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永恒的黑暗将江辰吞噬掉。

    就连他的意识也逐渐消散,只剩下一片混沌。

    这样不知道过去多久,江辰意识开始逐渐苏醒。

    与之而来的,是剧烈的痛苦。

    无数杂七杂八的东西涌入脑海,不管江辰接不接受,都化作记忆的一部分。

    分裂的感觉险些把江辰逼疯。

    偏偏他连发出惨叫都做不到。

    待到痛楚不再强烈后,江辰知道一切即将结束。

    又过去一段时间,他发现自己的感官开始恢复。

    耳边有人说话,可他无法集中精力去辨识他们说的是什么。

    好在,一切都在好转。

    不仅他自己发现,周围的人也都有所察觉。

    这天,江辰体内凝固住的神力终于缓慢流动。

    宛如滚雪球,一旦开始,就一发不可收拾。

    神力迅速充斥全身,驱走痛苦,也让他能睁开眼睛,站起身来。

    可能是憋了太久,醒来时发出怒吼。

    这可把身边的人吓了一跳。

    “江辰?”

    熟悉的声音响起。

    江辰侧目看去,这才发现自己所在的房间站满着人。

    筱偌、天音、雪儿还有两世父母。

    这些人看到他平安无事,脸上都布满着喜悦。

    “父亲?”

    江辰的注意力马上被凌天给吸引住。

    凌天完好无损,虽然不再拥有可怕的神力,但整个人很正常。

    江辰刚想开口,陌生而又熟悉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痛苦使得他满脸扭曲,鼻孔更是有鲜血流出。

    “你们都先出去。”

    在身边的人手忙脚乱时,江辰吩咐道。

    待到房间只剩下一个人时,江辰的表情格外古怪。

    正如岁月道尊所说那样,他改变过去,改变历史。

    他所熟知的星空从当年血手魔祖对凌天和荒天帝出手那天就开始改变。

    荒天帝没有失踪。

    不朽皇朝也就没有经历瓦解。

    不过,隐神势力还是如他所知道那样出世。

    其中包括天庭。

    玄黄星域依然被天庭牢牢掌控。

    不管有没有改变,江辰在当时都没能力抵御天庭。

    影响最大的当属不朽皇朝。

    根据原来的历史,紫薇星域会在过去十几年中发生大变化。

    结果没有,因为有荒天帝坐镇,就连苦苦支撑的玄门都被吞掉。

    得知这点,江辰一阵揪心。

    还好他很快得知玄门和师兄师姐都相安无事。

    “不过,不朽皇朝抵御不住隐神势力吧,还是说荒天帝凭借着皇权的传承抵御住隐神势力?”

    关于这点,江辰还无法理清楚。

    他脑海中这些新记忆,都是他改变过去后的所见所闻。

    江辰有种通过慧眼阅读别人记忆的感觉。

    他破坏血手魔祖的阴谋,也把荒天帝给吓跑。

    于是乎,他的父亲在后来一段日子都被困在炼狱。

    直到他觉醒造化神力,重回古神族,击败萧战,成为新一任战神。

    在将桃月迎娶过门后,成为造化道的道子。

    他的父亲也就顺理成章被放出来,一家人得以团聚。

    也就是说,江辰最大的改变是娶了桃月!

    通过记忆,他甚至能看到这些年和桃月的点点滴滴。

    “这真是……”

    江辰不知道该说什么,父母安好,迎娶桃月不算什么。

    关键是,因为过去被改变,自己的经历要平稳不少,以至于修为反而不如改变之前。

    没有十年的闭关,也就没有精通时空奥义。

    更没有迎来第三劫。

    也没有成为至尊天神。

    江辰就作为古神族的战神,在北斗星域活动。

    一直到时间来到他改变过去那天,江辰突然陷入昏迷。

    没有人知道原因,最高明的医师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

    他昏迷不醒,古神族和造化道用尽一切办法都没用。

    到现在,从他昏迷那天算起来,已经整整十年。

    十年时间!

    他都在床上躺着。

    几乎就在所有人放弃希望的时,江辰又重新醒过来。

    “师弟。”

    就在江辰还没消化这一切时,夜雪推门而入。

    “师姐?”

    江辰看了过去,结果一下子愣住。

    师姐周身自带柔和的霞光,光洁神圣,那绝美的脸庞真如天仙下凡。

    最重要的是,他发现师姐已经是至尊天神。

    “你觉悟了。”夜雪说道。

    “啊?”

    江辰莫名其妙,但很快明白师姐所指,惊呼道:“师姐,你怎么会有印象?”

    他改变过去,其他人都没任何印象,都很自然,认为这些年所发生的本该如此。

    然而,他发现师姐并非如此。

    “经历者都会有两种记忆,一种是没改变的过去,一种是改变的过去。”

    夜雪说道。

    闻言,江辰恍然大悟的同时,又是庆幸。

    起码,在这对他而言比较陌生的现在,有一个人能说心里话。

    “我为何会昏迷那么久?”江辰不解道。

    “普通人若是作为经历者,心智坚定的人顶多是一阵精神错乱,接着能够认清,可我们不是普通人。”

    “你改变过去后,时空奥义并未有改变前的高深,等到来到时间被改变那天,没改变的你和改变的你融合。”

    夜雪说道。

    这番话有些绕,不过江辰还是听明白了。

    举例来说,父亲没有仙界带走,他的时空奥义连第一阶段都没达到。

    可改变过去的他却是时空奥义掌握到第三阶段。

    两个人融合,结果就是需要无数年才能参悟的奥义如潮水般塞入到脑海中。

    而且,江辰不光是时空奥义。

    他当年闭关用了十年,今日昏迷用了十年才消化!

    “道尊说你能醒来就是奇迹,如果脑海没遭到破坏就是妖孽。”

    夜雪说话时,眼中涌现出愧疚。

    “师姐,我感觉灵魂依然健全,反而更加强大。”

    江辰拍了拍床榻,柔声道:“这多亏师姐相信我。”

    夜雪周身的霞光一下子消失,莲步轻移,坐在床边,俏脸绯红的被江辰搂到怀中。

    “我当时并未知道会有这样严重的后果。”夜雪心有余悸,“道尊说一般人这样改变过去,会遭到天谴,一切都会朝着相反的方向。”

    比如说,江辰要改变过去救回父亲。

    一旦他付出行动,天道就会报复,不仅让他父亲丧命,甚至就连母亲也一样。

    可到江辰这里,一切都没发生。

    “看来我果然是……我的气运!”

    江辰还在暗自庆幸,结果发现自己无可匹敌的气运被完全掏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