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事已至此,江辰不打算在这里浪费精力。

    他要去告诉父亲这一切,帮他应对联盟的围剿。

    那样做会让他为北斗联盟所不容。

    但是,那又如何?

    联盟自认为占据优势,要先发制人,把事情变得棘手。

    他可不打算看着这一切发生。

    不过,他刚刚转身,眼前就出现表情凝重的几位长老。

    江辰愣了下,表情忽然变得难看至极。

    “怎么?光靠着一个妻子怕威胁不到,还要多加一个儿子是吗?”江辰回过身,冰冷的视线宛如一柄利刃。

    “你去的话,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和麻烦。”

    造化道尊说道:“不要忘记,你现在是副道尊,还是联盟的副盟主。”

    “这些,我都可以不要。”江辰说道。

    “说得轻巧!你通过造化神石,和造化宝典走到今天又怎么说?”

    大长老鼓起勇气道。

    江辰咬牙切齿,眼眉中有煞气隐现。

    他当年最抗拒加入一方势力,又或是回归古神族,就有其中原因。

    拿人手短,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任凭江辰口才如何了得,也是无言以对。

    “纵然我为邪魔,你们也别妄想伤害我家人。”

    说话时,江辰双眼腥红。

    冷森的杀气仿佛是让殿内都凝固住。

    “你口口声声说让我们不要把事情变复杂,可最不愿意配合的人是你!”

    造化道尊沉声道。

    “因为你们愚蠢到无可救药。”

    江辰留下一句话,迈出一步。

    “拦住他。”

    造化道尊下令。

    殿内的结界立即开启,更别说还有青道子和道尊这样强大的人物。

    然而,江辰一脚踩在虚空,整个人原地消失。

    “嘶。”

    在场的人无不是被江辰身法折服。

    “唉。”

    青道子长叹一口气,“或许这正如江辰说的,这是仙界的手段。”

    “仙界派来一个随时都会引爆北斗星域的炸弹,江辰却让我们安抚炸弹,而不是拆除炸弹。”

    造化道尊摇头道:“再如何理智的人,也无法对亲人视而不见啊。”

    “又或者,我们铲除炸弹,其实就是在引爆炸弹?”青道子不是完全不相信江辰的话。

    造化道尊牵强一笑,“这话你要去和联盟说。”

    青道子哑口无言。

    联盟可不会像他们这样在乎江辰的想法。

    “道尊大人,是不是应该牵制住江辰的亲人?”大长老提议道。

    “你对江辰的偏见已经这样深了吗?”造化道尊不答反问。

    大长老一怔,一股寒意席卷全身,远比刚才面对江辰时还要可怕。

    他连忙低下头,道:“不敢。”

    “任由江辰离去,不要做任何阻拦。”青道子吩咐道。

    江辰这边,早在和造化道尊争论时,本尊就通过无量尺告知父亲这点。

    “知道了。”

    得到爱人被带走,凌天的声音听上去很冷静。

    法身返回到山庄,让高月和江清宇、南宫雪进入自己创造的介子世界。

    旋即,又将筱偌和天音闭关的地方挪移到介子世界。

    带着介子世界,江辰法身离开造化世界,赶去古神族。

    联盟肯定已经采取行动,说不定已经开战。

    进入凌氏一族的生命世界,江辰脸色大变。

    一场旷世大战早已发生。

    天昏地暗,神念稍微探查就能有所发现。

    战场位于一处山川上空。

    尽管交战发生在空中,但山川也遭到严重破坏,面目全非。

    联盟的强者尽出,遍布在空中。

    江辰四处寻找,很快在一处高崖上看到父母的身影。

    “吼!”

    突然,江辰瞳孔猛地一缩,怒火在胸膛熊熊燃烧。

    崖上,凌天半跪在地,神色木然,怀中抱着自己的爱人。

    涂山青的胸前被鲜血染红,脸色苍白,气息不断衰弱。

    “似乎只要我们在一起,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啊。”

    涂山青轻柔的话语听上去很正常,不像是有伤在身。

    然而,语气中透露出凄凉。

    “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和你在一起,哪怕如此短暂。”

    涂山青伸手抚过凌天的脸颊,“不要这样子,我想离开前留下美好记忆。”

    这话触动了凌天,那张麻木的脸庞逐渐有了变化。

    一个僵硬牵强的笑容挤了出来。

    “我也很喜欢和你在一起。”凌天说道。

    涂山青甜蜜一笑,这个笑容也耗尽她最后的力气。

    “这样,就够了。”

    江辰用最快速度赶来,就听到这话。

    唯一庆幸的是,涂山青合眼前,余光注意到江辰的到来,这使得她嘴边笑纹一直不消散。

    江辰还没来得及表示悲伤,就被凌天一只手抓住衣襟。

    “看到了吗?”

    凌天的笑容荡然无存,眼中的平淡被疯狂取代。

    不过很快,凌天松开自己的手。

    “我一直教你无愧于心,教你做人要坦荡。但是,我没有教你最重要的东西。”

    凌天将涂山青的尸体交给江辰,缓缓起身,目光扫过空中一众联盟的人。

    江辰抬头看去,能见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无生道尊、正神道尊。

    正天小道尊,正霄小道尊。

    他们都因为凌天的注视,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感。

    “凌天,你妻子不是死于我们任何一人之手,如果你束手就擒,又怎么会如此?”

    无生道尊说道。

    凌天咧嘴一笑,并未多说什么,只是手中出现一把剑。

    江辰开启慧眼,通过过去才知道,母亲不是死于任何一人之手。

    “我们两个被困在各自的牢笼太久,如今,你重获新生,一飞冲天,我不会再成为你的牢笼。”

    在父亲和联盟的人纠缠不轻的时候,母亲说完这话,自我了断。

    “你们认为我会带来灾难,那么,就如你们所愿,我化身成你们的灾难!”

    凌天说完,只身一人,杀入空中。

    江辰看着涂山青的脸庞,想着这些年自己娘所承受和经历的,倍感无力和悲痛。

    忽然,江辰做出一个决定。

    他满脸扭曲,像是承受着巨大痛苦,过程中,他的眉目中心一块竟然左右裂开。

    当裂开一条缝时,竟然有一只眼睛出现。

    第三只眼凝视着虚空。

    仿佛是有种魔力,那片虚空被扭曲成一个旋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