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深呼一口气,神力注入无量尺。

    顿时,无量尺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辰儿。”

    “父亲!”

    江辰脱口而出,情绪激动。

    父亲凌天是他心中最放不下的执念。

    得知父亲被困炼狱,江辰备受煎熬,马不停蹄,一刻都不愿意松懈。

    经过努力,终于有能力拯救父亲,却被血族打乱计划。

    想到这里,江辰又想到仙界使者这一点。

    “哈哈哈哈,辰儿,我们父子二人终于可能不受拘束重逢!你现在在哪?我过来找你!”

    凌天的声音豪情万丈,再也没有以前的拘禁和隐忍。

    “父亲。”

    江辰不得不打断父亲,询问这些年来发生什么。

    “你还不知道吗?我和荒天帝大战,不小心惊动炼狱最深处的可怕存在,我和荒天帝都被带到最下面。”凌天说道。

    和荒天帝说的话一模一样。

    原因可能是事实如此,但江辰猜测是他们的记忆被动手脚。

    “父亲,带走你们那只大手乃是血族的一位血祖。”江辰不动神色说道。

    “血祖?怎么会,炼狱乃是北斗星域的禁地,被各方势力把持,血族的血神星域位于紫薇星域,相隔那么远,他们怎么可能有能力悄无声息带走我们。”

    凌天语气同样透露出困惑,“你这孩子,是在怀疑什么?”

    江辰没有回答,道:“我猜父亲现在的实力应该是达到至尊天神之上的水准吧。”

    “嗯?你是如何得知的?”

    “也就是说,二三十年的时间,父亲取得的成就就是其他人几百年都达不到的,还是在炼狱那样九死一生的地方?”

    “那是你根本不知道炼狱下有着什么,我在下面那些年所经历的苦难,是别人千年都无法遇到的。”凌天不悦道。

    “你和荒天帝落得同样的处境,结果又以同样的方式和结果出现,换句话说,那所谓炼狱最下面的生存率是百分之百啊。”江辰说道。

    凌天终于听出儿子话中有话,道:“辰儿,你到底想说什么?难道你怀疑我是假的?你应该知道无量尺是绑定灵魂的吧?”

    最后的一句话让江辰愣住。

    是啊,无量尺绑定灵魂。

    “父亲。”

    江辰挣扎了好一会儿,说出自己担忧和所知的。

    “仙界使者?”

    凌天像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汇。

    “父亲,我早已经超越荒天帝,所经历的苦难也是常人无法想像,结果荒天帝再现,实力强出我一倍,这根本不可能!”江辰说道。

    他不是输不起,也不是认为没有人的修行速度会超越自己。

    只是,一切疑点结合起来,江辰不得不怀疑。

    父亲和荒天帝得到仙界的资源和帮助,才能一步登天。

    “辰儿,哪怕你说的都是对,我的那段记忆被改变,但我现在并未有其他特别感觉,一切都能随心,我能去见你,能去见你母亲。”

    凌天说道:“某种意义上而言,也可以说是好事吧。”

    江辰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也许吧。”

    江辰决定亲眼见一见父亲,通过慧眼一看究竟。

    在这之前,他待在不朽皇朝看看事情会如何发展。

    荒天帝带来的影响越来越大。

    北斗联盟那边决定暂缓脚步。

    江辰的任务被暂时中止,先静观其变再说。

    紫薇星域无疑是最热闹的。

    不朽皇朝早已支离破碎,土崩瓦解。

    然而,荒天帝刚刚回归,就有不少军团的旧部赶到皇城。

    江辰也随之变得忙碌。

    他现在是皇朝第一军神,接管这些赶来的将士。

    不过,江辰知道荒天帝根本不重视他们。

    荒天帝把希望放在血族身上。

    没过多久,血族的军团悄无声息,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来到皇城。

    这让江辰想到以前了解过的,血族掌握着星空不少秘密通道。

    这些通道能无视距离和时间,直接把人传送到星空另外一端。

    只是血族很谨慎,很少使用过这些通道,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传闻。

    直到今时今日,一切掩饰都已经不重要,血族肆无忌惮展现出力量。

    之前江辰和血族在混沌世界大战,血族号称动用所有的最强军团。

    江辰获胜时还有些小得意。

    现在嘛,他才知道上次动用的力量,仅仅是血族的九牛一毛。

    血族的队伍中,他见到在血族的死对头,血樱。

    准确来说,对方算不上他的死对头。

    因为实力相差太悬殊。

    血樱的长处不过是依靠着血海增幅自身力量。

    “荒天帝,当年你代表紫薇星域和北斗星域联手,打压我血族,逼迫我血族放弃诸多血库点。”

    “现如今,你却求助我们帮你对抗强敌?”

    皇宫正殿中,血族军团中最强的一人大声道。

    江辰作为第一军神站在荒天帝下面。

    一眼认出这人竟然是魔手血祖!

    血族竟然是出动血祖!

    要知道,一位血祖死亡,会对血族造成不小的打击。

    “此一时彼一时,关系到生死存亡,过往的恩怨都该放下。”

    荒天道面不改色,尽显王者风范,“若不是本帝王者归来,玄黄和北斗早就攻入血神星域。如今,不朽皇朝将紫薇星域变成漩涡中心,帮你们分担压力。”

    “呵,原来荒天帝还是为我们着想。”魔手血祖嘲弄道。

    荒天帝眉头轻皱,周身金光冲霄。

    他豁然起身,俯视着血族等人。

    “不愿意的话,就回去吧。”

    这话出人意料,本以为离不开血族的荒天帝会委曲求全,可没想到依然不改霸气。

    “荒天帝,你找我们联手,也要看自身,现在不朽皇朝除了残兵败将,也就你带来的一千甲士外,除此之外,没有拿得出手的力量。”

    魔手血祖说道:“然而,我们要帮你对付天庭,要付出不小代价。”

    “本皇还有军神。”

    荒天帝说道:“数量从来不是关键。”

    他嘴中的人指的是江辰。

    在场的人眼里,他叫方正,不朽皇朝现任的第一军神。

    江辰立即感受到无数道目光交汇在自己身上。

    他闷哼一声,抬头挺胸,往前一战。

    一股雄浑磅礴的神威将这些不敬和亵渎的目光逼了回去。

    见状,荒天帝满意一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