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血族的人很快把目光从江辰身上收回。

    魔手血祖说道:“天帝,我们更关心的是你实力,你一拳将至尊天神打死?”

    “是的。”

    “能否和四十八块神格的至尊天神交手?”魔手血祖又道。

    听到这里,江辰忽然有种荒唐的感觉。

    荒天帝的失踪都是魔手血祖造成的。

    关于他的实力,魔手血祖应该很清楚。

    现在这样装作不认识,也不知道是骗谁。

    如果荒天帝的记忆被串改,倒也无可厚非。

    可如果不是的话,那这些人可能是演给他看的。

    他看向另外一边的飘飘公主。

    公主是唯一知晓他身份的人。

    “可以。”荒天帝点头道。

    闻言,江辰一惊,荒天帝都强到这种地步了吗?

    “如此的话,不是不可以联手。”

    魔手血祖点头道。

    “切。”

    江辰心中不屑,这是摆明的结果,演这出戏也不嫌麻烦啊。

    “让下面的人交接一下吧。”

    荒天帝并不意外,示意江辰过去。

    魔手血祖这边,也是对着血樱微微点头。

    随即,江辰和血樱离开大殿,留下魔手血祖和荒天帝商量重要的事情。

    “我很好奇,你出手的时候,真不知道荒天帝会出现吗?”

    离开大殿,血樱饶有兴致看着他。

    “哦?”江辰不解的看过去。

    “如果不是荒天帝,你可就要死于斗神殿和天元道宫手中。”

    血樱又道。

    “那又如何。”江辰坦然道。

    血樱会心一笑,泛红的双瞳闪过一道奇异光芒,“你让我想到另外一个人类。”

    “江辰是吗?”江辰灵机一动,果断开口。

    听到这个名字,血樱笑容僵住。

    “你曾经率领血族最强力量和江辰交战,结果落得惨败的下场。”江辰又道。

    印象中,血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果然,血樱身上那股血腥的杀意无比浓烈。

    “我们本来就是求败,好让星空低估血族的力量,今日你所见到的,才是血族真正实力。”

    正当这时,又有一位血族成员走来。

    这是一位男性,相貌有着明显的血族特征,皮肤苍白,俊朗的脸庞带着几分邪气。

    “血泣。”

    迎上江辰的目光,他自我介绍道。

    “方正。”

    “我知道,你为爱赴死可成为不少人议论的焦点。”

    血泣说道:“不过,我们更想知道的是,你是如何操纵星空巨兽的,极限又是多少。”

    “不朽皇朝的士兵连当炮灰的资格都没有,你作为第一军神,拿得出手的就是那头八阶星空巨兽。”

    血樱也道:“这才是我们站在这里和你交谈的原因。”

    “哦?”江辰等着两个人把话说明白。

    “我们知根知底,才好安排。”

    “一头星空巨兽。”江辰道出自己能操纵的巨兽数量,至于方法当然不会告诉他们。

    血樱和血泣略显遗憾。

    “荒天帝的一千甲士应该会交给你来统领,这样的话,你倒是有一战之力,有资格和我们应对天庭。”血泣说道。

    江辰不动神色,分别看了一眼二女,“说了这么多,我还不知道血族这次带来多少强者。”

    “这个嘛,你就不用担心,因为是我们调遣你们。不过你可以放心,哪怕北斗星域和玄黄星域夹击过来,也不成问题。”

    如此之大的口气,自然是吓到江辰。

    “难道终极星空大战就这样展开吗?”江辰有些吃惊。

    而且他还知道,北斗联盟并不打算出手。

    同时,江辰的法身见到了父亲。

    父亲归来的动静没有荒天帝那样夸张,却也引起不小风波。

    仙界做戏做全套,让凌天从炼狱出现。

    炼狱位于北斗星域边缘。

    凌天一路赶回古神族,途中被人给发现。

    不过,他们还不知道凌天的实力,认为他是正常的第三劫神祖,没有太过重视。

    古神族,凌氏的世界。

    江辰见到自己的父亲。

    一如记忆中那般,意气风发,气质非凡。

    和他一样,没有身穿厚重的铠甲,一身布衣,十分潇洒。

    “你的成长比我想象中还要快。”

    凌天说道。

    “父亲。”

    江辰还是心事重重,上下打量着凌天。

    “我向你保证,我百分百是我,你可以阅读我的记忆。”凌天知晓他的担忧,也很无奈。

    “嗯。”

    江辰犹豫一会儿,还是决定开启慧眼。

    因为父亲放开心神,他很快了解到父亲生平的一切。

    继承哥哥的意愿,成为古神族最强战神,扬名北斗星域近百年。

    直到遇到他的父亲,命运发生重大变化。

    被赶出北斗星域,紫薇星域也没有容身之所,最终来到玄黄星域破碎的玄黄世界。

    在那里,江辰继承着不败神魂诞生。

    之后就是人们都知道的剧情。

    血族入侵,凌天不得不再次离开玄黄世界。

    再入星空,和母亲分别,自己也被放逐到炼狱中。

    这还是江辰第一次见到炼狱的情景。

    他惊奇的发现,炼狱和当年地府所在的地狱极为相似,同样的可怕。

    江辰压下惊奇,翻阅到最为关键的地方。

    荒天帝找来炼狱,二人大打出手,直到魔手血祖的大手出现。

    江辰本以为会在这时发现奇怪的地方。

    结果发现记忆十分自然的往前发展。

    父亲被带到炼狱最深处,那里人迹罕见,到处都是可怕的生物。

    这些年来,父亲只身一人,和这些生物作战,一步步走到今天,数次死里逃生,最终拥有这一身强大的力量。

    “这?”

    说真的,如果不是亲眼看到魔手血祖出手,江辰就要怀疑造化道告诉他的事情。

    “是不是该给父亲一个拥抱?”

    看到江辰收起慧眼,凌天笑道。

    “父亲!”

    尽管弄不明白,但眼前这人确实是自己父亲,江辰激动上前。

    “辰儿。”

    凌天心神也是激荡,这些年来和死亡为伴,凭借着对家人的执念,坚持到现在。

    “你母亲在哪?我想见他。”凌天又道。

    江辰脸色一变。

    造化道认定凌天成为仙界使者。

    他们不会允许凌天进入造化世界去见自己母亲吧?nt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