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的空间传送门还没强到能让他跨域一个星域。

    更何况紫薇还是最为广阔的星域。

    通往玄黄星域的传送门只是让江辰来到南星界。

    东南西北四个星界是不朽皇朝对紫薇星域的划分。

    如今,不朽皇朝土崩瓦解,但这个叫法被保留下来。

    天元道宫暗中掌控不朽皇朝后,并没有让皇权重新崛起。

    因为隐神势力公布于众,天元道宫不再需要不朽皇朝作为掩护。

    所以,皇朝正在被人遗忘。

    江辰飞过南星界,抵达中央星界。

    中央皇城也在这,江辰曾经来过,还去过皇城。

    飞过皇城所在的星球,江辰若有所思,脑海中浮现出一位公主的身影。

    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如何。

    旋即,江辰摇了摇头,公主的遭遇和他关系不大。

    不曾想,他见到从星球中绽放出耀眼的烟花。

    没错,直接射到星空中的烟花。

    覆盖面积将近半个世界。

    “公主大婚,过往星空来客皆可入内道贺。”

    烟花结束后,没有散去,反而是凝聚成一行大字。

    在这漆黑的宇宙中无比明亮。

    江辰发现在这行字出现后,几辆飞船和战舰飞入世界。

    “公主啊。”

    江辰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能有这样的动静,应该是飘飘公主无疑。

    至于新郎是谁,他没有任何头绪。

    “待我成为帝皇,会特赦一人。”

    他的耳边响起飘飘公主说过的话。

    当时,公主不知道他的身份,他也不知道公主说的人是自己。

    真相大白后,二人都表明身份,立场决定着二人敌对。

    自从上次争夺神格之后,再也没见到过对方。

    “也好。”

    江辰做出决定,身子一掠,进入到世界之内。

    他轻车熟路的来到皇城所在。

    因为大婚,皇城上下洋溢着欢快气息。

    金碧辉煌的皇宫也被布置的极为隆重。

    让江辰比较在意的是城墙上那一个个披着重甲的战士。

    “天元道宫的人。”

    他认出不是不朽皇朝的士兵。

    不朽皇朝也不可能拥有一批实力强到这种地步的士兵。

    “就连皇宫都被天元道宫把持,不朽皇朝也算是名存实亡,荒天帝几百年的努力付之流水,真是讽刺擦,怎么和我遭遇一模一样。”

    江辰还在为荒天帝唏嘘,发现自己也是如此。

    别人荒天帝也就是用了几百年时间统御紫薇星域。

    他可是花了上万年,复原玄黄世界,统一玄黄星域。

    到头来,都被天庭捡了现成。

    “不过,我还可以卷土重来。”

    江辰认识到这点,并且认为自己成功几率很大。

    荒天帝都成为仙界使者,血族的行尸走肉。

    “阁下,如果方便的话,请摘下面具。”

    恍惚间,不朽皇朝的人出现在他身前,手里拿着一个小册子。

    这是一名俏丽的宫女,身材高挑,水汪汪的大眼睛正看着他。

    江辰发现自己来到宫门。

    “就是不方便才戴面具。”江辰冷声道。

    宫女愣了下,眉黛间涌现出焦急。

    她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情况。

    今天来的人都是来庆祝的。

    既然有闲心跑来祝贺,又说自己不方便?

    到时候婚宴上出现一个戴面具的人坐在那里,岂不是很违和?

    忽然,宫女心中灵光一闪,想出一个主意。

    “阁下,我们有规定,除非是神祖,才能不以真面目示人。”宫女说道。

    “那巧了,我就是。”

    说完,神祖气息外露。

    这一下,宫女一脸慌张,连忙低下头致歉。

    周围的人也都投来惊艳的目光。

    虽然说现在是天神的时代,但神祖还没多到让人觉得稀疏平常。

    “敢问阁下高姓大名?”宫女又道。

    江辰本来想用张起灵的名字,但想到对方已经不在,忍不住心烦,随便报出一个名字。

    感受到江辰的不悦,宫女一颗心都快提到嗓子眼。

    她只是小小宫女,惹得神祖不快,生死都由不得她说的算。

    她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但还要询问江辰是男方这边还是女方这边。

    “女方。”

    “请。”

    宫女在本子上面记下江辰的名字,把他带入皇宫。

    江辰调整好心情,看宫女诚惶诚恐的样子,于心不忍,道:“你不必紧张,刚才想到些不快的事情,和你没关系。”

    宫女如释重负,又对江辰特意和自己解释感到荣幸。

    “这无差别宴请过往来客,就连贺礼都不要,会不会有些太胡来了。”江辰说道。

    穿过长长的城门,出现在眼前的就是能容纳上千人的广场。

    此时此刻,广场上摆满了铺着红布的圆桌,形形色色的客人都有。

    当然,这样的好处是气氛很热闹,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宫女尴尬笑了笑,换成是其他人,她或许不会说。

    但有刚才的插曲,她小声道:“是我们的驸马爷,他这人很爱面子。”

    江辰也觉得是男方,因为飘飘公主就不是会把心思放在这上面的女人。

    广场上的客人都是神祖以下,甚至是神尊以下。

    像是江辰这样的神祖,是会被请入到殿内的。

    从广场走到大殿门口花了整整一刻钟。

    江辰也从宫女嘴中了解到今日的驸马爷是天元道宫某位长老的孙子。

    “俗不可耐的剧情啊。”

    江辰抱怨一声。

    天元道宫不仅打压不朽皇朝,还要彻底将其蚕食。

    某位长老的孙子就把飘飘公主拿下。

    皇朝彻底成为天元道宫的附属品。

    宫女把他领到大殿门口,鼓起勇气冲他甜甜一笑,希望能被神祖看中,从此摇身一变,飞上枝头变凤凰。

    虽然说江辰一直戴着面具,可往往神祖都不会丑到哪里去。

    哪怕是丑八怪,也是神祖。

    可惜,江辰并未有所表示。

    在宫女失望的目光下,江辰进入殿中。

    在一位公公的引领下,他坐掉右边第三张桌前。

    同桌的还有十余人,清一色的神祖。

    有说有笑的他们看到有人来,正要说话,结果看到江辰脸上的面具,到嘴边的话都收了回去。

    “抱歉,有要事在身,请恕在下无礼。”江辰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