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辰儿,他们不肯就不能见吗?古神族和造化道阻碍我和青儿相认那么多年,还想拦到什么时候?”

    凌天看出他的顾虑,不以为然,傲然道:“我们不断精进,不断变强,就是要无忧无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这番话无可厚非,但却让江辰有种异样的感觉。

    当年,父亲自愿被放逐到炼狱,弥补自己的过错。

    以往通过无量尺和父亲交流,也从未听过他有所抱怨。

    但现在,父亲的语气有所不同。

    他下意识认为是父亲记忆被改变的原因。

    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这是因为父亲的实力突飞猛进。

    如果没猜错的话,父亲和荒天帝都已经是四十八块神格的至尊天神。

    曾经的顾虑和障碍都不复存在。

    内心虽然不至于膨胀到扭曲,可以父亲对母亲的爱意,要让他继续隐忍,绝不可能。

    “父亲,你暂时在古神族待一段时间,我回造化世界把母亲带过来。”江辰说道。

    “何须这样麻烦?”凌天皱眉,一刻钟都等不了。

    江辰想说仙界让荒天帝搅乱紫薇星域,那么,父亲的任务自然是北斗星域。

    虽然说父亲并没有对北斗联盟出手的理由。

    可是,江辰敏锐的察觉出蹊跷地方。

    一个是母亲。

    一个是造化道认为父亲是仙界使者。

    “仙界到底是如何让父亲和荒天帝拥有如此了得的厉害,却把影响控制到这么点程度?”江辰困惑不解。

    荒天帝失踪那么多年,再度出现就能纵横星域,江辰绝不相信他是在炼狱那段经历造就的。

    肯定是仙界动了手脚。

    问题是,代价又是什么?

    江辰现在也有能力让一个人直接晋升神级强者。

    但是,会让这个人榨干所有潜能,或是牺牲寿命。

    世界万物,都离不开最根本的道理。

    能量的消耗,离不开代价。

    江辰有些担心父亲的情况。

    “好吧,我就在古神族等着。”

    凌天最终还是相信儿子,无奈耸肩。

    “嗯,另外,造化道可能会因为你仙界使者的身份对你出手。”

    江辰的话没说完,就被父亲打断,“那些你不需要担心。”

    江辰一怔,想到父亲如今的实力,心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于是,他返回造化世界。

    造化世界所在是造化道最大机密之一。

    作为副道尊的江辰也不知道具体位置。

    但是,代表他身份的令牌会给出指引,在星空中找到造化世界。

    以江辰如今的速度,他在最短时间内来到造化世界。

    进入世界,一个念头,他便是来到山庄。

    神念下意识散发出去,想要找到母亲,结果一无所获。

    江辰心里一沉,察觉到不妙。

    “辰儿。”

    高月和江清宇出现在他面前,告诉他怎么回事。

    就在前不久,造化道的人过来把涂山青带走。

    “带走?”

    江辰抓住重点。

    带走、抓走和请走是有区别的。

    “嗯,造化道虽然很客气,但态度不容置疑。”江清宇说道。

    “我是造化道副道尊,他们带走我母亲,都不用知会一声吗?”

    江辰咬了咬牙,愤怒的同时,又有些不安。

    他都如此,天知道父亲得知消息会如何?

    他第一时间赶到造化宝殿。

    平日里都是闲置的造化宝殿今天终于是热闹不已。

    造化道尊、大长老等人,以及青道子都在。

    唯独没有看到母亲。

    看到江辰过来,在场的人脸色都变得怪异。

    “不管是怎么回事,还请你保持冷静,这样才能解决问题。”青道子说道。

    闻言,江辰嘲弄一笑,道:“我这位副道尊仅仅是你们的吉祥物是吗?我的亲人说带走就带走,这像话吗?”

    “事态紧急。”造化道尊说道。

    “哦?难道不是怕我告知父亲吗?”江辰冷笑道。

    造化道尊眉头紧锁,并未动怒,只是因为这话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江辰深吸一口气,知道要冷静。

    “你们认为我父亲是仙界使者,或许这是对的,但是,我父亲目前的状态不会和联盟为敌。”

    他尽量以着平缓的语气说道:“让我父母重逢,更能解决好问题。”

    然而,造化宝殿的众人陷入犹豫和纠结。

    眼看没有一个人说话,江辰撇了撇嘴,冷声道:“我忍受着巨大怒火,考虑到大局和你们在讲话。但你们要知道,我不可能一直这样。”

    “够了!”

    造化道尊一改往日的儒雅,道:“凌天和荒天帝同时失踪,同时出现,同时拥有无可匹敌的力量。”

    “现在,荒天帝搅乱紫薇星域,你父亲出现在北斗星域,我们又将他关押在炼狱数百年,拥有强大力量的他会怎么做?”

    听到这里,江辰激动道:“我父亲是自愿接受放逐的!”

    “他是没有选择才会接受放逐的!他如果有今日的实力,他会顾及北斗星域的局势?他会害怕不朽皇朝的威迫?”

    造化道尊说道:“人心有多复杂,你心里清楚。”

    江辰抿了抿嘴,眼看无法说到一个点上,他不得不询问一个关键问题。

    “我娘在哪?”

    沉默,又是沉默。

    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

    “仙界或是血族放出荒天帝和我父亲,目的就是搞破坏,但是,我父亲还没有仇视北斗联盟的理由,他就是想见我娘,如果因为这点爆发矛盾,这正是仙界要见到的!”江辰激动道。

    到这里,他不得不佩服仙界的布局。

    完全不需要给父亲植入什么念头。

    只需要让他出现在北斗星域,就能激发一切矛盾。

    “你自己也说了,他是仙界使者。如果你是联盟顺着他,供着他,还是直接拿下他,擒住他?”

    大长老问道。

    “闭嘴!”

    江辰瞪了他一眼,上次在造化城还没找这老家伙算账,现在有什么资格在他面前说话?

    大长老先是一气,但感受到江辰的目光,吓得脖子往后一缩。

    旋即,江辰又看向造化道尊和青道子,“也就是说,现在联盟拿我母亲做人质,让我父亲乖乖就范是吧?”

    “如果按照你说的,你父亲应该老老实实,放弃抵抗,好让联盟查清楚一切。”

    江辰想要咆哮,他感觉到这一切的背后像是有只大手在操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