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公主当年是有希望继承皇位的人,所以有无数追求者。

    也有人是真心爱着公主,因为公主的外貌那么出众。

    这些年来,不朽皇朝土崩瓦解,无数人牺牲,大小势力更是有不少失踪。

    飘飘公主的意思是让江辰假装成以前的某位追求者。

    这些年一直失踪,直到今天,王者归来。

    “可惜你已经自报姓名,不过也没关系,不朽皇朝有不少方家。”

    公主说道。

    江辰微微点头,他是要去玄黄世界的,不过在那之前对付天元道宫也是不错的选择。

    “你是天神,但能击杀至尊天神,偌大的星空也就你一个人。”

    公主提出这一点。

    “好说。”

    江辰经历过五衰天雷和斩三尸,如果不是体内神格,已经是一名仙。

    鉴别一个人是不是天神的方法有两种。

    第一种是看这人会不会施展神术。

    第二种是天神之间的感应。

    因为《造化宝典》的关系,江辰正巧能应付这两点。

    伪装天神的气息。

    至于神术,则是表现出功法类的神术。

    这种神术作用于自身,化作源源不断的战力,是很难识别的。

    公主不清楚这点,可看江辰这样淡然,也就没有多想。

    这会功夫,天元道宫的强者赶了过来。

    二人身处大殿之内,能明显感受到两道强大的气息出现在半空。

    宛如日月一般,压得人喘不过来气。

    “两名至尊天神?”

    江辰有些意外,以前和天元道宫打交道,没见过他们会有这样大手笔。

    现在仅仅是为了一个长老孙子的事情派来两位至尊天神?

    吃惊的同时,江辰内心开始激荡。

    两名至尊天神,意味着二十四快极品神格。

    加上已有的十块极品神格,就是三十四块。

    离得三十六块的不败战神只差两块。

    闭关十年的江辰知道自己未来一段时间的突破会在神格上。

    其他方面,短时间内很难有所突破。

    问题是,两位至尊天神打不赢啊。

    除非是动用造化、混沌两块神石。

    “滚出来!”

    犹豫时,外面传来怒喝。

    不是至尊天神发出,而是那位新郎。

    爱出风头的他看到自己大婚之日成了这个样子,无法接受。

    江辰和公主只来得及看了对方一眼,头顶上传来不小的声响。

    大殿的天花板被人整个掀掉。

    四面墙壁也都朝外轰然倒塌。

    江辰和公主的视线变得开阔。

    大殿外面站满着人,里三层,外三层。

    先是新郎和他的爷爷,再是天元道宫的甲士,然后是今日来的宾客。

    但这都不是最主要的。

    关键还是空中那两位。

    “原来如此。”

    江辰看清楚后,心中的疑惑解开。

    两名至尊天神并不是全都来自天元道宫。

    还有一人是斗神殿。

    因为两人的气息和神力完全不同,能明显感受出来。

    “以死谢罪,公主还能活下来。”

    天元道宫的那位至尊天神发出冷漠的声音。

    少见的女性,外貌也不老迈,肌体依然焕发着活力,肤色白皙,相貌清秀。

    可惜眼角微微下垂,面无表情的时候,看上去很严厉。

    “事已至此,我愿和方正同生共死!”

    飘飘公主一脸决然,和江辰并肩而站,两人的手牵在一起。

    哗然声四起。

    有人敬佩这对男女的勇气,有人嘲弄二人不知死活。

    今日的新郎胸膛都快要气炸。

    “你放心,你不会死的,我要让你活着,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新郎不顾场合,阴森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道尊大人,还请降下雷霆之怒,惩戒此人!”

    他的爷爷对着空中的女子说道。

    女子微微点头,她从始至终都没打算放过江辰。

    “雷霆之怒,啧啧啧,搞得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江辰嘲弄道:“一群神性都不纯正的人,就自认为比肩真神。”

    女子柳眉轻轻一扬,不见任何动作,周围的空间在被扭曲。

    如果说她刚才只是作为副道尊来处理天元道宫遇到的麻烦。

    那么现在,她对江辰出手可就是出于私仇。

    她右手往前一挥,宽大的衣袖中飞出一道寒芒,直奔江辰而去。

    仔细一看,那是一口飞剑。

    江辰莫名一笑,他隐藏身份,不会用剑,却没想到遇到和他一样会用飞剑术的剑客。

    做戏做全套,江辰大可依靠剑道造诣,精准无误打掉飞剑。

    可他现在用的武器是枪。

    只见他先将公主推到安全的距离后,猛地向前跨出一步,手中长枪仿佛是有千万斤重,破空声如同怒龙咆哮。

    枪头对准空中那刻,枪芒狂涌而出,化为张牙舞爪的猛兽。

    飞剑劈在猛兽身上,发生剧烈反应。

    女子眉黛紧锁,她预料中,飞剑应该是斩开枪芒,正中江辰才对。

    现在这样子,意味着江辰比想象中要强。

    “至尊天神的气息。”

    她身边斗神殿的至尊天神察觉出这点,眼中光芒一闪。

    “难怪胆敢来皇宫抢亲。”

    其他人反应慢一拍,待到看到女子飞剑无功而返,对这位叫方正的男人实力有一定了解。

    新郎狰狞的表情愣住。

    和江辰一比,他根本不入流啊。

    “性命,来历。”

    女子收回飞剑,声音依然清冷,“否则的话,无辜枉死可怪不得别人。”

    “哼,你们不用知道,也不需要顾及,只要知道一点,公主是我的人。”江辰大声道。

    旁边的飘飘公主芳心震颤,虽然知道江辰是逢场作戏,可他多么希望是真的。

    “你知道自己说这话意味着我们可以任意对你出手吗?还是说你有自信抗衡斗神殿和天元道宫?”

    另外一位至尊天神说道。

    “我很清楚。”江辰说道。

    “如此看来,应该是没有靠山的无名之辈。”

    女子猜测着,再想到刚才所见所闻,猜测这个方正应该是得到了机遇。

    这种事情时有发生,因为星空就是代表着奇迹。

    “那就,杀吧。”

    两个至尊天神相视一望,战意狂涌而出。

    都没有单打独斗的意思,而是要尽快解决掉麻烦。

    因为拖得越久,对天元道宫来说就越是丢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