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桃月走出大殿,眉黛中的愁云让学院的人不敢上来打招呼。

    一直回到住处,桃月忍不住爆发,庭院内的花花草草被那娇躯中爆发出来的波动摧毁。

    这也惊动院子中另外一人。

    “姐。”

    风痕大步走来,看他那毫不意外的样子,像是早有预料。

    “有人抢功,也意味着有人可以背锅,万一学院比试出什么事,也不用一个人扛着。”风痕安抚道。

    “学院比试是上面的意思,不可能有什么意外。”桃月闷闷不乐,道:“如果不是那人醒来,我将全权负责,下一任院长将有很大可能是我的。”

    一位至尊天神惦记着院长的地位,听上去不太合理。

    但是明眼人都知道,北斗星域的三个学院将来能发挥出来的作用至关重要。

    院长代表着名声、地位以及源源不断的资源。

    “总不能想着让他一直昏迷不醒吧。”风痕嘀咕道。

    这话总算是提醒桃月。

    她面露心虚的样子,但很快又是摇头,“都已经睡过去十年,偏偏选现在。”

    后面的话细不可闻,姐弟二人很识趣没有继续说下去。

    这时,有人进来通报。

    “桃月院长,紫星公子约你在老地方见面。”

    桃月很风痕相视一望,表情各异。

    “我知道了。”桃月应道。

    来人轻轻点头,离开之前,不忘道:“紫星公子说有关江辰的事情和你商量。”

    桃月脸色一变,没有任何表示。

    来人不再多说,转身离开。

    “姐,你不会真要去见他吧?”风痕说道。

    “为什么不见?我和紫星公子的联系又不是一天两天。”桃月故意让自己表现的很坦然,但越是刻意这样,越是说明心虚。

    “可现在江辰苏醒过来。”风痕说道。

    桃月稍微犹豫一番后,柳眉扬起,“那又如何,不管他醒不醒,我只是和朋友见一见。”

    说完,她进入自己房间。

    脱下院长的服饰,换上最喜爱的米黄色长裙,再坐在镜前梳妆打扮。

    没一会儿,桃月看着镜中的自己,满意一笑。

    十多年时间过去,她依然如少女时一样。

    当年可是被称为北斗星域第一美人。

    尽管随着夜雪的到来,第一美人的头衔易主。

    可是美到这种程度,很难分出高低。

    最后,她莲步轻移,高挑的身姿出现在门口。

    风痕叹息一口气,满脸纠结。

    紫星公子约见面的老地方是学院所在城池中,最为豪华的酒楼。

    坐落在高山之上。

    最上面一层的包厢能俯视着整座城,更是能看到那座崭新、宏伟的学院。

    此时此刻,整整一层都被包下。

    在这个地方,包下这一层的人可不光是要有财力。

    “紫星公子,你说这江辰睡过去十年,是有意避开血族的战争,还是身不由己。”

    桌前,不光是紫星公子一人。

    尽管紫星公子想要有和桃月独处的机会。

    然而,桃月毕竟是他人的妻子。

    更重要的是,那位比桃月还要美丽的女人曾经给予警告。

    谁要是敢背叛江辰,绝不轻饶。

    虽然说桃月几次在自己面前表示不在乎,可紫星公子还是能感觉到她说话时的底气不是很足。

    因为江辰醒来,紫星公子心情同样复杂。

    听到有关江辰的话题,他随意道:“谁又能知道?”

    “早在和血族开战时就有人纠结这个,现在他醒过来,又再次引起议论。”

    “此时的他不过是第二劫神祖,竟然还能引起这样大动静,可真是不一般啊。”

    “那倒是,毕竟十年前的他可是年轻人中第一人。”

    听到这些话,紫星公子想到什么,“现在星空是认为他惧怕血族还是事出有因?”

    话最多那人听到有自己表现机会,正要开口。

    但马上注意到旁边的人给他打眼色,不由犹豫下来。

    紫星公子对桃月有意,这是人尽皆知的。

    他如果说出赞扬江辰的话,那无疑是给自己找麻烦。

    “说实话。”紫星公子说道。

    “基本上都不认为江辰是故意的。”这人硬着头皮说道。

    紫星公子皱起眉,道:“为什么?”

    “因为,在各个星域还在和血族讲和时,江辰就已经是数次和血族大战,他缺席最终决战,许多人都替他感到惋惜。”

    紫星公子恍然大悟。

    是啊,在星空彻底宣战之前,江辰就敢和血族作对。

    当星空团结在一起时,反而退缩?

    这不合乎逻辑。

    “紫星,我有句话相劝,你和桃月姑娘的事情最好说清楚,否则以江辰的作风,你们之间的事情会闹得不可开交。”

    坐在他身边的一位女子淡淡道。

    在座的人中,也只有她有资格说这话。

    紫星公子抿了抿嘴,喝上一口闷酒。

    烈酒入肚,他眼中涌现出疯狂,“每个人都有追求心中所爱的权利,哪怕他是江辰!”

    这话一出,气氛有些尴尬。

    “那个,现在的江辰已经不入流,我们议论他时,不必把他想像太厉害。”

    有人马上打圆场。

    “是啊,江辰又算得了什么?和紫星公子相比,他就是凡人。”

    “造化道把十二神格给予其他人,江辰无法成为天神,哪怕可以成为,也不会是至尊天神。”

    “光是这点,已经没有资格站在紫星公子面前。”

    这些话让紫星公子嘴角挂着一丝微笑。

    旁边的女子见状,微微摇头,没有多说。

    没一会儿,桃月到来。

    亭亭玉立的她出现在门口,每个男人呼吸都是一顿。

    紫星公子眼中也绽放出光芒。

    他右手边的位置是空着的,桃月很自然坐了下去。

    “听说你今天在院长面前不太顺利,需要我帮忙吗?”

    紫星公子贴心道。

    “不是什么大事。”

    桃月笑了笑。

    紫星公子的说的可不是空话。

    因为正神院长就是他的父亲。

    他的爷爷更是真神殿的成员。

    这也是紫星公子坐在这里被众星捧月的原因。

    除此之外,紫星公子神力不弱,和血族的战争中表现抢眼。

    在星空的爱慕者不尽其数。

    媲美当年江辰在星空时的耀眼程度。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