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静心湖不是那种一眼就能尽收眼底的小湖,反而面积很大。

    湖底下面,不是淤泥流沙,更没有水草,而是宽阔平坦的石面。

    江辰潜入水底,发现已经有人在修炼,一动不动,一开始还以为是石雕。

    他控制自己的动作幅度,免得打扰到别人。

    游到无人处,江辰发现都忘了问应无双水底下的修行功效。

    不过通过观察,发现其他人尽管静止不动,但却是一遍又一遍运转气海中的天之环。

    每次运转,周围的湖水都会微微震荡,出现一丝丝波纹。

    不同的人,周身的波纹数量也不同。

    波纹越少的人,气息越强大。

    江辰试着运转天之环,第一次的他没有出现波纹,而是水浪翻滚,叫人尴尬。

    通天境的关键就是气海的天之环,是推动一身力量的关键。

    如何有效的运转,是修行目的。

    静心湖,能让通天境运转天之环做到收放自如。

    “怎么回事?”

    当江辰要开始修行的时候,远处游来一群鱼,在他的身边不走了。

    江辰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这些鱼是在干扰自己。

    由于是鱼,他不太确定这个想法。

    水底下的其他人睁开眼睛,看着江辰身边的鱼,略显意外,同情的看向江辰。

    “他是谁,怎么会被这样针对?”

    无论江辰去哪,这群怪鱼一直跟着他,也没什么攻击力,就是干扰他修行。

    江辰拔剑一斩,可这样做不仅没有起到作用,反而死掉的鱼引来更加可怕的存在。

    一头庞大的鱼王游来,速度极快,几下扭摆就到江辰身前。

    由于是在水下,江辰不愿交手,破水而出,回到岸边。

    应无双在他刚才下水的地方等他,见他出来并不意外,眼神凝重。

    江辰还发现有几个人站在不远处,脸上莫名的笑容,大大咧咧看着他。

    其中一人在往水里撒着某种碎末,引起江辰的注意。

    “恭喜你,享受和我一样的待遇。”应无双自嘲道。

    “剑盟的人?”

    江辰隐约猜测到什么,余光注意到那几个人在看着这边。

    “是的,他们可以控制静心湖的鱼来干扰在下面修行的人。”

    “英雄殿不管?”

    “静心湖是让你静心,鱼的出现,是干扰,也是磨练。”

    应无双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却是越来越苦涩,“这是水元大长老的原话。”

    “水元大长老?真是阴魂不散啊。”

    江辰咬了咬牙,上次南公离开时,几次强调让他不要惹事,争取在半年前完成任务。

    可是,他吞下这口气,结果还是如此咄咄逼人。

    “他们以为我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惩罚,就觉得是对我的恩赐吗?”

    “害得我和白灵分别,还是我的幸运,因为白灵没有当场被杀死?”

    压抑的怒火再次升腾。

    他当众杀死赵亚军,让英雄殿难做,他是清楚的,也接受现在的处罚。

    但是,不代表他不在意水元长老意图擒杀白灵,还要将自己置于死地。

    不代表他能原谅剑盟的人所作所为。

    赵亚军六人对白灵下手,动机不仅是贪图白灵是玄兽的食用价值,还有帮慕容行出气。

    又或者,就是慕容行那个姐姐或是姐夫指派的。

    因为没有证据,他不说。

    可今天剑盟这几个人的行为,肯定是有指示。

    在应无双不安的目光中,江辰朝那几人走去。

    他们很意外,但不怎么紧张,反而吊儿郎当笑着。

    “你们修炼至今,成为通天境就是为了帮助别人喂鱼吗?”江辰讽刺道。

    “你说什么!”

    其中一人大怒,但马上被为首的人拦住。

    “你是故意刺激我们,让我们先出手是吧。”他说道。

    “你倒也不傻。”

    “那你听着,你不配我们出手,就会被我们所败,半年时间,我们要让你享受不到任何英雄殿的待遇。”

    “赵亚军是你们剑盟的,不要忘记他的下场。”江辰冷冷道。

    听到他提起这个名字,这几人反应很大。

    江辰当众杀死赵亚军,仅仅是为一头妖兽出气,这很愚蠢,但同时,也让人见识到他的疯狂。

    那么多大长老在那里,换成是他们就连气都不敢喘,别说是出剑杀人。

    “无缘无故,你敢杀我们?”

    “我会让你们和慕容行一样卧床不起。”

    此时此刻,江辰又要展现出那种疯狂,手放在刀柄之上。

    顿时,这几个人剑盟的人咽下一口口水。

    他们和赵亚军相同的实力,后者被一剑斩杀,自然不是江辰的对手。

    “住手!你在干什么!”

    江辰就要拔刀,却是有人破坏好事。

    一个不比江辰大几岁的青年,面如冠玉,皮肤比女人还要白皙细腻,饱满的嘴唇鲜红,是位很帅气的人。

    “水师兄。”

    剑盟的人恭敬叫道,尽管他们年龄要大来人很多。

    “水淳,水元长老的儿子,负责管理静心湖。”

    应无双的声音通过神识传来,告知来人的底细,让他知道是敌是友。

    其实不用这样麻烦,水淳看向江辰的表情就说明一切。

    怨恨!

    毫无掩饰的怨恨!

    “你这个英雄殿的败类,又要在我静心湖惹事吗?”水淳恨他让自己父亲在众人面前出糗,更恨白灵伤到父亲,让他父亲被人说连一头妖兽都拦不住。

    “你既然管理静心湖,应该知道谁才是惹事的,破坏规矩的。”江辰说道。

    “有吗?我怎么知看见一个败类在喊打喊杀,又要残杀同门啊?”水淳冷笑道。

    “败类骂谁!”

    “败类骂你!”

    “知道自己是败类就好。”江辰笑道。

    被绕进去的水淳气得不轻,但这小孩子的把戏,他更是不屑。

    “为了让你记得自己的败类,给你留点教训!”

    只是没想到江辰还有后续动作,一巴掌扇在他的脸颊上面。

    一巴掌,留下一个通红的手印,尤其是在一张白皙俊朗的脸庞上,非常显眼。

    一切发生的太快,应无双都没料到他会这样直接出手,更不用说那几个剑盟的人。

    “你父亲的账,就先从你身上收!”

    这还不算,江辰的刀已经出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