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晚宴结束后,紫星公子借着有事商量,把桃月带到酒楼一间客房。

    房间很大,有正厅和几间房,还有能看夜景的阳台。

    如果是普通酒楼那样进门就能看到床的小房间,桃月可能不会进来。

    可现在嘛,她很自然走到阳台,感受着夜风拂过脸颊。

    “月儿,江辰醒了,你应该知道了吧。”紫星公子忽然道。

    桃月紧绷着身体,俏脸有几分不自然,低下头去。

    “我知道。”

    紫星公子深吸口气,迈开脚步,走到阳台。

    看着那盈盈一握的水蛇腰和削成般的香肩,他强忍着从后面抱上去的冲动。

    他来到桃月身边,柔声道:“我们从小相识,你出生在段家,背后靠的是正神殿,我们虽然关系不错,但我心里知道不可能。”

    “得知你被安排和江辰成亲,我内心备受煎熬,时时刻刻受着灼心痛苦,可我同样知道,无力改变什么。”

    “一直到和血族决战,我一家跟随明主,建立赫赫战功,终于使我有勇气站在你面前。”

    这番神情的话让桃月一脸复杂。

    “和血族开战时,我永远冲杀在最前面,并非是我勇敢,无畏生死,而是我一心寻死,这样,我也许会被传颂成一位英雄,我的故事会被你熟知。”紫星公子又道。

    这番话杀伤力不可谓不大。

    桃月又是吃惊,又是心疼,还有愧疚之心。

    紫星眼看时机差不多了,又道:“过去十年,对我来说是最美好的十年,可现在江辰醒来,我……我想知道一个答案,我想知道你心中想法。”

    “我……”桃月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说。

    紫星公子明白,告别是用在二人感情到位,双方都有意的时候。

    他见过很多傻子,对某个女人一见钟情,然后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的爱意,每天用告别作为攻势。

    最后不得其果,反而怨恨女人无情。

    每次想到,紫星公子就是想笑。

    一年到头,正常交往,培养感情的经历都屈指可数,到头来陶醉于自己喜欢别人一整年的痴情中。

    如果不是江辰醒过来,紫星公子不会这样焦急。

    哪怕焦急,他也不会乱了分寸。

    看着桃月犹豫的样子,他开口道:“我不是在逼你,月儿,我也不想你难做,只要你说不想,我不会再出现在你眼前,让你左右为难。”

    闻言,桃月一阵焦急。

    紫星公子装作没看见,听她不说话,苦涩一笑,转身离开。

    “等一下。”

    桃月果然上当,伸手拉住他的衣角。

    背对着她的紫星公子微微一笑,回过身来时,伤感的神情又是让人心疼。

    “你不用等我太久。”

    桃月暗暗做出决定,她和江辰的关系名存实亡,更何况,江辰对她无意!

    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她这样想到。

    紫星公子眼中闪过兴奋的光芒。

    他伸手抓住桃月玉手,但后者很快抽了回去。

    紫星公子还以为是阳台敞开的原因。

    他一个响指,房间和外面隔绝,他以被感动的姿态想要抱住桃月。

    结果桃月还是躲了过去。

    “不要这样。”桃月说道。

    紫星一怔,这可和想象中不同。

    理想中,桃月应该是半推半就,两人以拥抱或是亲吻来确定关系。

    在那之后,江辰不再是问题。

    “必须要做到。”

    紫星公子有些心急,又是上前。

    “月儿,我只是想要抱抱你,就抱抱你。”

    “如今的我不能那样做,等……等我回去……你弄疼我了。”

    桃月的反抗不像是半推半就,而是真的抗拒。

    最后,她更是动用神力想要震开对方。

    不曾想,紫星公子也使用上神力。

    这下,桃月意识到事情严重性,也觉得眼前这个人有些陌生。

    注意到这点,紫星公子暗暗后悔,心想自己是得意忘形。

    可现在这样,桃月一旦走出这个门,他的心血全都白费。

    于是,他想到自己的实力拿下桃月完全不成问题。

    这里又没有外人。

    而且桃月是自愿走进房间的。

    这是种种,使得紫星公子接近疯狂。

    “你吓到我了。”

    桃月朝着门口后退。

    “桃月!我知道了,你其实根本没有意识到,你不像自己所想那样和江辰没有关系,恰恰相反,你心仪江辰。”

    紫星公子怒道:“十年来,你对江辰的冷漠就是报复他当初对你爱理不理,甚至连洞房当天都没来找你!”

    “你,你胡说什么!”桃月激动道。

    “你辜负我,利用我!”

    说完,紫星公子不顾后果,稍微发力,就把桃月从客厅带到床前。

    他用力一推,桃月重重摔在床上。

    “我这么多年来对你念念不忘,就该落得这样下场吗?”

    紫星公子一边说着,一边抓住企图挣扎的桃月小脚。

    稍微用力,桃月就被拽过来。

    随即,就是互相拉扯和衣服撕裂的声音。

    桃月没有放弃挣扎,相反,她动作越来越激烈。

    等到外衣被撕下来后,她用力咬在紫星公子手臂上。

    吃疼的紫星公子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

    “你还不承认吗?如果你心中没有其他人,刚才就应该是半推半就,你现在的剧烈反抗,是不想迈出最后一步,因为你知道,一旦你迈出,就不是和江辰怄气那么简单。”

    紫星公子狞笑道:“就让我来帮你迈出这一步吧。”

    他不顾桃月眼中的厌恶和憎恨。

    一旦生米煮成熟饭,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因为,这就是女人啊。

    “真是丑陋的一幕啊。”

    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这关键时候,一个充满厌恶和不屑的声音响起。

    “谁?!”

    紫星公子警觉性极高,一下子怒视声音的方向。

    桃月的角度无法看到来人,但她却能通过声音知道来的人是谁。

    这一刻,她前所未有的安心和欣慰。

    仅仅是外衣被撕掉,并未发生不可挽回的事情。

    同时,紫星公子刚才的话不断在耳边响起。

    “江辰?!”

    紫星公子认出来人。

    他很意外会在这里见到他。

    他眼珠子一转,冷笑道:“你别怪我,我可没勉强桃月,她是自愿和我进入房间的。”

    本来都放下心来的桃月听到这样混淆视听的话,激动不已。

    正要说话,结果发现自己的嘴巴被一股力量封住。

    “你要理解,桃月这样优秀的女人,你十年昏睡不曾享受,岂不是可惜?”

    紫星公子故意激怒江辰,要让他和桃月有无法磨合的裂缝。

    “所以嘛,你要感谢我这十年来帮你照顾你的妻子。”紫星公子继续道。

    毫无疑问,他成功了。

    “我来,是休妻的,可现在嘛,不介意把你杀了。”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