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些人没有被吓跑,反而走进房间。

    “穿上。”

    江辰脱下外衣,丢在桃月面前。

    桃月衣衫不整,但还没到春光外泄的程度。

    她刚想开口说自己有衣服换,但在江辰不容置疑的目光下,只好一脸委屈穿好。

    旋即,两个人走到客厅,看到紫星公子的朋友。

    “江辰?!”

    他们一眼认出江辰的身份,再看桃月的样子,立马明白发生了什么。

    只是他们不太理解的是,真发生杀戮,不应该是江辰躺在地上才对吗?

    “你杀了他?”

    几个人中,先前提醒紫星公子的那位女子开口道。

    “在我知道的过去中,你们都帮紫星公子出谋划策,让他染指我的女人。”

    江辰目光一一扫过这六个人。

    “跪下。”

    话音刚落,无上神威爆发。

    砰砰砰。

    一个个接连跪下,脸上都写满着难以忍受。

    让江辰意外的是,刚才说话的那名女子还能坚持。

    “你恣意逞凶,却忘记如今的时代已经不是你所知的,你杀害紫星公子,北斗星域将没有你容身之处。”她冷冷道。

    “如今你的时代是能随便打别人妻子主意的时代?甚至还能允许侵犯?”

    江辰嘲弄一声,上去就是一巴掌抽在这女人脸上。

    力气之大,直接让她栽倒在地。

    后面的桃月胆战心惊,眼神怪异。

    比起过去,醒过来的江辰要更加暴躁啊。

    殊不知,这一巴掌是帮她还的。

    这个女人是紫星公子身边的情人。

    没有人知道两个人的身份,但江辰通过紫星公子的记忆得知这点。

    “不杀你们,是你们太过卑微。”

    江辰说道:“现在滚回去,让该来的人来吧。”

    神威也在这时收起。

    六个人如释重负,纷纷起身。

    “我是让你们滚回去。”

    还没走出房门,江辰又是说道。

    六个人先是一怔,接着面目狰狞,他们何时承受过这样的羞怒?!

    不过,当他们注意到紫星公子尸体时,怒气和勇气荡然无存。

    他们乖乖跪在地上,爬着出去。

    江辰也没继续纠结滚和爬。

    他不打算离开,坐在客厅的桌前。

    “你以前不会这样折辱实力低微的人。”桃月小声道。

    “他们帮别人想办法夺走我的女人,不杀他们,是不想脏我手。”

    江辰说道。

    这个回答正是桃月想要听到的,她偷看江辰一眼,嘀咕道:“原来你还知道我是你女人啊。”

    江辰微微皱眉,也没有发作。

    不管是有没有改变,他和桃月的关系都差不多。

    因为政治联婚在一起,江辰也没想过感情。

    桃月一直耿耿于怀的是洞房那天,江辰竟然不出现!

    这是因为江辰认为没有感情基础,加上认为桃月不太情愿。

    “你要休我?”桃月又道。

    “我沉睡过去十年,你出现的次数不超过十次,我醒来也不见你赶回来,更是泄露我昏迷的事情。”

    “还和别的男人如此亲近。”

    “你说,我该不该休你。”

    说到这个,江辰还是理直气壮的。

    “我在正神学院任职,怎么好天天跑去古神族那边,更何况,不仅你不喜欢我,你的四个四人早就搞小圈子,不肯接纳我,你父母也不喜欢我,我出现又有什么意义?”

    桃月争辩道。

    “那他呢?”江辰指了指死尸。

    桃月咬了咬嘴唇,不知道该说怎么说。

    肆无忌惮享受着紫星公子的追求,是弥补她在江辰那边被冷落的心情。

    而且,随着江辰睡得越来越久,她在正神学院的职位越来越高,也不是没想过改变。

    紫星公子确实是合适的人选。

    是她从失败婚姻中的退路。

    “你的眼睛那么厉害,直接阅读我记忆不就可以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

    说着说着,桃月眼泪顺着脸颊滑过。

    “我的眼睛只能看到画面,以及声音,从而进行分析,无法得到主观意识,也就是心中的想法。”

    江辰冷漠道。

    换句话说,江辰能看到桃月拒绝紫星公子几次。

    但是,为什么拒绝,拒绝时候心里想什么,都不得而知。

    桃月自嘲一笑,失魂落魄蹲在地上。

    “你要休就休吧。”

    说着,她看了一眼紫星公子的尸体,自嘲道:“我要是你的话,就尽早离开吧。”

    紫星公子因为她而死。

    她在学院的前程也几乎全没了。

    江辰也很心烦。

    不是因为紫星公子,而是这女人。

    他来时很坚定,从别人嘴里了解桃月这十年来的所作所为,这样的女人不休还留着干什么?

    可通过紫星公子的记忆,他看到的东西又有不同。

    成亲和他沉睡之间有着几年时间,夫妻二人形同陌路。

    一开始,江辰认为桃月也乐于如此。

    现在才发现,当时的桃月是有所期待的。

    后来,他陷入沉睡,紫星公子趁虚而入。

    一开始,桃月的态度也很坚决。

    或许是认为江辰会醒过来,又或者是其他原因,桃月态度明确。

    一直到血族的战争爆发。

    紫星公子一家得到机遇。

    战后,他的爷爷成为院长,桃月被安排到学院,因此联系变得频繁。

    “我想知道,如果我不出现,会发生什么?”江辰问道。

    “以死保证清白。”桃月坚决道。

    注意到江辰惊异的目光,她自嘲道:“或许我和他过于亲近,但从来没有越过底线,包括今晚。”

    “那他如果不是操之过急,你要如何?”江辰又道。

    和他所想不同的是,桃月很果断道:“回去和你把话说清楚,我们的夫妻关系形同虚设,根本没必要再在一起。”

    说完,她似乎认为江辰还要再问,继续道:“是的,那之后我可能会和他在一起,因为我是单身,谁也管不着,但从他刚才表现看,我和他也不会长久。”

    “你错了。”

    江辰豁然起身,来到她身前。

    桃月下意识往后退,眼中有着惊慌,认为是自己说错什么话了。

    “你进我家门,就是我的女人,除非我休你,否则别想其他。”江辰说道。

    “凭什么……”

    桃月心说这也太霸道了吧,可话到嘴边,就被江辰眼神吓得声音细不可闻。

    “没有凭什么,就是规矩,明白了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