问题。”古元苦笑道。

    “我要去一趟造化道,到时如果让我发现你的身影,你会和自己弟弟团聚。”

    江辰又对破月说了一句,消失不见。

    他这一走,今天的事情告一段落。

    星空中的青道子、古元等人心情复杂,难以言喻。

    八氏族陷入震动,有人激动,有人兴奋,也有人低落。

    江辰返回凌氏世界。

    “睡一觉起来,倒是变得凶残啊。”筱偌迎了上去,有点意外。

    “我杀一个破星,都会让你们觉得意外,这就是问题所在。”

    江辰说道:“古神族认为我会理解他们做法,才敢乱来,结果就是你们遭到冷落,处境不稳,随时可能遇到危险。”

    他这样的变化,不是因为成为天神,神性影响人性。

    而是他厌倦了。

    他一直以极高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到自律。

    更是放话,别人有杀他的动静才会出手斩杀。

    其结果就是威慑力不足。

    他以往的疯狂行为让人害怕,却让人无法忌惮。

    江辰可不想下次再出什么事的时候,古神族把亲人都赶出去。

    他要让古神族感受到他发怒的后果,有所忌惮。

    “唉。”

    凌天在旁听到儿子这番话,心情难以言喻。

    江辰的心性他最清楚不过。

    他一手培养出来,许多观念也是由他教导。

    后来江辰成为圣域第一公子,凌天发现儿子有些过于理想化。

    当时他没有太当一回事。

    现如今,屡次感受到人情冷暖的江辰成长了。

    “也只有这样的心性能担当责任。”凌天心说道,觉得这是好事。

    ………

    江辰守住战神的事情只在古神族内部引起风波。

    外界陷入另外一件事的震惊当中。

    江辰杀死六名二十四块神格的至尊天神,并且还以凡人之躯,成为至尊天神。

    这是人们所了解到的。

    可是,他们不明白的是,江辰是怎么做到凡人屠杀六名天神的。

    战斗的经过无人知道,真神殿只是告知星空这点,并未解惑。

    于是,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

    有人说江辰沉睡十年,其实是在秘密修行,和血族大战时以其他身份参战。

    真神箭就是最好的证据。

    也有人说是夜雪把元心六人打残,再让江辰出手击杀,获得大量神格。

    不管是哪种说法,都有人相信,也有人争论。

    “不管如何,江辰也是至尊天神,这下要热闹了啊。”

    北斗星域的人们意识到这点。

    ………

    与此同时,江辰法身和夜雪本尊来到岁月神殿。

    他来过两次,不过那时改变之前的事情。

    在外人眼里,他是第一次到来。

    曾经告诉他时空三个阶段的简长老都不认识他。

    好在,岁月神殿和夜雪都是知情者。

    “你们夫妻二人都是疯子啊。”

    岁月道尊见到两个人,忍不住回想之前的事情,依然心有余悸。

    “直接改变整个星空局势,我还以为你会永远醒不过来。”

    岁月道尊又道。

    比起这个,江辰更关心黑刀神的事情。

    “无休止的扯皮,反正仇是结下,但你不用担心夜雪的安危。”

    岁月道尊说道:“不过近段时间,夜雪不要外出,避避风头。”

    “是的。”夜雪没有意见。

    “那不知道道尊大人叫我来有什么事?”江辰好奇道。

    闻言,岁月神殿苦笑道:“你我动手,我都不一定能奈何得了你,你还用尊称是在挖苦我吗?

    “不管怎么说,你都对我有恩。”江辰说道。

    岁月道尊摸了摸黑须,“当初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别怪罪联盟,也不知道你会一下子穿越那么久以前。”

    最重要的还是夜雪那时出关,给予足够多的时间之沙。

    “我叫你来,还是老话题,一气化三清交换《时间经》。”

    “如果你之前就答应,拥有《时间经》,就不会沉睡十多年。”

    江辰苦笑,没想到还是为了这个。

    看来岁月道尊认为他吃了苦头,会改变主意。

    不过,他确实改变主意。

    《时间经》是穿越时空的保证,能让自身不会承受两种记忆的折磨。

    “可以,但前提是不得传得太广。”江辰说道。

    “自然,我也不希望你把《时间经》传遍星空各处。”

    岁月道尊没想到江辰这样爽快,很是激动。

    两人通过神念交换神术,这样也能很好避免泄密。

    “那个,虽然你有《时间经》,但你也不能随便穿越时空。”岁月神殿提醒道。

    “我知道,需要指环,否则的话我会留在过去。”

    这一点,江辰从师姐那里听过。

    “那么,就劳烦你了。”

    岁月道尊笑了笑,向他伸出手。

    “什么?”

    “指环啊。”

    岁月道尊说道:“你上次穿越时空的指环。”

    “当时就破了啊。”江辰说道。

    他斩下魔手血祖的手臂时,指环粉碎。

    “啊?”

    夜雪和岁月道尊大惊,没想到这个情况。

    “那你是怎么回来的?!”岁月道尊急忙问道。

    “我……”

    江辰下意识张开,忽然意识到什么,脱口而出:“我好像没有回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