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真神箭,与其说是箭矢,不如说是长矛。

    由上往下,正中江辰,本该是将他分成两半。

    可是,真神箭消失不见,江辰安然无恙。

    “真神箭进入他的体内!和他融为一体!”

    在场都是绝世强者,马上看出为什么。

    “江辰!你做了什么!?”

    正神院长及时反应,手指分别点向江辰和夜雪,“你们二人是要故意谋夺真神殿至宝!”

    江辰疑惑不解,内视体内,还真发现那根真神箭。

    “对真神殿有大功劳,或者说对神道有大贡献的人,会获得真神箭认可。”

    夜雪一点都不意外,缓缓讲述着。

    众人惊奇不已,不太相信。

    想到夜雪作为真神殿一员,不会无缘无故说这话。

    一道道目光落在同为真神殿一员的璃长老身上。

    他同样吃惊。

    不过也没隐瞒,表示是有这回事。

    “江辰不是沉睡十年吗?”

    人群哗然,也很不解。

    “肯定是什么地方出现差错,别说他是不是沉睡,就以他的实力,能做出什么大贡献?”破星质疑道。

    这个家伙一直嚷嚷,江辰无视之,可有人不乐意。

    桃月瞥了他一眼,冷声道:“这就和你无关了。”

    这话把破星噎住。

    他姐姐虽然作为道子被培养,可造化道明面上的道子依然是江辰。

    至于他自己,就如桃月说的,是上门女婿。

    真神殿的事情,他没资格多言。

    “能解释吗?”璃长老看着白色身影,问道。

    “岁月神殿会告知真神殿的。”夜雪说道。

    江辰心中一动,这一切仿佛都是师姐的预料中。

    这让他困惑。

    师姐在他眼里很聪明,可运筹帷幄这种事情不是她所擅长的。

    “难道?”

    江辰想到一种惊人的可能性。

    那就是师姐会预知未来,从而作出安排。

    璃长老微微点头。

    “长老,不可啊!”

    正神院长不甘心道:“紫星可是我的亲孙!”

    “正神殿不会干涉私仇。”

    璃长老说道。

    不容置疑的语气宣布这件事告一段落。

    江辰平安无事,正神院长吃了哑巴亏。

    正神院长面色阴冷。

    忽然,他说道:“我祝愿你们二人永远能陪伴左右。”

    这是对夜雪和江辰说的。

    话中的意思和他真正所要表达的意思不同。

    他是在威胁江辰。

    江辰胆敢单独行动的话,他会以雷霆手段复仇。

    在那之后,夜雪会怎么做,正神院长没有去想。

    各方势力的人先后散去。

    正天道、段家、古神族留下来商量后面的事情。

    “正神院长真名叫元心,北斗星域成名已久的神祖,和血族一战中,跟随现任真神殿副殿主一路攻伐,战功显赫,福泽一家。”

    “联盟中,五大世家和他的关系极好。”

    “他又是学院的院长,能调动足够的力量来报复。”

    段家老祖分析着局势。

    “是比较棘手,江辰和桃月速速返回古神族。”凌莫然说道。

    不想,段家老祖有异议,“古神族还愿意为江辰和桃月竭尽全力?”

    “这是何意?”凌莫然轻轻皱眉。

    “古神族和造化道现在都把江辰视为麻烦,说不定很乐意看到他被杀,我可不想宝贝孙女陪葬。”

    段家老祖的意思很明显,桃月要留在正神道这边。

    反正杀人的是江辰,复仇也是去找他。

    凌莫然恼怒,却没底气反驳。

    “我跟江辰一起。”

    桃月立即表态,态度坚决,容不得别人相劝。

    “那就去岁月神殿那边。”

    段家老祖见她如此,无奈道。

    江辰现在最大靠山是岁月神殿,不再是造化道。

    不过嘛,夜雪是江辰妻子之一,老祖担心桃月过去受气。

    “江辰去哪,我去哪。”

    桃月说道。

    江辰不在场,他和师姐聊着正事。

    “师姐一开始就想让我得到真神箭?”

    说着,他抬起右手,手掌摊开,真神箭出现。

    这根箭矢的不同之处可以重复使用。

    问题是这个长度无法用弓射出。

    而且,他拥有的神兵够用。

    造化、混沌两块神石不说,更有轩辕剑和混沌神甲。

    “能为你正名,有利于你的发展。”夜雪说道。

    “发展?”

    江辰觉得奇怪,他只等着神格足够后,一步登天,成为天神。

    可看夜雪的样子,似乎星空即将遭逢大变。

    “仙界?”江辰猜测道。

    “师弟,你现在知道也没什么用”

    话没说完,她发现直盯着自己。

    “师姐,其他人和我说这话我也懒得问,你我之间,不必这样,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江辰说道。

    夜雪略显犹豫,但两人关系摆在那里,结果不必多说。

    “你自己看吧。”

    夜雪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点在江辰眉心。

    江辰放开心神,任由海量的信息涌入进来。

    半个时辰后,他消耗这些信息,表情古怪。

    同时,也明白真神箭有什么作用。

    “看来我要尽快成为天神啊。”江辰说道。

    “那是必然的。”

    审判的结果很快传开。

    人们觉得这是雷声大,雨点小。

    江辰平安无事,连一根毫毛都没落下。

    “这就是娶一个好老婆的作用啊。”有人羡慕不已。

    有关真神箭,也认为是夜雪从中发力。

    “紫星的死也可能是那女人做的。”

    这才能解释为何他和江辰发生碰撞,死的人会是紫星。

    “这紫星也是可怜,苦苦追求别人十年,到头来惨遭被杀,所爱女人更是完全倾心于他。”

    “有什么可怜的,这紫星虚伪至极,就近十年玩弄的女人不少,而且还打算生米煮成熟饭,简直是败类。”

    “他死的不冤。”

    桃月以心誓自证清白,流言蜚语也都消失。

    重新回顾事情的经过,江辰作为桃月妻子,击杀紫星理所当然。

    “我恨啊。”

    正神院长原本就不甘心,得知外面的风向,更是气愤。

    在他看来,全是桃月那女人错,导致他孙子犯下错误。

    和血族一战,他失去儿子,紫星的母亲也早就陨落。

    他剩下这样一位孙子,自然是倾注所有心血。

    白发人送黑发人,无法接受,要豁出性命,进行复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